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线索: 8218666

广告合作: 8218607

驾照难考 四川泸州去年近两万人被卡科目二

2014-03-10 09:54:00来源:华西都市报分享到

社会化考场

5万人报名读驾校,近两万人被卡在了科目二上。据泸州市驾训办介绍,去年泸州报名读驾校的学员有5万人;另据泸州市交警支队车管所提供的数据,去年,泸州参加科目二考试的学员,过关率在50%-60%,至少三成以上卡在科目二智能化考试关。学车一族纷纷感叹:驾校真心读不起,不如放弃算了!

考驾照越来越难,读驾校的成本越来越高,症结何在?华西城市读本记者就此展开了走访调查

极品学员

考满5次仍过不了科目二

历时一年半,花费近万元,用满5次考试机会,就是过不了科目二,最终被迫主动出局!51岁的泸州某单位高级工程师罗先生,以其读驾校时间之长、花费之多、结果之惨被同们师兄妹称为驾训行业的“极品”学员。

2012年5月,一心想开私家车的罗先生交了3400元学费,报名就读于泸州某驾校。由于罗的工作特性,他练车时断时续,读驾校的时间长达1年半之久。“按教练教的方法,直到去年12月底,科目二这关考满了5次,结果都被打回。”罗坦言:“为了科目二驾考,我1年半时间里先后适应了三个考场,前后花了近万元。最后,教练和驾校对我说,‘你已用满5次考试机会,如想续读,需重新交报名费从头再来。’”无奈之下,罗先生只得弃学。

驾校报名费3400元,罗先生考驾照却花了近万元,其余的钱都花到那儿去了?罗先生算了笔账:5次考科目二,补考费共花费 2000 多元;适应三个不同的考场环境,罗租车进行考前练车花费900元租车费(其中600元是租教练的车,每小时 200元);其余3000多元,罗全花在了请教练吃饭和给教练买烟上了。

据泸州市有关部门提供的数据,去年泸州共有5万名学员报读驾校,其中科目二过关率约50%-60%,科目三约70%,“过关率居全省中等偏上水平。”

教练吐槽 教练授课只为了应对考试

“教练车绝大部分为自带,教练与驾校之间只是一种松散型的挂靠依存。学员所交3700元左右的学费,驾校每人抽取1000元管理费,加上交警考试的560元行政性收费外,其余2100余元费用为教练的佣金。”刚从泸州某驾校教练改行的陈先生,向华西城市读本道出驾校的利益格局时坦言:“当今泸州驾考培训市场,有点像10年前的出租车运营模式:形式上是公司化经营,实质上却是个体单飞。”

据陈先生介绍,自带车入股驾校的教练,从自身利益最大化出发,巴不得所教学员,能在最短时间通过所有科目考试,已便接收新学员。因此,教练们教学员时,不愿花更多时间和精力教授学员如何掌握真正的驾驶技术,而普遍采取最简单、最省时的模式——指定某个参照物,机械地教学员如何应对考试。

“这种填鸭式的教学模式,有点像应试教育模式下的高考。”陈先生自嘲称:“就当是应试教育特色在泸州驾校培训行业的活学活用吧。”

考场喊冤

每年收入不够付投资利息

驾考练车费用高达300元每小时,去年驾校学员曾因此集体罢考,该事件一度将社会化考场推向风口浪尖。

300元一小时,社会化考场是否如外界所说的“暴利”行业?日前,投资泸州最大社会化考场的兴利泰投资有限公司负责人雍先生找到华西城市读本大呼冤枉:整个考场投入9000多万元,平均每月的练车费收入200万元,除去税收和开支,每年所剩利润八九百万元。9000余万的投资,按社会融资最低月息1分计,利润连资金利息都不够,何来暴利?

雍先生介绍,由于考试车型和教练车型不同,去年出现学员集体罢考后,公司想尽一切办法,从外地采购回三种老车型,实现了与教练车完全一致。投资巨大的社会化考场,目前的主要收入,仅靠为学员提供考前适应考场环境的练车费维持,创收渠道单一。

“300 元一小时的练车费,相比其他地方,并不算高,居中偏下收费水平。”雍认为:学员认为练车费高是不了解真实情况。大家普遍认为,一辆考试车,购车费不过10万元左右。殊不知,一辆考试车,尚须安装价值近20万元的标准化考试设备。“驾训市场有着明显的淡季和旺季,而大量考试车辆,长达几个月的淡季都会闲置。”雍坦言:“大家认为读驾校的成本高,其实与社会化考场关系不大,我们是替别人背黑锅。如罗先生为读驾校花费近万元中,在我们这儿只花了300元。”

车管所长:“填鸭式”教学致难过关

针对部分学员认为驾考难、投入偏大从而弃学问题,泸州市交警支队车管所所长郭家齐认为:三成以上学员之所以难过科目二智能化考试关,问题出在教练和学员身上,是学员根本没从教练那儿学到驾驶机动车应具备的真本事。“同样的标准,为何其他6成以上的学员能顺利通过,不就是最好的答案吗?”

郭家齐认为:目前泸州13家驾校,普遍采用由教练带车入股的经营模式。部分驾校的教练为让学员在最短时间毕业,实现利益最大化,普遍采用“填鸭”式的教学方法,其目的只为应对考试。如此教学模式下,学员毕业后无法各种不同的车型,如何适应社会?

科目二驾考现场,两名负责监控的交警也通过华西城市读本告诫全体考生:目前,所谓“送钱才能过关”的流言纯属空穴来风,大家千万别信。“制度面前人人平等,不论是谁,交警一定严把考关,谁都别想蒙混过关。”

“驾考科目三,泸州也即将推行智能化考试。”郭家齐表示,学员开的是汽车,今后面对的是血肉之躯,交警部门不得不严把考试关。“那些没学到真本事的人,该好好想想今后如何面对智能化的科目三考关了?”运管部门 正着手规避纠正现有问题

“约束驾训市场的法规尚不健全,教练自带车,能否参与驾校的多种经营模式,至今仍无明文规定。”泸州市运管局驾训办主任宋民表示:驾训市场存在的问题,令主管部门备感头痛;目前,驾训办也正想办法着手规避和纠正存在的问题。

为何出现教练带车参与驾校办学?据宋民介绍,泸州13所驾校这一现象于2006年左右开始出现。其主要原因是,驾校不同于出租车公司,其发展过程中除场地(一级驾校50亩)等硬性投入大外,供学员学习的教练车也是很大一块投入。由于投入大,不少驾校按市场规律,在提高资质条件达标过程中,教练带车参与办学的合作模式,开始进入驾训行业。

“说实话,驾校社会化经营模式并非泸州才有。川南自贡、内江也是这样操作的。”宋民表示,“作为主管部门,从不回避行业存在的问题,而是正想办法,让驾训行业实行真正的公司化经营。” (华西城市读本 记者 杨元禄 肖婷 摄影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