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线索: 8218666

广告合作: 8218607

一曲马帮汉子的慷慨壮歌——作家赵应和他的长篇小说《盐马帮》

2015-03-20 18:36:16来源:自贡网分享到

盐马帮

□  陈 勤

自贡因盐设市,因盐兴市,盐业对于这座城市来说,有着极为重要的意义,也因此成为本地作家们创作的丰厚宝藏。赵应的长篇小说《盐马帮》以抗战时期滇缅边境的滇西战役为时代背景,讲述了“马锅头”云龙率领一队马帮,通过史称“五尺道”的盐马古道,历经千辛万苦,冲破重重关卡,将自贡井盐运送至滇缅抗日前线,然后参加游击队抗日,直至全部牺牲的故事。

“写作《盐马帮》其实是一个偶然的机缘诱发的。”赵应说。2012年春,赵应和文友们到豆沙关旅游。景点中,一组马帮队伍坐在地上休息的雕塑吸引了他的目光,他近前细看,却发现雕塑所刻画的是自流井的盐马帮。原来,早年间,自流井马帮往云南、缅甸等地运送食盐,途经豆沙关,在此停驻休息,带来了当地经济的繁荣,因而被做成雕塑以示纪念。

作为土生土长的自贡人,对于盐业、盐商的故事听说过不少,盐马帮的故事却鲜有耳闻,而自贡的盐马帮,却被其他城市做成旅游景点的标志性雕塑,这让赵应内心五味杂陈、情感奔涌,遂决心去挖掘出这一段厚重的历史。

此后,赵应埋首于文史典籍,一点一滴地找寻盐马帮的痕迹。在孙明经拍摄的关于自贡的纪录片里,他看到了盐马帮的影像。在盐马帮经过的永安到舒平段,赵应发现了马帮留下的一串串马蹄印。

自流井到云南有两千多里,路途中除了要忍受人马劳顿,还会受匪徒滋扰,因此,马帮人必须抱成团才能生存,而抱团的方式就是加入袍哥组织。为了将小说中涉及袍哥的内容写得准确鲜活,赵应查阅了一百多万字有关袍哥组织的资料,还找到解放前自流井的袍哥大爷,现已90高龄的王大爷喝茶“吹牛”。“以前人们认为袍哥行礼是握拳拱手,通过王大爷的介绍,我才知道不是这样,是行‘拐子礼’——歪出左脚,将身体前倾作骑马桩式,左手握住右手颈口作揖,虽是作揖,两根大拇指却是竖直向上,表示在任何情况下绝不倒桩。”

盐马帮从马吃水出发,经宜宾、盐津、豆沙关、昭通进滇西,再运往缅甸和东南亚。2012年夏,为了充分挖掘盐马帮的故事,赵应孤身奔赴云南。

走之前,赵应还特意留了一份遗嘱给文友,因为当时云南地震频繁,又处于雨季,山路容易滑坡。在遗嘱中,赵应叮嘱朋友如果自己此去发生不幸,请他一定要继续将这部作品完成,把盐马帮这一段厚重的历史和文化呈现到世人面前。

沿着盐马帮的足迹,宜宾、水富、盐津、豆沙关、昭通、昆明、龙陵、松山、腾冲、和顺……赵应一路采访挖掘,并查阅了腾冲图书馆中有关马帮的资料。他了解到,在滇西抗战期间,云南出现盐荒,国民党10万军队和当地老百姓急需用盐,消息传到自流井,马帮队伍毅然运送食盐前往解困。一支马帮队伍在将盐送到后,回程被阻断,便参加了游击队,最终全部牺牲。赵应便决定以此为基础,构筑故事。

一天,赵应独自来到著名的松山战役战场,山上冷清肃穆,当年抗日的战壕、弹坑仍随处可见,这让他思潮起伏,感慨万千。下山的路上,他不慎跌倒,顺着山坡一直滚了几十米,浑身疼痛不能动弹。良久后,他租车的司机感觉不对,上山来好不容易找到了他,在司机的搀扶下,赵应才能缓缓下山。

因为采集到了大量的第一手资料,加之对马帮汉子们的崇敬之情在心里激荡,回到自贡后的大半个月里,赵应都处于写作的亢奋状态,每天大密度的写作几乎让他整个人虚脱。初稿完成后,他又传给文友们看,根据大家的意见不厌其烦地做修改。

赵应从小喜欢看三言二拍等明清章回小说,受此影响,《盐马帮》具有明显的传统小说特点,故事性强,人物性格鲜明,情节引人入胜。同时,又吸收了当代小说的一些表现手法,比如注重人物内心描写、环境描写等。如马帮将食盐运到后,云龙想起日本人轰炸光大街,想起玉虎母亲、阿花的惨死,毅然砍死心爱的马儿“雪上飞”——“大家把马肉吃了,明天打日本鬼子去。”

小说中的人物云龙、云虎、冬瓜、铁公鸡等,皆有血有肉,真实可信。作者并没有把他们塑造成“高大全”的英雄,而是各有各的缺点和成长的心路历程,如铁公鸡自私胆小,云虎的冲动荒唐,但在经历了国恨家仇后,这些平凡的小人物,都走上了英勇抗日的道路,直至最后壮烈牺牲。

具有浓郁的民俗色彩是小说的又一特点。作者为我们展示了一幅幅丰富多彩的马帮、袍哥生活画卷。如小说开头的“开香堂”部分,详尽生动地描写了袍哥组织入会仪式中行礼、唱令、上香、饮血酒、盟誓等环节,其中光是唱令,便有《开堂令》《上香令》《迎驾令》《香水令》《设土地令》《巡查令》等10余种。此外,小说还具有鲜明的地域文化特色,人物语言是典型的四川话。方言俗语的运用,使文章读来生动亲切,拉近了与读者之间的距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