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线索: 8218666

广告合作: 8218607

网站首页 > 副刊 > 正文

精神树

2013-11-05 10:42:59来源:自贡网分享到

自贡手机报,盐都资讯一手掌握!移动用户编辑短信0813发送至10658678即可订阅,5元/月

有时,我独自一人走上郊道, 徜徉湖畔,徘徊林丛,登临山丘,浑然不觉就打发掉一天时间。偶尔,遇得一两位故人,他脸上带笑,眼间疑惑,嘴中却说:“你出来转一转,放单?”我每每笑而不语。

借用《诗经》名句:“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当人进入人生无梦的年段,心态变得淡定守常,自己拥有家财虽稀稀疏疏羞对人言,可拥有的精神世界亘远绵长,绝不输于常人。而今,朋友间聚会大抵是打牌、飚歌、钓鱼、斗酒,假使氛围不佳,实在有“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之累。于是,常常自作自受地享受孤独,咀嚼寂寞,任凭脚步蔑视地平线上的凸凹,放纵思维野马撒蹄般无羁驰骋。说来搞笑,许许多多的快乐靠人自己去找,好心情不归属情绪消极的懒汉。

暮春,阳光明丽却不火辣,我喜欢独自沿着人迹稀少的湖滨转圈,周而复始也饶有兴趣。行至树荫浓密处,会默默手捉老柳垂条摩挲,试想古人折柳相别是怎般情调。柳枝,翠绿多汁,适应力强,插土可活,赠与友人替代了多余言语:“别愁生计,发迹有日,前程可期。”累了,我会倚傍木桥或石桥的护栏,或者扶抱湖亭的立柱,仔细端详水中漂浮的荷叶,以及欲开未开的荷苞,间或目追苍茫远方的墨燕。“混”,是一个略带贬义的字眼,实则字丑理端,未来的判断犹未清晰,目标的把握犹未确切,行动的付诸尚待时机,人若不甘坐失良辰,难免会有意无意地去碰运气,把这种非必然的两可状态归类为“混”,倒也妥贴。“混”出个明朗,“混”出个出头之日,“混”出个身价,即令如此有些茫然,甚至糊涂,到底昭示不愿自弃希望,毕竟为一种或许存在的可能性持有哪怕不算高的主动性。况且,纵经生活屡屡磨砺,人的血性不易彻底泯灭,随遇而安,随境而化,随地投步,早成了人到中年后的处世基调,或者是生命基色。我也在“混”,尽管已不屑为身价、名号去煞费苦心投热机、钻冷门,却不愿岁月一味平庸,乃至不堪入目。日常,我注意保持自己心灵的淡泊素净,以腾出些许挽留些许残梦,仍然期盼某种可遇不可求的境遇不期而至,无所谓有无所谓无地等待着一份惊喜,指望平生憧憬不至于逃逸得空空荡荡,一无所获,最后无奈地自圆其说,文过饰非,甚至诿过于神灵主掌的“虚无”。

啊,曾经蓄满双眶的泪水,一度潮汐心海的情涛,衰退过,干涸过,却不忍不抱任何指望,去冷漠面向生命旅途终点的绝境崖,去徒劳无益地俯拾物是人非的青春梦阁蜡炬燃尽后的凄凉灰。

当水泥方砖遮蔽了替代了湖畔小路的裸露黄泥,步行无碍的平整,水注无痕的光滑,以致人去过后连脚印都不存留,而恰恰是这份“舒适”令人怀恋孩提时代撒开脚丫不避泥泞狂奔乱跑的情景,那一份欢快真是以艰辛培育的甘饴。晴天落脚腾出灰朵,雨天落脚印个浅窝,一条蜿蜒曲折的道路,毕竟像一首趁时趁兴追逐希望的小诗,至今虽然不再琅琅上口,却依旧余韵萦怀。假使,穿过疏林,登上山岗,纵目俯瞰乡河,一堆堆雪白浪涛推搡着冲向深没峡口,那真是名实相副的“流浪”。假使,某一个宿命安排注定会经年羁绊旅途的游子,读到唐人李白馈赠世人的诗句“仍怜故乡水,万里送行舟”,是否顿生感慨万千?那一往情深的故乡波流,紧随着远行的航船,程程相送,依依不舍,岂非刻骨铭心的一幕?

崇高与渺小,是纠缠住每一个人的平常话题,没有必要着意回避。其实,身世卑微并不妨碍流芳百代,不少今日的贵族出自昔日的寒门。并且,古代文学史上许多传世名篇,都是写在投门不得的孤旅灯下,或是谪居遭贬的拂意庐屋,历数屈原、陶潜、白居易、苏轼等代表华夏文明的符号人物,若造物主安排他们一生百事顺遂、坐享锦衣玉食,世人的书架将顿失光彩。因为,他们的顶级作品都呱呱坠地于忧患处所,宿命待他们的“薄”激发了他们不朽于时空的“厚”,千年以远依旧不减征服人心的艺术魅力。相反,那些御座前的献媚之作,今人已极难读到,前人早把它不屑一顾的丢弃雅室之外,谁想俯首重拾都怕脏手,继而取“敬”而“远”之策。

时下,心地上种植一株滋养心灵的精神树,可以经年摘取自给自足的忘忧果,管它荣与辱,管它贵与贱,管它顺与逆,只须善待自己,不必仰人鼻息。这样,人的心情不会被天上月轮的阴晴圆缺所左右,不会因地上运程的悲欢离合所困扰,哪怕时运不济也能及时自我调节,多少赢得后世仰慕的高贵名字,恰恰是由于经历过哪些满天阴霾的岁月才闪烁夺目。君莫愁啊,尽管手中的酒盏很可能斟满的是英雄气短的泪珠,不妨痛快饮下,不信天上有哪一片乌云能永远遮住太阳,不信厄运的电闪永远只降临弱者的头顶。我们可以忍耐与等待,也可以追求与奋斗,不需要借助外力,属于自己的道路就用脚步去丈量短长,从不后悔,决不怨怼。

蒋涌/文 黄宗型/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