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线索: 8218666

广告合作: 8218607

成都高层公寓夜发命案:飞贼连偷8层楼(图)

2014-05-08 14:50:09来源:四川法制报分享到

事发大楼,28楼至21楼遭入室盗窃,命案发生在21楼 胥辉 摄

接连两天,进出成都锦江区东较场街55号的“城市博客VC时代”(楼盘名)的人,都受到了严格的盘查:警方或物管将他们叫到一边进行登记。5日凌晨,“飞贼”潜入了这个楼盘的高层电梯公寓,从28楼到21楼逐层而下,进入同一方位的5号房或6号房,不仅偷走大量现金及平板电脑等贵重物品,还犯下了一宗命案。

租住21楼5号房的年轻银行职员,5日上午11点左右被发现被刺死在家中。四川法制报记者走访获悉,很有可能该男子在事发当时被惊醒并撞见入室小偷,从而惨遭毒手。

被盗

踩踏足迹被擦干净飞贼到底怎么来的?

案发至今已过去了2天,城市博客24楼的住户王小姐昨日向四川法制报记者讲述起自己被盗的经历,还心有余悸。

5日早上7:40左右,王小姐起床后习惯性走进厨房喝水。仰头喝了两口忽然觉得很不对劲:厨房窗台上放置杂物的白色塑料筐,竟然被放在了洗手池的一角上,窗台上也显得异常干净。

王小姐愣在那里半天没回过神,她对四川法制报记者回忆说:“我仔细想了想,确定自己没动过这个塑料筐,而且挂在墙边的擦手毛巾,也被扔进了洗手池的水盆中,明显的是有人特意用这个毛巾擦干净了窗台。”

王小姐心中顿觉不妙,回头看了一眼客厅,发现自己前一晚放在柜子上的ipad4连同充电器都不翼而飞。她赶紧去翻自己放在桌子上的背包,发现背包里的钱包也被人翻过了:钱包里100和50面额的几百元现金不见了,留下了几十元零钱。

“家里进贼了!”王小姐慌乱地跑下楼找物管,并打电话报警。这时是早上8点,王小姐是这栋楼里首位报案的住户。

书院街派出所的民警出警后,刑侦民警又前来勘查了现场。警察离开后不久,王小姐家又响起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住在楼上同一户型的住户张小姐张口第一句话就是:“我家昨晚进贼了,把我平板电脑偷了!”紧接着,28楼的住户发现自家也被盗了。

王小姐和张小姐两人都觉得想不通:住在20多层的高楼上,进贼的厨房窗户外除了几根管道,窗户外一两米长的过道根本就是一条“死路”,贼难道会飞檐走壁不成?

命案

几十通电话没人接同事找上门发现遇害

就在两人在那里分析种种可能性的时候,一个穿西装的小伙探头进来问道:“这里昨晚被偷了?我来找我的同事,他就住在这栋楼里,我打了几十通电话了,都联系不上他。”

小伙说,自己的同事就住在相同位置的这一户型,但是不记得具体楼层了。王小姐建议小伙再往下走几层敲敲门找找。

在接下来的这一天中,多名警察来到这栋楼里,王小姐也先后接到了多通警方的电话,核实细节,询问情况,并再三叮嘱王小姐要注意安全。

事后王小姐得知,21楼相同户型的住户,一个二三十岁的年轻银行职员——就是白天那个西装小伙前来寻找的同事,被发现被人刺死在了家中。“那一瞬间我真的整个人都傻了,一阵阵的后怕。大家都说很有可能是21楼的住户和入室盗窃的小偷撞见了,才惨遭杀害。”王小姐告诉四川法制报记者。

而前来寻找同事的那个小伙,最终是通过租房中介确定了同事居住在21楼。警方破门而入后,发现有人遇害,随即拉起了警戒线。

物业

按规定提供公共性服务不能保证不发生风险

城市博客楼盘只有一栋33层楼高的高层电梯公寓,物管方是成都爱地阳光物业服务管理公司。

事发之后,这栋楼里的住户明显发现入户大厅显得“格外热闹”:物管、保安都比平时多出三倍,还有很多前来调查的警察。即便如此,这栋楼里的住户还是陷入了深深的不安。“太吓人了,要是再发生这样的事情怎么办?”……6日晚上,很多住户围在楼下议论着这起惨案,有人对居住环境表示不安,有人则质疑大楼的物管管理不力。有住户向四川法制报记者反映,住户可以刷住户卡直接上电梯直达自己所住楼层,没有住户卡的人来访则可以要求保安帮助刷卡,但是,在帮来访人员刷卡、登记和排查外来方面,物管的安保工作其实有很大漏洞。

在事发大楼一楼入户大堂的左右边,是一间监控室,也是大楼物业的值班室。7日一早,四川法制报记者来到监控室,与有住户反映的“平时只有一个人坐在这”不同,这里坐着、站着的一共有四个人。

记者了解到,这栋楼只有在入户大厅、三部电梯和地下停车场三处设有监控。对于有住户提出要求在各楼层安装监控,一名自称是阳光物业负责人的李姓男子对记者回应说:可以安装,但也只有动用各业主买房时交的维修基金,而不是由物管公司出资。

该李姓男子说,作为物业公司,只能拿现有设备来进行管理,通过查看监控等技防措施和加强巡逻等人防措施来提供公共性服务,减少可能发生的风险。“但是任何一个物业公司都不能保证不发生风险”。该男子表示。

对于该楼盘具体配备的物管人员数量,以及具体的巡逻路线情况,该男子表示均是严格按照相关规定在做,但具体情况不方便透露。

事发后,物管配合警方先后三次对各楼层住户进行了排查,以确定被盗户数。最终确定的情况,该李姓负责人同样表示不便透露。

记者从侧面了解到,有住户可能在事发当天的晚上至凌晨期间听到了有一些动静,但以为是哪家的夫妻闹矛盾,所以并没有向物管方报告,也没有向警方反映这个情况。而该动静是否为21楼遇害住户与行凶者打斗时发出,记者无法求证。

四川法制报记者多方采访后核实,当晚被盗楼层最高为28楼,最低为21楼,也就是遇害的年轻银行职员所在的21楼5号房。

目前,本案正在全力侦破之中。(应受访者要求,文中部分住户采用化名)

本报记者 开永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