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线索: 8218666

广告合作: 8218607

国庆大典天安门广场上的“自贡身影”

2014-09-27 19:42:04来源:自贡网分享到

□ 记者 蒋周德

今年10月1日,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六十五周年纪念日。在这一日子到来前夕,记者特地采访了曾经参与天安门广场国庆大典活动的4位自贡人,与他们一道打开记忆心扉,回眸已成为共和国珍贵历史的那部分往事。谈及若干年前参与国庆大典活动的情形,他们依然激动且自豪,因为那段特殊经历,已成为他们生命中宝贵的财富。

自贡川剧演员参与群众游行

讲述人:市川剧艺术中心退休演员王长明

 

市川剧艺术中心的前身市川剧团,在上世纪80年代初,相继推出《易胆大》《四姑娘》《巴山秀才》几部大戏,在全国引起轰动。

1983年9月,省委、省政府组建四川省振兴川剧赴京汇报演出团,其中有《巴山秀才》剧组。该剧组从1980年进团的30多名学员中,挑选了10多人担任群众演员。我因为一直在管理这批学员,便由我带队随剧组进京。《巴山秀才》在人民大会堂参加了1983年国庆文艺晚会演出,还在中南海怀仁堂为中央领导举行了专场演出,邓小平、张爱萍等从巴蜀地区走出的中央领导都来观看了演出。张爱萍出生在大巴山,自幼听说晚清巴山秀才孟登科为民鸣冤的故事,所以特别钟爱《巴山秀才》,邀请剧组到国防科工委直属的某科研基地演出。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三十五周年国庆大典总指挥部,特地安排《巴山秀才》剧组演员参与群众游行,在文艺方阵中乘坐一辆“专列”——“巴山秀才”彩车。该彩车由解放牌大卡车装扮而成,两侧分别上书斗大的“川剧”、“巴山秀才”字样。10多个演职员坐在底层,只能通过激昂的军乐和震天动地的呐喊声,感受那特别盛大、隆重的氛围;顶层有《四姑娘》中的四姑娘扮演者段蔚等8位扮相俊俏的女演员,跳《巴山秀才》中的霓裳舞。站在正车头顶上的“巴山秀才”用一把纸扇、一本书作道具,不时向观众行拱手礼。这一角色本应由孟登科的扮演者杨先才担任,由于他当时在拍摄根据该剧改编的川剧电影《巴山奇冤》,我便得到了这一机会。

1984年10月1日凌晨4时,居住在文化部招待所的我们起床梳妆打扮后赶到北京东直门等候。上午10时开始的阅兵仪式结束后,身着节日盛装的各界群众举行了盛大的庆祝游行。彩车一路慢行到终点西直门,大约1小时。一路上,我发现首都处处充满着节日的欢乐气氛……

剧组回来不久,市川剧团被文化部命名为“出人、出戏、走正路”的先进典范。我继续做武生演员直到7年前退休,被返聘回单位从事后勤管理工作至去年底。

在阅兵仪式上奏响雄壮乐曲

讲述人:上海戏剧学院讲师余笛

余笛在阅兵村留影

1997年12月,我从釜溪职高财会专业应征入伍。我父亲是大安区文化馆音乐干事,我打小跟着父亲学吹笛子,后来自学打架子鼓。因而我新兵集训一结束,便成为北京军区某部军乐队的一名军鼓手。

我因个子高,军鼓也打得不差等原因,于次年8月被选进为新中国成立五十周年国庆大典而组建的联合军乐团,我站在小军鼓方队第一排第一人的位置上。

10多个月艰苦训练的经历,将军人坚强不屈的精神融入了我的骨髓。1999年七月到八月,北京骄阳似火,训练的某军用机场跑道温度高达53摄氏度,我们每天在烈日酷暑中一站就是8小时,以至于许多人的腿难以弯曲,许多人的嘴吹号吹破了皮,灼热的钢盔把耳朵烫起了泡,满身的汗水顺着衣服往下流,被太阳晒裂的皮肤褪了一层又一层,每天都有人晕倒。

1999年10月1日上午10时,随着阅兵总指挥一声令下,我们联合军乐团的1300件乐器一起奏响《国歌》,同时也奏响了大阅兵的序曲。紧接着,恢宏雄浑的一首首乐曲像骤然而至的海潮,汇成震天撼地的交响。在我们气贯长虹的军乐声中,一排排威武之师迈着整齐的步伐通过天安门,一队队新式装备车辆驰过天安门,一架架战斗机和其他军用飞机从天安门掠过……我感觉大地在震动,山河在呼啸,苍天在欢腾。我双眼一直湿润着演奏完了全部35首曲子。

这次经历影响了我的人生。2001年初,我退伍后,原本可以顺利成为一名银行正式员工。可因为痴迷音乐,我放弃了令许多人羡慕的金饭碗而背水一战。2001年9月,我如愿考入上海音乐学院声乐系。2002年2月24日,央视《东方时空》栏目组在跟踪采访我两年多后播出了专题片《纪事:余笛圆梦》。

