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线索: 8218666

广告合作: 8218607

少女意外坠入废旧氨水池 救援失败两死一伤

2015-04-28 20:58:59来源:自贡网分享到

自贡手机报,盐都资讯一手掌握!移动用户编辑短信0813发送至10658678即可订阅,5元/月

查看原图

一个废弃多年的氨水池竟成了噬人陷阱,从成都随父母赶回荣县老家参加爷爷葬礼的13岁少女赵晓星(化名)不慎坠入,其姑公陈荣华和村民石荣武赶去救援却一死一伤。

这个氨水池究竟是如何形成的?为何会有如此大的危害?本报记者进行了探查。

悲剧

少女意外坠入氨水池

43岁的莫银龙是赵晓星的大伯父,据他回忆,26日当天是其父莫正武下葬的日子,他和弟弟莫贵龙、莫宝龙(赵晓星的父亲)等亲友正在墓地准备为父亲落葬,突然听到对面上坡上有小孩子在哭喊:“爸爸,有人掉进茅厕了!”莫银龙等人立即往出事地点跑,跑在最前面的是赵晓星的姑公陈荣华。救人心切的陈荣华跑到出事的洞口立即往下跳,但因封闭的洞内产生大量毒气,陈荣华从此没能起来。

跑在后面一点的是69岁的村民石荣武和侄儿石国胜(音),看到陈荣华下去后没了声息,石国胜立即去寻找楼梯,楼梯搬来后,石荣武推开其他人,“我去,你们快走开一点。”此时前来救援的人已经知道掉进洞内的小孩是赵晓星,其父莫宝龙已经晕倒在洞外。作为伯父的莫银龙和莫贵龙立即上前帮忙,采取人拉人的方式,由最下面的石荣武负责捞人。石荣武下井后先是去抓救人的陈荣华,刚刚把陈荣华捞起来,石荣武即被洞内气体呛昏。莫贵龙见状立即深吸一口气将石荣武拉上来。陈荣华和石荣武被拉上来后,莫贵龙还想继续将赵晓星拉上来,但莫银龙等人发现他脸已经变色,连忙阻止。

石荣华被拉出来后,石国胜连忙采取掐人中等方式急救,两三分钟后石荣华才醒转。随后,镇卫生院医护人员赶到对其进行护理。消防人员赶到后才将赵晓星拉出洞口。经医护人员确定,陈荣华和赵晓星已经当场死亡。

走访

氨水池已盖上木板

连吞两命的氨水池位于荣县鼎新镇鲤鱼村10组的一个斜坡上,其上部有庄稼地,坡下是稻田,池口旁边有道路。

昨日下午,记者到达现场时洞口旁躺着一块写满“危险”、“请勿靠近”的薄木板,旁边还有一架木梯。据当地村民表示,薄木板是出事后才放置在井口上的,用于提醒路人小心,木梯则是26日救人用过的。井口周围200米方圆内坐落着几户人家,人烟较为稀少。莫银龙告诉记者,出事前氨水池洞口盖了一张竹篾,竹篾上覆了一层塑料薄膜,薄膜上洒了点泥土,“简直就像个陷阱。”据莫银龙讲述,氨水池并不深,“也就两米左右,里面有几十公分的积水,只到人的膝盖那儿。里面还有人丢的死猪。”

当天在莫家厨房帮忙的徐银付也赶到了出事现场,徐银付当年曾经参与了氨水池的建造,据他回忆,这个氨水池大约建造于1971年左右,“本来队上已经有一个氨水池,但原先那个漏水,就又打造了一个,就是赵晓星掉下去这个。”据徐银付等人回忆,氨水池是化肥在当地使用以前储存氨水用于给庄稼施肥,“用了最多两三年就没有用了。”在徐银付、代福洲等村民记忆里,“最先那个氨水池很快就被填平了。”至于出事的氨水池为何没进行回填,代福洲等人表示不清楚,此前这个废弃的氨水池也没有发生过意外,“好多年轻一点的根本想都想不起有这么个氨水池了。”

家属

为何没有警示标志?

