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线索: 8218666

广告合作: 8218607

12岁女孩遭74岁老者性侵怀孕生子(图)

2013-09-04 10:47:49来源:腾讯网分享到

自贡手机报,盐都资讯一手掌握!移动用户编辑短信0813发送至10658678即可订阅,5元/月

一个人的时候,李思思(化名)总会不自主的撩起衣服去观察剖腹产的伤疤,或独自陷入沉思。

近日,童话大王、著名作家郑渊洁在微博中倡议,开学第一课应对全国小学生进行防性侵教育,而在其发起的是否要进行防性侵教育投票中,有一万一千多人表示赞成,占到投票总人数的97%。近年来,我国未成年人被性侵案件呈逐年上升趋势。统计数据显示,农村留守儿童是性侵害的主要受害者。

而今年5月,发生在湖南省永州市12岁的女孩遭性侵怀孕生子的新闻就引发全社会的震惊。

抱着两个多月大的女儿燕燕(化名),小学六年级年仅12岁的妈妈李思思(化名)唯一会做的,是模仿自己的妈妈给婴儿把尿,除此之外她并没有“母亲”的概念。对于遭受性侵的记忆,她总是说自己不记得了,而对于未来,她想到的只有“逃离”。

为了翻案保胎

一个年仅12岁的小学六年级女生怀孕,一个74岁无妻无子的五保户老人经警方DNA鉴定竟是女生腹中胎儿的父亲,一场关于三个梅溪镇中心小学老师涉嫌强奸幼女的指控……今年5月下旬以来,湖南省永州市祁阳县偏远小镇梅溪镇的平静被彻底打破。

半年多前,李春生和王小英在医院得知女儿怀孕并在两日后报警,直至一份DNA鉴定结果出炉前,他们本想偷偷把孩子打掉,毕竟“这种事情名声不好”。

根据永州市公安局司法鉴定中心的鉴定书,思思的羊水样本与邻村74岁老人唐冬云的血样,在共有的STR基因座的分型符合孟德尔定律,即唐冬云是思思腹中胎儿的父亲。

李春生称,此份DNA鉴定,警方并未对思思所指控曾对其性侵的三名老师汤某、唐某和“胖子老师”王某进行血样抽取,却对一名并不在指控范围内的陈某进行了血样抽取。此外,唐冬云与李家本就有亲戚关系,这更让他怀疑DNA相符正与此有关。

这份DNA鉴定,李春生没有签字,并决定让女儿把孩子生下,“娃娃就是证据,生下来再做鉴定”。虽然唐冬云被判罪并处以12年有期徒刑,但李家人认为,这不是真相。

指控惹来官司

5月8日,经过剖腹产手术,思思诞下一名6斤重的女婴。襁褓中啼哭的婴儿并不知道,自己肩负着翻案的重任,更无法料到她的降生还带来了一纸诉状。

语文老师汤某和数学老师唐某是被思思指控对其性侵的两名老师,6月,二人以侵害名誉权为由将李春生告上法庭,对性侵一事矢口否认。

根据思思的表述,被性侵是从去年6月开始,而汤某是“第一个做那个事的”。从6月至7月,汤某先后“做过10多次那种事”,并且在第一次时曾让她喝下类似米汤的水,事后还用水果刀划伤她的左手,以此威胁她保密。而唐某和另一名“胖子老师”王某的性侵,则发生在当年9月份。

在梅溪镇中心小学一间教室内,唐某接受了记者的采访,称自己直至现在仍不知思思为何指控自己强奸。唐某曾在思思一年级时在其班级内任课,他的印象中,思思的数学成绩很差,那一年之后与思思再无交集。“我做过结扎手术,不能生育。”1987年唐某生完儿子后,便做了手术,而这也是思思怀孕与他绝无关系的理由。

遭受指控最多的汤某从未教过思思,在此事之前他说自己甚至根本不认识这个学生,而针对思思讲述的“作案”过程,汤某强烈否认,“根本没有的事,这对我和家庭都影响很大,要通过法律途径证明我的清白”。

