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线索: 8218666

广告合作: 8218607

村民因精神异常穴居岩洞20多年

2011-11-04 10:34:18来源:自贡网分享到

今年47岁的曾凡贵,在31年前遭受了一次挫折,使他的精神出现了异常。即使弟弟在离家不远处修建了住房,年事已高的父母都搬到了弟弟家居住,但曾凡贵却怎么都不肯住在弟弟家,非要独自一人住在老家旁边的一处岩洞。“现在我们年纪大了,无力照顾、看管他了。”面对曾凡贵以后的人生道路,已年过七旬的父母一筹莫展。“我们只想把他的病治好,让他以后的生活能够自理。”

突变:错过了时间没能入学 他变得精神异常

曾凡贵家住沿滩区兴隆镇陈塆村1组,他是老大,下面还有一个妹妹和一个弟弟。据曾凡贵的妹妹曾桂英介绍,曾凡贵上学时是一位品学兼优的好学生。1980年,他初中毕业后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荣县玉章师范学校,母亲卖掉家里的山羊给他凑齐了学费,却因为错过了学校的报道注册时间,没能入学。无奈之下,曾凡贵回到家中,进入高中继续学习,准备考大学。

“哥哥本应该有个很好的前途。”曾桂英说,由于曾凡贵没有实现自己就读师范的梦想,就此事在他心中耿耿于怀,始终无法翻越那道坎,整日忧愁。在高中阶段学习期间,曾凡贵的精神出现了异常。高中毕业后,曾凡贵未能考上大学。这使得曾凡贵的病情越来越严重,他整日在兴隆镇街上独自游荡。不久后,曾凡贵又独自去了成都,并在成都上大学的同学处借了些钱,一天,他在成都街头游荡时被当地救助站工作人员发现,将他送回了家中。

之后,曾凡贵就开始了他的岩洞内生活。除了每天三顿饭在父母家吃外,其余时间要么到处游荡,要么就呆在岩洞里,就是不回家。

住岩洞:20年来 他只是吃饭时去父母家

3日上午,在曾桂英的带领下,记者来到了曾凡贵生活的地方。 这个岩洞里除了有一张用几根木头搭起的简易“床”外,没有任何东西了。“床”上的谷草上面铺着一块发黑而破烂的床单,床单上的被褥,可以用支离破碎来形容。“被褥是被哥哥撕烂了的。”曾桂英牵开被褥,里面不断有布块掉落。旁边的一块石头上,几件已经烂得不能再烂的衣服,被纠成了“麻花”状,放在“床”边的石头上。

“哥,哥,你在不在哟?”曾桂英找遍了岩洞,终于在岩洞旁的树林里找到了曾凡贵。从树林里被牵出来的曾凡贵见到记者十分不好意思,他用手遮着脸。

眼前的曾凡贵身材高大、魁梧,嘴里低声地念着让人无法听懂的语言。曾凡贵身穿得衣服上打着数十个补丁,裤子也从裤脚处烂至大腿处,破损处用粗线缝补着。

记者和他说话,他不予理会。但曾桂英问其吃了早饭没有时,曾凡贵回答说“吃了”。随后,曾凡贵来到树林边开始手舞足蹈起来,做起了他独创的“广播体操”。做完“广播体操”后,曾凡贵又双手不停地在脸上摸来摸去,作洗脸状。

岩洞边是一处用石头砌成的房屋,该房屋一共有三间屋,屋内长满了杂草。曾桂英告诉记者,这以前就是他们的家。一家人还在这房屋居住时,曾凡贵就独自在岩洞内居住,住了二十来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