赵晓星的家在鼎新镇响滩村,27日,家中已经坐满了前来吊唁的亲友。其母赵剑峰双目红肿,对于小女儿的意外身死赵剑峰非常悲伤。据她讲述,小女儿原本在成都四中上学,22日跟随自己和丈夫从成都回荣县奔丧,“哪晓得那里会有个洞,会有毒气,周围又没得任何警示标志。这个农村的安全隐患确实太大了,为什么在那么危险的一个地方什么警示标志和防护措施都没得?”

对于有人往洞内扔死猪的做法,赵剑峰也非常不认同,“《动物防疫法》实施恁多年了,动物的尸体不能随意乱丢,这样产生有害气体不说,也会污染环境,这些事情为啥子都没管?”心伤女儿之死,赵剑峰一方面表示希望藉此提醒各级政府消除安全隐患,防止类似事情发生,“这种事情发生在哪个家庭都不好受”。同时她表示会为女儿之死讨个说法。

当地政府

责成村组加强监管

对于赵女士质疑政府部门安全措施是否到位的问题,荣县鼎新镇政府副镇长李治权回应称,每年春节前夕镇政府都会印发《荣县鼎新镇人民政府致广大人民群众的一封公开信》通过村组干部发放到每一户村民家中,同时还会在场镇醒目位置张贴以及采取摩托车宣传队方式在田间地头宣传,“公开信谈到了交通安全,用电、用火、用气安全,还有就是食品卫生安全和沼气使用和农村‘四危’的安全防护措施。”李治权进一步解释说农村“四危”即包括危崖、危坡和危坎等,“每年我们都会要求村组干部对这些危险地方进行排查和采取防护措施。”

对于赵晓星的意外和连吞两命的废弃氨水池,李治权表示氨水池形成的年代比较久远,“据我们所知氨水池在淘汰后一般村组都主动进行了回填,进行复耕。此前我们从未接到过关于废弃氨水池影响安全,甚至发生事故的报告,村组干部也从未向镇里汇报过仍然有氨水池的存在。”对于赵女士指责村民将废弃氨水池作为处置死亡家禽家畜抛尸坑的不当做法,李治权表示:“《动物防疫法》我们也在年年进行宣传,要求村民进行挖坑深埋,也要求村民发现处置不当的动物尸体后及时进行报告,但此前确实没有接到村民将动物尸体抛入废弃氨水池的报告。”至于出事氨水池的后续处理,李治权表示会责成村组加强监管。

村民

有的甚至不知有氨水池

废弃氨水池是否真的进行了回填?记者就此走访了鼎新镇、乐德镇和原李堰乡部分村组和村民。记者在走访中了解到,年纪在50岁以上的村民大都对氨水池还有印象,年纪较小的村民则大都对氨水池没有印象,有的甚至不知道曾经有氨水池的存在。

了解氨水池的村民表示,“以前一般是以生产队为单位建造的。一般都建造在比较平顺,交通方便的地方,一个生产队的人才好去挑来灌溉庄稼。”在化肥开始使用后,淘汰的氨水池自然进行了回填和复耕,对于曾经的氨水池的位置村民们表示:“想不起了,氨水池早就没得了,几十年过去了地形很多都变了。”

■采访手记

鼎新镇鲤鱼村10组的废弃氨水池成了众多被回填的氨水池中的漏网之鱼,却偏偏吞噬了两条人命,这是意外中的意外。悲剧已经发生,希望集体或个人在遇到类似情况后一定要做足警示或防护措施,简易的盖板承载不起生命的重量,失去亲人的痛苦是每一个家庭都难以承受的痛苦。

你可能感兴趣的新闻:

逆生长也有烦恼!自贡20岁少女逆生长变2岁婴儿模样

智障少女怀孕5个月疑遭强奸 六旬老汉开玩笑 露出“狼尾巴”

两女孩相约洗澡酿悲剧 造成一死一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