7月2日,祁阳县公安局发出《不予立案通知书》,称李家控诉3名老师强奸案经审查认为无证据证明犯罪事实存在,根据相关规定不予立案。李春生没有按照警察的要求,在通知书上签字,“必须要再做鉴定。”

在多家媒体的关注下,祁阳检察院和公安局多名人员于20日再次聚集李家协商DNA鉴定一事。李春生要求当着李家人的面,分别抽取唐冬云、3名老师和燕燕的血样,并给李家人一个备份。几小时之后,因来者无法满足李家人血样备份的要求,这场协商终不欢而散。

变形的生活

梅溪镇中荷村稻田边一处破旧的土坯房原本住着思思一家三口,在不少村民已沿着镇中心道路盖起自家民房的时候,李春生还只能东拼西凑1万几千块钱,从别人手里买下这处房子,从半山腰上的城墙村搬下,为了让女儿上学。

一天天变大的肚子,让原本期待小学毕业的思思,再也无法回到镇上的学校读书,而这个贫困的家庭也陷入泥淖。一场争论不休的鉴定风波,让李春生觉得,自己是“没钱没文化没背景,才会挨了欺负”。

而现在,家中全部的积蓄都用来抚养小孩,“生都生了,怎么办呢?”激动时会口吃的李春生,不知如何解释自己现在的境地。

“你知道这个小孩是谁吗?”

“妹妹。”

“你喜欢她吗?”

“不知道。”

在思思眼中,襁褓中的婴孩更像自己的玩伴,她并不懂得怎样做母亲,大多数时间,孩子都由外婆王小英来带。除了高兴时会抱起孩子把玩一阵,思思唯一像母亲的时候,是模仿自己的妈妈给小孩把尿。本还是在父母庇佑下的年龄,却要承担做母亲的责任,对一个12岁的孩子来说,这显然是过分的要求。

独处的时候,思思总是习惯性地撩起衣服,用两根手指比量剖腹产后留下的刀疤,说“不喜欢这个”,而别人问起凸起的肚子时,她却会大声回应,要半年才好。除了身形上的变化,李春生和王小英都觉得,思思越来越不注意自己的行为举止,“她脑子坏了”。向来有些回避媒体的王小英说,产后的思思性情大变,“脾气大,不听管”,常常前言不搭后语,而这一点不少邻居也表示认同。

未知的未来

“我想去贵州,继续上学。”

怀孕后的思思不愿再在镇上出现,她给自己的计划,是去贵州亲戚家,然后继续读小学六年级,“因为那里没人认得我”。

趁着暑假,这几天,思思悄悄回了趟正在装修的学校。从在地上捡起的点名册中,仔细辨别每一个同学的名字,心血来潮般想去看看自己曾经要好的同学媛媛(化名)。不曾想,到了媛媛家门口,思思却被轰了出来。

一位上了年纪的老人指着思思大吼,“他们只是以前玩得好,现在他们不认识”。有人告诉记者,老人用当地方言称思思是“卖拐婆”,意思是女孩子在外边做了不检点的事。李家出事之后,除了邻居们的关注和同情,诸如类似的看法,在这个偏僻的小镇中并不鲜见。

村民唐飞雄说,他无法判定思思的智商是否有问题,但却觉得与同龄孩子相比,她有时缺乏辨别是非的能力,“这也许给了别人可乘之机”。

李春生曾说,女儿没法继续待在镇里,待事件平息之后,打算把她送出去打工,小孩则留在家里自己养。而唐飞雄和更多关心他们的村民则认为,将来李家应该考虑把小孩送给条件好些的人家,重新开始她的生活;至于思思,或许应该重新换个名字,离开梅溪镇读书或者打工,长大一些再远嫁他乡。

12岁女孩生下的到底是谁的孩子,在李家和很多人看来至今仍是个有争议的谜团,而两个孩子的未来,如今也同样成了未知数。

据腾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