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线索: 8218666

广告合作: 8218607

雪域追凶 荣县警方破获12年命案(图)

2011-11-28 11:31:17来源:自贡网分享到

犯罪嫌疑人朱其葬身的河流

邻里之间,因为修建房屋产生矛盾。双方在争吵后,朱其提了一把屠刀,对着周强及女儿一人一刀,在周强倒地后,朱其又将他怀里抱着的两岁幼儿,狠狠摔在地上……

发生纠纷

刀捅两人狠摔两岁幼儿

1999年2月17日,农历正月初二,这本是一个祥和的春节,辛苦了一年的人们都在杀猪宰羊欢度新春佳节。当天傍晚,荣县旭阳镇一碗水村生了一场激烈争吵,村民朱其因修建房屋时与隔壁邻居周强产生矛盾,双方积压已久的怨气爆发了,双方相互指责、谩骂。周强的伶牙俐齿让朱其无力招架,朱其逐渐失去了理智,从惊恐、羞愧到愤怒,本是屠夫出身朱其终于控制不住心中的怒火,冲回家提了一把屠刀,对着周强及女儿一人一刀,在周强倒地后,朱其又将他怀里抱着的两岁外孙女,狠狠摔在地上。

当晚8时,有人向荣县公安局举报了这场血案,呼啸的警笛划破夜空,刑警大队与双溪派出所的民警立即赶到了现场。只见现场血迹斑斑,地上倒伏着两具尸体:周强前胸中了一刀,失血过多而死,他外孙女一片血肉模糊躺在地上早已没有呼吸,他女儿身中一刀,已被送至医院抢救。

“2·17血案”专案组迅速成立。经过调查,周强的邻居朱其有重大作案嫌疑。此时,朱其已经失踪。专案组分析认为,朱其家位于山顶,地势偏僻,交通闭塞,案发后不可能远逃,应该隐藏在附近,专案组决定对周围进行搜索。

狡猾狂徒

藏在“铁哥们儿”家猪圈

由于当晚天黑路陡,民警们对地势不熟,遂请当地生产队长李忠带路,进行挨家挨户搜查,并尽可能搜索朱其有可能藏身的地点。同时,为防止朱其外逃,专案组又调集力量对可能逃窜的路口进行蹲守。

当晚下起了毛毛细雨,山路变得又湿又滑,从朱其家下山,很多地方都是悬崖峭壁,民警们在小路边找到一把电筒,经同村人辨认为朱其的,这让民警们精神一振。同时,生产队长李忠提供线索称,在半山崖有许多挖煤矿时留下的窑洞,因为地势陡峭,当地人一般不会去,朱其有可能隐藏在那里。民警们攀着陡峭的山路来到窑洞内搜查,这里山洞众多,地形复杂,民警们搜索至天明,仍无所获。

第二天,专案组又调集民兵及民警共500人,对现场周围进行搜查。现场所处的一碗水村山高林密,历年开采煤矿留下了无数大大小小的山洞,也给搜索带来难度,几百人的队伍散布在山林里,对所有可能藏身的地点进行逐一搜查,连悬崖峭壁上的山洞,民警们也腰上吊着绳子下去查探,仍未发现嫌疑人的踪迹。

时间过了半个月,嫌疑人仍然踪影全无。在重重包围下,犯罪嫌疑人难道真的从数百搜索队员的眼皮底下溜了?还是有人暗中包庇他?不然,在如此严寒的气候条件下,又缺衣少食,就是铁打的也熬不了这么久啊。于是,专案组及时调整思维把工作重点从追捕疑犯转向挖出暗鬼。很快,生产队长李忠进入专案组视线。据了解,李忠与犯罪嫌疑人朱其的关系很“铁”,案发后,李忠经常一个人外出。

经过审查,李忠交代:案发当晚,朱其跑到他家,说了事情经过。李忠就将朱其藏到自家猪圈。然后假装积极地带着民警四处搜查,借着专案组对他的信任,搜查中“假装”忘掉搜查自己家。第二天,李忠又将朱其藏到一个隐蔽的山洞,并为其准备了足够的食物,帮助他躲过了搜捕。一周后,李忠将朱其送出了“包围圈”。

目前,朱其去了哪里,李忠也不清楚。

转战南北

DNA锁定顽凶破大积案

包庇犯罪嫌疑人的李忠受到了法律制裁,但朱其从包围圈逃脱后,一直踪影全无。荣县公安局将此案作为全县第一大案来办,荣县县委、县政府也对此案高度重视,多次召开案侦分析会,研究案情,制定抓捕工作方案,成立追捕工作组。追捕工作组先后多次深入嫌疑人家属、关系人务工地进行摸排,监控。

2001年6月 ,通过再次全面排查,民警发现朱其的妹妹在青海玉树地区经商,朱其的女儿也在青海,经过分析,追捕组认为朱某极有可能在青海落脚。于是,追捕组十余次来到青海查找,不但到过曾黑枪泛滥的化隆县,在玉树排查时还正巧遇到玉树地震……追捕组克服了高原气候、人流复杂、语言障碍等重重困难,犯罪嫌疑人仍然难觅踪迹!追捕朱某成了荣县公安局民警扎在心上的一根刺,几乎每一次破案会战就要把该案拿出来进行研究。民警们深知,只有把朱其追捕归案才能告慰受害人的亡灵,也才能对得起自己的一身警服和头顶的国徽!

今年5月,“清网行动”开展后,荣县公安局主要领导再次召集人马对命案逃犯全面梳理,研究追捕朱其的工作方案和措施。

通过前期信息研判,追逃组一致认定朱其仍在青海,但确切的落脚地不敢肯定。因此,追捕朱其的工作都围绕朱其在青海的亲戚进行拉网式排查,同时,对嫌疑人及嫌疑人家人心理进行分析研判,找准切合点。综合分析后,确定犯罪嫌疑人朱其极大可能逃往青海省玉树州囊谦县以假身份隐藏务工。

2011年8月,追捕组立即飞赴青海省最偏远的玉树州。玉树州地处高原,与西藏昌都地区交界,最高海拔4842米,高寒缺氧,又刚经历“玉树大地震”影响,自然条件恶劣。到达玉树州后,追捕组民警马不停蹄驱车两百里赶往囊谦县,在当地公安局配合下,开展秘密调查走访工作。追捕组找到了朱其可能的关系人玉树州囊谦县某学校工作人员张刚,并向其了解学校务工人员情况。

据张刚介绍,学校的老师和职工大都是本地人,只有义工谢白良是外乡人,但谢白良已经在7月8日前往香曲河边捕鱼时,与同伴周老师一同溺水身亡。义工谢白良已在学校务工十年,死亡时大约60岁。谢白良先是在学校种了几年菜,后又在学校伙食团当炊事员做饭、烧菜。

目前,学校已将无人认领的谢白良尸体予以安葬。得此重要线索后,追捕组民警立即会同当地警方调阅溺水事件时的照片,经过辨认和提取死者谢白良尸骨进行DNA比对,最终确定了溺水死亡的谢白良正是当年犯下惊天命案被公安机关追捕了12年的逃犯朱其。

至此,12年命案积案告破,告慰了受害者及家属。

(文中人物系化名)

杨荣 自贡网记者 林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