新闻线索: 8218666

广告合作: 8218607

伊朗一寡妇因通奸罪被判石刑 巴西总统为其求情

2010-08-15 15:08:13来源:新京报分享到

自贡手机报,盐都资讯一手掌握!移动用户编辑短信0813发送至10658678即可订阅,5元/月

8月13日,德国柏林,一名妇女坐在一堆石头旁,抗议对伊朗妇女阿什蒂亚尼实施石刑。

 

 


阿什蒂亚尼

核心提示:伊朗寡妇阿什蒂亚尼因“通奸”被判石刑一案,牵动国际社会的神经。7月31日,巴西总统卢拉为阿什蒂亚尼求情,表示巴西愿为她提供避难所。但对卢拉的求情,伊朗官方表态依旧强硬。新京报8月15日报道  石刑是一种钝击致死的刑罚,通常是把囚犯埋入沙土中,留头或上半身在外,施刑者向受刑者反复扔石块。行刑用的石块经专门挑选,以保证让受刑者痛苦地死去。伊朗寡妇阿什蒂亚尼因“通奸”被判石刑一案,牵动国际社会的神经。7月31日,巴西总统卢拉为阿什蒂亚尼求情,表示巴西愿为她提供避难所。但对卢拉的求情,伊朗官方表态依旧强硬。

先被鞭挞后获死刑

8月13日,巴西对外宣布,经巴西总统卢拉受命,巴西经由其驻伊朗大使发出正式请求,希望伊朗当局能把对一名伊朗妇女的投石死刑判决,改为缓刑,并表示巴西愿意为这位妇女提供避难所。

是怎样一位妇女,卢拉亲自出马“求情”?她因为什么被判残酷的石刑?事情可以追溯至4年前。

2006年5月15日上午,伊朗大不里士,一位全身罩着黑纱的中年女性被带进了法庭。法庭上,她承认在丈夫去世后,她和两名男子发生了“不正当的关系”,由此她被判99下鞭刑。

这位女性名叫萨基内·穆罕默迪·阿什蒂亚尼,是伊朗的少数民族———阿塞拜疆族人。在被判刑时,她已是两个孩子的母亲。

但忍受了99下鞭挞后,阿什蒂亚尼没能迎来新生活。

4个月后,阿什蒂亚尼的案子被另一家法院翻了出来。这家法院认为阿什蒂亚尼的罪行不仅是与其他男子发生不正当关系,而是谋害亲夫,因为与她有染的一名男子被控谋杀了她的丈夫,因此这家法院判定她犯了通奸罪,并决定对她实施石刑,即被人用石头砸死。

证据不足遭逼供?

这个案子引起了伊朗内部改革派的关注。

许多人认为法庭当初的证据不足,应该重审。此外,阿什蒂亚尼后来向媒体透露,她曾被逼供,因此在法庭上承认了通奸罪。她本人根本不会说波斯语,在法庭上说的是土耳其语。

然而,2007年5月27日,伊朗最高法院核准了阿什蒂亚尼的死刑判决,但是并没有明确执行日期。

自2006年判决之后,阿什蒂亚尼就没有公开在媒体上露面。而关于这起案件,伊朗国内媒体基本没有报道。

为了营救自己的母亲,阿什蒂亚尼的两个儿子在伊朗发起了“释放阿什蒂亚尼运动”,并吸引了国际社会的关注。很多人甚至给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写信,要求赦免阿什蒂亚尼。因为按照伊朗的政治制度,只有最高领袖的决定能够改变阿什蒂亚尼的命运。

名为“阿瓦兹”的国际人道主义组织,也加入营救行动。这个组织的执行主任里肯·帕特尔12日在给本报记者的邮件中说,他们一直在呼吁废除石刑,“石刑就是把犯人埋在土里,只露出头,然后人们向她投掷石块,直到将她打死。”帕特尔希望凝聚全球的力量,使阿什蒂亚尼免受如此残忍的刑法。

伊朗拒绝卢拉美意

今年7月,巴西的介入,让阿什蒂亚尼的案子出现了转机。

7月31日,巴西总统卢拉在一次竞选集会上说:“我呼吁伊朗领导人内贾德允许巴西为这名妇女提供庇护。如果我和伊朗总统之间的友谊和我对他的尊敬还值点钱的话,如果这位妇女引起了世人的不适,那么我们愿意接收她。”

卢拉诚恳的请求,似乎没有换来伊朗的热诚。8月3日,伊朗外交部以“卢拉本人并不了解案情”为由,回绝了卢拉的请求。这是伊朗官方首次正式回应卢拉的声明。

13日,巴西外交部对外宣布,他们已经通过驻伊大使正式提出请求,愿为阿什蒂亚尼提供避难所,此举将卢拉的表态正式化。然而,就在同一天,伊朗驻巴西大使沙特扎德汗表示,阿什蒂亚尼继续关押在伊朗,不会被转移到巴西。

对于卢拉亲自出面“求情”,这位大使说:“我们很尊敬卢拉先生,卢拉先生肯定不是想干涉伊朗的内政,他只是从人道主义出发作出表态的。”但对阿什蒂亚尼的审判,沙特扎德汗仍然很强硬:“我们的审判是依据伊朗的法律做出的。这个案子涉及的是伊朗人,为什么要其他国家来干涉呢?”

伊朗考虑不用石刑

尽管伊朗官方表态依旧强硬,但阿什蒂亚尼的儿子萨基德对巴西人的介入感到高兴。

他对英国媒体称,“我不认为伊朗会像忽视其他国家一样,对巴西的话能充耳不闻。”萨基德说,“巴西是伊朗非常重要的朋友,是伊朗最大的盟友之一,所以他们的表态,能够让我妈妈寻得一个避难所。”

近年来,巴西和伊朗建立了亲密友好关系。今年5月,在伊朗核问题因为浓缩铀问题而久拖不决之际,经过18个小时的马拉松式斡旋,巴西和土耳其与伊朗签署了核燃料交换协议:一次性把1200公斤浓度为3.5%的低浓缩铀送至土耳其,1年内,伊朗将获得120公斤浓度高至20%的浓缩铀,用于从事医学研究和核电燃料使用。

就在卢拉表态后不久,萨基德就发现了变化。

“卢拉总统表态后,伊朗的媒体第一次报道了我妈妈被判石刑的案子。”萨基德还透露,他最近可以到大不里士监狱里探望妈妈。他告诉妈妈巴西总统卢拉的态度,阿什蒂亚尼向卢拉表示感谢。

“阿瓦兹”执行主任里肯·帕特尔也认为国际压力显然起了作用。当该组织上月在网站上呼吁巴西和土耳其介入此事后,第一天就有38000名土耳其和巴西人向两国领导人发出了呼吁的信息。

不久前伊朗驻伦敦的大使馆发出了一份声明,透露司法部门已经取消了对阿什蒂亚尼的石刑判决,正在考虑用其他方式来执行死刑。“这说明有了足够的国际压力,任何事情都是可能的。”

不过里肯·帕特尔也说,伊朗含糊的声明并不是阿什蒂亚尼逃离死神的最终文书。这名妇女的命运究竟如何,或许还要看国际社会和伊朗未来的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