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线索: 8218666

广告合作: 8218607

一年调解七次 一家七口“撒泼”被抓

2012-08-07 11:17:45来源:自贡网分享到

邻居怀疑他偷了鸡,于是两家发生纠纷并报了警。他声称没有偷鸡并被打了,不仅要求住院观察,还携全家七口“撒泼”。在当地政府的主持下,一年里调解七次后终于达成调解协议。可他仍不罢休,称其母亲患癌症去世是因为偷鸡一事造成的,继续找当地政府吵闹。最终,他一家七口因为严重扰乱了党政机关的正常办公秩序被抓。

不承认偷鸡他倒在地上打滚称被打

2010年11月底的一天晚上8时许,荣县公安局度佳派出所接到正紫镇居民雷威打来电话报警称,自己抓住了一名偷鸡贼。随后,民警立刻驱车赶到了雷威家,“就是他偷我的鸡!”雷威指着躺在房前一块田地里打滚不肯起来的丁奎说。

站在一旁的雷威妻子于红告诉民警,十几分钟前她和丈夫一前一后地回家,结果走在前面的她刚到门口就看到丁奎偷走了她家的一只鸡正准备离开。于红见状狂吼了一声:“还敢偷我的鸡!”结果丁奎一听,拔腿就往旁边的一片柑子林跑去,鸡也被他顺手扔了出去,不知去向了。雷威听到妻子的吼声,连忙跑来帮忙,并将丁奎抓住了。但丁奎不承认自己偷了鸡,并一头栽倒在路边的一块田里打滚。

见民警来了,丁奎呻吟着说雷威夫妇动手将自己打倒在地,现在全身都痛,而且自己没有偷雷威家的鸡,“我爬不起来了,痛得很,我要去看医生。”丁奎不停地叫喊着。

无人证物证警方让他先去医院检查

见双方各执一词,在现场也没能找到被偷的鸡,民警只好对周围以及雷威家进行查看,依然未发现有遗留的痕迹物证。但民警却在丁奎的右脚筒靴中发现了一撮鸡毛,望着筒靴里的鸡毛,丁奎停了一下后指着雷威夫妇称:“是刚才被打时他们两口子强行塞进我筒靴里的。”丁奎话音刚落,雷威夫妇立刻反驳并称是丁奎偷鸡时掉进去的鸡毛。

双方争执不休,但民警无法在现场找到相关人证物证,只好将丁奎和雷威夫妇带回派出所询问。在询问期间,丁奎一直喊自己全身痛,因此,民警通知丁奎家属丁梅等人将他带去医院检查。

事情发生后,派出所高度重视,丁奎是否偷鸡和被人殴打,因证据不充分均无法立案。民警在调查走访过程中,还了解到多年来两家有过多次矛盾,积怨颇深。

医生诊断他一切正常但他自己要求住院

第二天,民警来到医院了解丁奎病情。医生告诉民警,丁奎当天凌晨入院后,反映自己全身疼痛,尤其是腰部,同时右耳疼痛。医生检查后,并未发现其有明显外伤及出血。可丁奎执意要做进一步检查,因此医生给他照了X光、B超,并去五官科检查耳朵,结果显示,丁奎一切正常,身体健康。

但丁奎却要求要住院观察。这一住院,便在医院待到了2011年1月5日,丁奎才出院,共用去医疗费用近9000元。

丁奎出院后,其姐姐丁梅等人递交诉求到派出所,要求追究于红的刑事责任并赔偿各种费用30万元。经民警做工作,雷威一家先期垫付了丁奎的治疗费用2000元。

耗时一年七次调解对方赔偿他3万元

鉴于两家积怨颇深,为化解矛盾,当地政府和派出所于2011年1月14日至12月23日进行了长达一年、共六次调解。可丁奎一家兄妹七人不仅集体大闹调解现场,还提出雷威一家必须先拿出来30万元来才同意调解。此外,于红必须向丁奎认错道歉并承担住院期间的一切费用。雷威夫妇觉得,丁奎一家不仅蛮不讲理,漫天要价更是让人无法接受。因此,六次调解都以失败告终。在这一年的调解期间,丁奎一家有事无事就到当地政府吵闹,扰乱正常办公秩序。

为了尽快解决丁奎和雷威夫妇的纠纷,2012年1月18日,荣县正紫镇政府再次牵头组织双方当事人进行第七次调解。经协商,达成一致协议:雷威夫妇赔偿丁奎医药费、财物损失等费用30000元。

母亲去世他携全家七口打当地政府吵闹被抓

第七次调解成功后,今年5月份,丁奎的母亲到医院检查患上了癌症。结果,丁家七兄妹竟声称,母亲的癌症是因为丁奎和雷威夫妇的纠纷气病的,并借此于6月下旬找当地政府吵闹。

7月下旬,丁奎的母亲因病去世,丁奎等人居然准备将尸体抬到当地政府,蓄谋闹事,后被公安机关采取果断措施预以制止。

丁奎和雷威夫妇之间的纠纷本属于民事纠纷,且已达成调解协议。但一年多的调解期间,丁奎一家七兄妹多次找到当地政府吵闹,其行为严重扰乱了党政机关的正常办公秩序,违反了我国的法律法规,于是,丁奎等兄妹七人于7月19日被公安机关抓捕。现经市劳动教养委员会决定:对丁梅劳动教养一年六个月,对丁奎劳动教养一年三个月,其余几人分别予以治安拘留7至8天和警告处分。文中人物系化名(记者 池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