在该节目的鞭策下,我勤奋学习,2006年以声乐系第一名的成绩考取本校声乐系唯一的公费研究生。毕业后,我先是进入上海大学任教,现就职于上海戏剧学院表演系声乐教师岗位。

杂技高车穿梭在天安门广场

讲述人:原市杂技团团长高建兴

1999年5月,我通过国庆五十周年《祝福你祖国》大型群众联欢晚会四川和北京组合方阵节目编导周秉信,向晚会总指挥部建议在舞蹈中加入杂技表演。

接到正式通知时,我正带团在西藏演出。按照要求,2.2米高的独轮高车带着改变重心的蓄电池、装饰伞和灯泡,在有风的室外表演中一次都不能倒。这项任务太艰巨了。当天晚上,我失眠了。经过一个通宵的冥思苦想,我从给儿童使用的学步车中得到了灵感,给独轮车加上了4个小轮子。该方案经总指挥部讨论,最后确定了由5辆双轮车、10辆独轮高车、20名杂技演员组成的演出阵容。

从6月中旬起,14名女演员和6名男演员开始每天10多个小时的训练。在绵阳集训地,他们与100名负责歌舞表演的绵阳学生一起度过了最热的七八月。车身重达50公斤,演员腿上要使的力很大,再加上伞大招风,训练十分艰难。20个年轻人两腿内侧的皮肤无数次打起血泡又磨破,最后结出一层厚厚的茧。

天安门广场铺着地砖一样的石材,砖与砖之间有些高低不平;9月26日彩排持续到次日凌晨4点,夜里的风很大,衣着单薄的演员们只好披着塑胶布挡风。演员们克服艰难险阻,29日,在北京劳动文化宫第一次表演成功了。

1999年10月1日晚,当四川和北京组合方阵伴着《青春的中国》《欢乐今宵》的乐曲走到金水桥前时,220人举起电子灯,组成了立交桥形的灯阵,10辆独轮高车灯光闪烁,在“立交桥道”上来回穿梭。这是晚会唯一的一个杂技节目,中央电视台的直播镜头突然拉近,解说员的声音响起:“来自四川自贡市杂技团的演员们在220人的舞蹈行列中行云流水般地穿梭……”

回到家乡,等待我们的是空前的赞誉,市委、市政府主要领导为我们接风……虽然杂技团之前也有一定知名度,但中央电视台的那个镜头、那句解说词让我们团名扬天下。2007年,我们团去香港参加了庆祝香港回归十周年的演出。

我虽然已经年满66岁,但仍在坚持表演杂技和魔术,在给他人带去快乐的同时,也充实了自己的晚年生活。

展示军姿接受胡主席检阅

讲述人:自流井区仲权镇朱山村村委会文书张旭东

张旭东在阅兵村留影

2007年12月,我从家乡参军到空军徐州飞行训练基地。

第二年11月,由某航空大学牵头组建飞行学员方队,参加国庆六十周年阅兵式。该队要求队员身高在1.79-1.81米之间、形体协调、精神抖擞……经层层选拔,空军全军各兵种600名年轻战士入选,我名列其中。

600人集中到湖北随州市管辖的广水市某特地停用的军用机场训练,跑步、站军姿、齐步走、正步走,日复一日机械式地重复,非常枯燥。当地的天气变化无常,但不管刮风、下雨、落雪还是骄阳似火,训练都没有停止过。下雪天,一双高质量的军靴仅穿一周就坏了,许多人手生冻疮、脚跟冻裂。最“恼火”的是站军姿,背着十字架站4个小时像一尊雕塑不动一下,有好些战友因不能承受被淘汰了。有一个战友有一天站得身体僵直,手脚不能动弹,解散口令下达后,他像一根轰然倒塌的石柱一样,硬梆梆地向前方大地扑去,以至于牙齿都摔掉了几颗。

在集训的10个月中,有的人体质不行,有的人不能吃苦,先后被淘汰。最终,挑选出我们350名战士及两个作为领队的教官参加阅兵仪式。

2009年10月1日凌晨5时,我们赶到集合地点休整。上午10时,阅兵仪式开始。我们在雄壮的乐曲声中,迈着整齐的步伐,从长安东街齐步走,过金水桥,到天安门广场变成正步走,展示军姿,接受胡锦涛主席的检阅,接受党和人民的检阅,接受祖国的检阅。胡主席乘坐的检阅车驶过我们方队时,他频频向我们挥手致意,尽可能大声地问候我们:“同志们好!”“同志们辛苦了!”我们齐声高呼:“首长好!”“为人民服务!”

当年年底退伍后,因为这一段经历,我顺利应聘到中国银行自贡分行当押钞员。一年多后,因为父亲承包的鱼塘投入产出比值低,我便回家通过向书本学习、向镇农技员请教,实行科学生态养殖,当年效益就翻倍,被共青团市委表彰为“最美青春健康人物”。今年1月,在村干部换届中,我当选为村文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