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线索: 8218666

广告合作: 8218607

感受装卸工的汗水人生

2014-07-11 07:34:22来源:自贡网分享到

自贡手机报,盐都资讯一手掌握!移动用户编辑短信0813发送至10658678即可订阅,5元/月

自贡网讯(实习生 饶雪渝 记者 赵凯)9日,艳阳高照,最高气温33℃。早上8点,春华公路运输公司舒坪装卸队10班班长陈健踏着朝阳走进他工作的地点——久大公司舒坪制盐基地仓库。陈健班里共6名装卸工人,记者来到这里蹲点,成为他们班的第七人。

“上午与另外3个班一道,完成一个火车车皮60吨盐的搬运装车。”8点半陈健接到任务。20多名装卸工人脱下上衣,光着膀子开始工作。他们需要从仓库的盐堆里把每袋50公斤的盐码到托板上,由叉车将托板转运到车皮旁,再将盐码到车箱里。每两人一组,从两米多高的盐堆上将盐一袋袋搬下码到托板上,每个托板要码40袋盐,重2000公斤。工人们一直不停地将盐搬上搬下,只有每码完一托板,当叉车过来作业时才能得到短暂的休息。

记者与陈健组成一组,爬上盐堆开始搬盐。原本以为这只是简单的体力活没什么难度,可搬了几袋之后,才感到握惯了笔杆子的手突然干上这活有点力不从心。这也导致我们这一组的进度比其他组慢了不少。第一托板码完时,记者早已气喘吁吁、大汗淋漓,只好闪到一旁喘着粗气、拼命喝水。陈健笑着说:“你这样可挣不到钱。我们的工资是计件制,摊下来每人码一托板盐收入不到1元钱。”

这帮光着膀子的汉子好像不知疲倦,汗水从他们古铜色皮肤下涌出,还一边干活一边开着玩笑,时不时发出爽朗的笑声。看相貌这帮汉子应该都在40岁以上,也有两三个已白发苍苍。陈健告诉记者,现在装卸工人的年龄结构严重老化,40出头是我们这里最小的年龄。“我自己已经48岁了,从20多岁就干这行,已经干了20多年。那位头发全白的已经56岁了。我们这帮人都没什么文化,又不会其他的技能,这把年纪到外面打工也不好找工作,只能干这下力活,希望熬到退休。”他说:“现在年轻人没人愿意干搬运的,所以剩下的全是‘4050’人员。虽说苦点累点,但这活始终需要人干,这也算是我们为自贡的制盐、化工行业做出的贡献。”

黄吉忠原是荣县鼎新镇的农民,家里土地流转了,他和妻子带着多年的积蓄进了城,在自流井区光大街买了套小房子。现在妻子到一家小餐馆里找到个打杂的活,每月能挣2000多元,老黄没什么技术,就到春华公路运输公司当上了装卸工人。黄吉忠说:“一干就是10多年早已经习惯了,我今年已满50岁,两个女儿也已长大成人,能够自食其力,家里没什么负担,每天下班喝点小酒,小日子过得开开心心。”

中午11点40分,60吨盐的装车任务全部完成,记者与陈健一道只码了两托板4吨盐,早已累得直不起腰。工人每人提着2升大的茶杯,回公司食堂就餐。食堂8元一份的小炒,今天有小煎鸡、回锅肉、黄瓜焖兔等菜品可供选择。“每天的吃饭时间是大家聚在一起最开心的时候。”陈健说:“虽然大家都感到随着年龄的增长,干重体力劳动越来越艰难,也觉得工资应该再涨点。可开心也是一天,不开心也是一天,不如降低自己的要求,开心过好每一天。”

前来装卸队检查工作的春华公路运输公司总经理罗林春也到食堂就餐,谈到当前装卸工人年龄老化的问题,他表示,只有靠不断提升装卸作业中的机械化程度来逐步解决这个问题。“近两年来,我们已投入80多万元的装卸机械设备,使工人的日均作业量下降了40%,由于效率的提升,工人的收入还增长了40%左右。”罗林春说:“当前盐和盐化工行业不太景气,作为它们的辅助行业我们也遇到了不小的困难,200多名装卸工人与公司同舟共济,共同支撑着。我们也希望,从服务转型和改变服务方式入手,让这个古老行业焕发新活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