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线索: 8218666

广告合作: 8218607

葛仙山 渐露原始生态下美丽容颜

2012-12-21 10:03:53来源:自贡网分享到

自贡手机报,盐都资讯一手掌握!移动用户编辑短信0813发送至10658678即可订阅,5元/月

葛仙山自然景观

葛仙山自然景观

沿着大安城区往东40公里,就进入了庙坝镇地界。两车道的乡村公路一路平坦,路旁的行道树旖旎摇曳,乡村田园偶有鸡犬之声相闻。半小时后,车便到了葛仙山脚下。

葛仙山,也被称为“大脚仙”,位于大安区庙坝镇最北端的贾石村4组,距庙坝场3公里左右。古时称此山为“西蜀名山”,其东南与隆昌县相邻,西南与牛佛镇接壤,北与内江为界。悠悠沱江水进入庙坝境内,由北向南绕葛仙山山脚而过,在此划出一道如虹的弧线。水随山转,将葛仙山三面缠绕,山恋水色,留下一路风光,蜿蜒向东。

12月初,一个冬日的上午,记者一行爬上了这一大山深处的原始生态风景区,去探视隐藏在松涛深处的美丽景观。

声名鹊起千年前

庙坝场始建于北周武帝保定辛已年(501年),距今1511年历史。

产生于印度的佛教自西汉年间传入我国大陆后,日渐繁荣,庙坝场这个风景优美的地方,也 寺庙相连,香火鼎盛。而在中国一直源远流长的道教、儒教,在庙坝也有相当多的支持者,信徒们也相继修建了道观、庙宇。庙坝在地形上属于三县(现牛佛已从富顺划归大安管辖)交界地段,南来北往的客商特别多,各种思想、信仰也得以流传、融合,这使庙坝渐渐形成了三教共存的独特现象。据史料记载,到明朝初年,庙坝场方圆不足一平方公里内,就多达30余处庙宇。

经过明清时期的战乱,庙坝场人口无几,农田荒芜,十里鸡犬不闻。清政府实施移民政策,“湖广填四川”后,庙坝场的居民与四川其他地方一样,相当部分来自湖广。在庙坝场周围,这些移民与原住民先后建起了川主庙、天后宫(妈祖庙)、药灵寺、牛王庙、禹王宫、天心庵、水口庙、东岳庙、南华宫、万寿宫等会馆、庙宇,使庙坝场在周边名气极大。

由于各庙宇信徒不同,因而香火旺盛,鼓罄钟乐缭绕,梵音高亢,一年四季各种庙会不断,周边善男信女纷纷前来朝拜、赶庙会。人以聚为市,长期大量的人气聚集,精明的商贩自然不会放过有利的商机,纷纷运来香烛、鞭炮,为各类信徒提供餐饮、住宿以及日用百货,摆摊设点搭棚经营,方便了往来人等的饮食吃喝。由于信徒来往不绝,逐渐有人开始修房造屋经营店铺,形成商贸集市,因无固定的名称,人们遂习称“庙坝”。商铺集中,成为街市,于是约定俗成,“庙坝场”之名保留至今天。自清乾隆1757年,庙坝场便成为庙场政治、经济、文化中心;民国初年,庙坝场属富顺、隆昌两县各管半条街,“一街两县”;民国末年,庙坝划归富顺。20世纪末改名庙坝镇,2005年8月划归大安区,镇政府驻地庙坝场。

悠久的历史蕴藏,地理上的三县交界,思想上的三教共存,巍峨的葛仙山,蜿蜒的沱江水,蕴育了庙坝特有的人文景观和自然景观。而庙坝各寺庙,经过明清战乱后的恢复,在民国时期又经战火毁损,到“文革”时再受人为破坏,遗留下的具有研究价值的已为数不多了。

葛仙山,见证着庙坝的兴衰繁荣。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葛仙山就是因为“有仙”而“名”的——据《富顺县志》记载,葛仙山为“晋葛洪炼丹处”。明朝礼部尚书、庙坝人李长春,著有《葛仙山》一文,内中写道:“葛仙山,在县东八里,峭壁穹崖,幽秀清旷,峰顶有泉冷冷出,石间古干虬枝绮纷肃错。相传葛仙翁栖息于此,上有寺名葛仙寺”;清朝道光年间内江进士王果,也著有《大葛仙山游记》:“富义北境中川下游有山岿然,曰大葛仙山。”葛仙山于南北朝、隋、唐、五代时期声名鹊起,民间赋予它多种称呼,或曰“文峰骏”,或曰“大脚仙”。谓之“文峰骏”是因为远眺葛仙山,西东向横陈,好似一个仙人仰卧在沱江畔,又好似一头骏马匍匐在大地上;后者源于传说葛洪在此炼丹时,在一块岩石上留下了一个硕大无朋的脚印而得名。

