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线索: 8218666

广告合作: 8218607

罪恶路上的“江洋大盗”(组图)

2011-07-22 10:38:08来源:自贡网分享到

案发现场

案发现场

他,从小就养成了偷鸡摸狗的恶习;他,每次作案都会脱鞋穿袜戴上手套。他虽然只有22岁,却已经是有名的“江洋大盗”。4月11日,大盗再次“光临”富顺县,与以往不同的是,这次的偷盗被屋主发现,为了不暴露自己,他毫无犹豫地拿起了罪恶的猎刀,捅向了无辜的屋主。在犯下恶罪的同时,他的“职业之路”也戛然而止。

他叫林伟伟。前不久,犯罪嫌疑人林伟伟已被检察机关批捕。

“富人小区”内少女被杀

富顺县富世镇富州花园C区是该县早期建成的花园式小区,被当地老百姓戏称为“富人小区”。4月12日早上6点20分许,小区7号楼副楼住户70多岁的肖大爷一早醒来,洗漱后到客厅打开饮水机烧水泡茶。在通往客厅的过道上,他看见孙女小肖的卧室房门敞开着。肖大爷很纳闷:平时孙女都是八九点钟才起床,今天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了呢?但他并没太在意,仍是前往客厅准备烧水泡茶。当他走到客厅门口时,被眼前血淋淋的一幕惊呆了:只穿着内衣的孙女匍匐在客厅门口,遍地鲜血……

肖大爷赶紧走到孙女身前,用手摸她的颈部,此时的小肖身体已经冰凉,颈动脉停止了跳动。年仅22岁的小肖被害了!

县城中心、“富人小区”发生了凶杀案的消息不胫而走,整个县城议论纷纷。

勘查现场有了意外发现

命案发生后,富顺县公安局启动了命案侦破机制。巡控大队、刑警大队、相关派出所相继赶赴案发现场。在副县长、县公安局局长刘新跃的安排布置下,询问受害人家属、走访邻居、清查旅馆等外侦工作迅速展开。多年来,由于富顺县中心城区未曾发生过如此恶劣的案件,该案在当地引起了巨大的反响。案情重大,富顺警方为破获此案,调集了全县近300名警力在富顺县及周边市州展开详细摸排。

与此同时,市公安局刑科所前来支援的技术民警也从自贡市区赶到现场,会同县公安局技术室民警对案发地进行深入细致的勘查。通过10余小时的详细勘查,获取了犯罪嫌疑人的指纹、鞋印、袜印、烟蒂、所吃柑橘遗留物等物证。随后,刑事技术人员对所提取的痕迹物证进行比对、送检。

就在各项工作紧锣密鼓开展之时,负责现场勘查的民警有了一个意外的发现,这名凶手通过翻窗进入现场作案,有戴手套、脱鞋穿袜子的习惯。这与今年2月7日富州花园C区8号楼、3月5日糖果厂宿舍、4月2日人大宿舍等入室被盗案,采用的都是同类手法。系列入室盗窃案的一幕幕情景,在勘查民警脑海中立时显现。

民警们将前期串并的具有类似作案手法的案件进行梳理、分析、比较,认定这起凶杀案就是前几次入室盗窃案的案犯所为。富顺警方认定,这是一起入室盗窃转化为抢劫杀人的典型案件。

收费站前民警智擒嫌犯

技术人员加大了类似案件的串并工作力度,力图从其他案件中找到嫌犯的踪迹。

功夫不负有心人,警方很快通过控赃措施,于4月15日下午发现,4月2日人大宿舍被盗的赃物出现在了隆昌县。民警立即赶赴隆昌,在当地公安局的大力协助配合下,很快摸排出犯罪嫌疑人是租住在隆昌的林伟伟,并获得了林伟伟自己所摆谈的“在富顺杀了人,杀了十多刀”的重要证据。

然而,此时林伟伟已驾驶牌号为川KAA6XX的蓝色长安车到了宜宾,不知是否返回、何时返回。随即,抓捕林伟伟、搜查其租住房屋的工作同时进行。通过搜查,在林伟伟租住房内提取了一双粘附血迹的运动鞋,后经DNA鉴定,血迹为死者小肖的,鞋底纹路与现场所留鞋印完全吻合,同时搜到林伟伟还未来得及脱手的电脑等赃物。凶手就是林伟伟!

当晚9时许,警方获得了林伟伟正从内宜高速转成渝高速公路返回隆昌的信息。为确保抓捕行动万无一失,警方在自贡、内江、隆昌等高速路出口均布置了警力,就等“鱼儿”上钩。9点40分,一辆小型汽车从内江方向驶向隆昌收费站。抓捕组民警一眼就认出了司机就是他们一直在找的林伟伟。当该车慢慢停下缴费时,机警的民警怕其发觉后冲关,灵机一动,靠近驾驶室一侧对林伟伟说道:“你的左前胎咋子蔫气了?”林伟伟信以为真,从车窗伸出头来看车胎。站在副驾驶室一侧的民警心领神会,立即拉开车门,迅速拔掉汽车钥匙。两名民警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成功地将林伟伟制服。

9岁时偷东西 被母亲斩去一节小拇指

林伟伟,绰号“九指拇儿”,男,生于1989年6月4日,小学文化,原籍四川省隆昌县响石镇,自小户口随父亲迁移到贵州省贵阳市花溪区湖潮乡汤庄村尖坡组,但长期在隆昌其老家响石镇居住,系社会闲杂人员。

林伟伟从小就有偷鸡摸狗的恶习,9岁时因偷东西被气恼的母亲斩去左手一节小拇指,“九指拇儿”由此得名。15岁因盗窃被隆昌县公安局少管1年,释放后不到1月,又因入室盗窃5万元现金被隆昌县公安局劳教2年。林伟伟从小就将偷盗作为自己的“职业”,不仅对自己“要求严格”,对自己带的徒弟同样也是这样。在一次成功盗窃大笔财物后,只分了500元给自己的徒弟,其原因是,徒弟在盗窃中犯下了“数项错误”。多年的“锤炼”和“高标准”的要求,让林伟伟成为了有名的职业大盗、江洋大盗。

林伟伟被抓捕归案后,这位“江湖上的名人”面对警方的质询,丝毫不胆怯,甚至面带冷笑气焰嚣张地反问警方:“我是来过富顺,来上网、来‘逮猫’,不可以吗”?林伟伟认为公安机关未掌握其犯罪证据,拒不交待,负隅顽抗。然而,在铁的事实证据面前,林伟伟最终不得不承认就是他杀害了受害人。

入室盗窃酿成杀人凶案

几年前林伟伟曾到过富顺县城盗窃,对城区环境熟悉。4月11日下午3时许,林伟伟想到富顺“找点钱”,便驾驶一辆蓝色长安小汽车从隆昌出发驶到富顺县城,将车停靠在燕舞歌城旁。

随后,林伟伟顺着富州花园C区背后的小山坡向死者家方向边走边观察地形。天擦黑时,林伟伟从死者屋后的围墙翻墙到与C区一条巷子之隔的福山居小区,在一杂物库房内未找到可下手偷盗的东西,便在库房里找了一木梯爬到福山小区一幢楼二楼住户王某的家里(该住户家长期无人居住),仍未翻找到钱物,由于林伟伟感到疲劳,便在该住户家里睡了一两个小时。

晚10时许,林伟伟翻出王某家,又翻围墙到死者家屋顶,从死者卧室窗外阳台翻入,也未找到钱物。翻找过程中,林伟伟发现死者衣橱内有一保险柜,但他打不开,也搬不动。林伟伟当时感到口渴,便在死者家客厅里喝了水,并在茶几上拿了一个柑橘,随后从原路返回死者屋后山上。

林伟伟在山坡上抽烟、吃柑橘休息时,对当晚进去几户人家都未偷到钱物而极不甘心,正所谓“强盗进屋,没偷到东西,灰都要抓一把走”。当林伟伟正在思索时,发现死者卧室的灯亮了。于是想到死者身上肯定有钱,便等待死者睡后再次入室盗窃。等了近半小时,林伟伟见死者卧室灯熄了,便慢慢从原路翻上死者家屋顶。

进入卧室后,看见屋主已经睡着,便从提包内翻找钱包,随手将包内500余元现金揣在自己身上。为了看屋主提包内还有没有什么值钱的物品,林伟伟将死者提包内的物品倒出,由此发出响声,惊醒了屋主。屋主醒来发现有人在其床前,“啊”地一声惊叫。林伟伟怕暴露,一下扑到死者面前,想用手捂住死者嘴巴,让其不能出声呼救。但死者双手挥舞,极力反抗,嘴里发出“呜呜”声音。林伟伟便将身上携带的一把猎刀朝死者胸前等部位乱捅,见死者不动和不出声后,慌忙从原路返回,并顺手将死者的手机劫走,后驾驶长安车潜逃回隆昌。路过县城红旗大桥时,林伟伟将带血的衣裤、死者的手机以及杀人凶器从桥上扔到了沱江河内。

□ 自贡网实习生 郑康 记者 王培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