悬崖峭壁留神韵

庙坝因葛仙山而闻名,葛仙山因其“天然”与“人文”的合璧而闻名。

沿着葛仙山地势缓缓上升的机耕道山路前行,庙坝镇农业中心主任代家明边走边为记者指点介绍葛仙山的自然景致。

一路松林相伴,山路蜿蜒。山顶平地上,便是庙坝老观音寺。

据代家明介绍,老观音寺建于南北朝时期,而在1947年前已无寺庙存在,只在老观音山石壁上开凿有12平方米的石窟,内存一尊观音石像。1947年,一位姓曾的信徒在石窟处搭建一依山半边寺,当时整个建筑约占地24平方米。1985年后,寺庙开始恢复佛像。1991年,经市民宗局正式批准对外开放,现有大小佛像50多尊。

山顶右侧是葛仙山最著名的自然景观“人石大仙”。在葛仙山主峰的悬崖绝壁处,几块天然的大石,鬼斧神工地摞在一起,似人似仙,面沱江而屹立,经千年风雨沧海。在“人石大仙”旁,还有一堆天然的大石,大石顶上是一块几平方米的石坝,石坝中间有一个深深的脚印,脚印内长年盛有清澈的自然水——所以葛仙山也被称为“大脚仙”。

代家明说,关于“大脚仙”,庙坝民间还有两个传说:一是当年葛神仙(葛洪)与太极真人张三丰在此斗法;二是当年葛神仙在观内兼厨师,为了给庙会承办素席,于庙会当天上午只身赶赴成都购买“珍珠肉”回来做午饭,在此地运功起步而留下右脚印。而在内江椑木镇境内的“小脚仙”山,则留有葛洪一只稍小一点的左脚印。内江和庙坝民间至今还流传着一句歌谣:“葛神仙,葛神仙,法力大无边,一脚跨到小脚仙。”

相邻“人石大仙”和“大脚仙”的,是俗称“千佛岩”的石刻造像碑,各式佛雕栩栩如生,虽处在悬崖峭壁,仍有信徒不顾艰辛在此焚香敬佛,许愿叩拜。据史料介绍,千佛岩处曾经庙宇遍布,气势雄伟壮观,有大雄宝殿、金鸡楼等,可惜均于上世纪60年代被拆除。为了更好地保护现存石刻造像,富顺县人民政府将其列为文物保护单位。

山顶左侧,是旧日葛仙山寨门遗迹“崇福门”。代家明介绍说,葛仙山原来的寨墙有3公里长、7道寨门,每道寨墙门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如中华门、保和门,崇佛门,太和门等。斑驳的寨墙上留下时光消磨的痕迹,从那较为完整和坚固的寨门可凭吊当年的辉煌。站在“崇福门”远眺蜿蜒的沱江水,“江作青罗带,山如碧玉簪”,在葛仙山下形成的石牛濠江心岛美丽如画,江水绕过青山,一路东去。

期待旅游的春天

在老观音寺外,一位姓张的婆婆在侍弄菜地,见到记者一行,张婆婆双手合十问好。张婆婆告诉记者,她今年已81岁了,23年前,她与另外17位婆婆一起来到观音寺;现在,随着时间的流失,先后已有11位婆婆逝去,只有她和另外6位婆婆健在了。管理观音寺的居士,年岁最高的90多岁了。

张婆婆说,葛仙山大观音寺在内江、自贡周边都很有名气,每年农历二月十九观音菩萨生日、六月十九观音菩萨成道日、九月十九观音菩萨出家日,葛仙山门庭若市,各地信徒纷纷前来朝拜,寺庙安排的素席能摆满山顶大坝。

葛仙山在历史的烟雨里几经沉浮。纵使今天稍显寂寞和荒凉,也掩盖不住曾经拥有的繁华和尊荣。当年,“庙坝”未起,葛仙山是洪荒森林;“庙坝”初起,众多的寺庙相继建立,佛、道、儒多教共存,葛仙山一片繁华;而今天,庙坝已是川南重镇,拥有得天独厚的自然资源和人文资源,尘埃落定,积蓄下的是历史的沧桑。

据介绍,葛仙山现在的森林覆盖率达到了37%左右,是一个名副其实的生态旅游景点。近年来有关部门相继在山上种植了两三百亩桃树、李树、枇杷,春暖花开时,连绵的葛仙山上姹紫嫣红、桃红李白,煞是喜人,葛仙山群山上到处是采青、暴走的人流。

由于葛仙山相关的旅游设施设备、餐饮、住宿等还末完全到位,许多地方尚未开发,葛仙山还“养在深闺人未识”。加之既要保存葛仙山的古风古貌,又要拓宽观光旅游的道路和景点,这些都还在探索中。

庙坝镇党委、政府十分重视葛仙山的开发,邀请了本地和外地著名古文化、古建筑、旅游规划专家,对葛仙山进行考证和规划。专家们一致认为:葛仙山在历史的相当长期内多教共存,在一座山上拥有如此众多的寺、庙、观、庵,可见当初的繁华和兴盛,而葛仙山拥有相对完整的原始生态,其“天然”与“人文”的合璧更是川内难得一观的美景。

葛仙山,这座隐在川南的“西蜀名山”,期待着旅游春天的到来。

自贡网特约记者 范丽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