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线索: 8218666

广告合作: 8218607

刘山学校将“非遗”项目柳棍在全校推广

2015-07-12 19:46:15来源:自贡网分享到

自贡手机报,盐都资讯一手掌握!移动用户编辑短信0813发送至10658678即可订阅,5元/月

查看原图

自贡网讯(记者 缪静 摄影 叶卫东)“柳呀灯儿柳莲柳,荷花一朵莲灯儿海棠花……”一句七言歌词吼腔开场,众多人员帮腔唱副歌,上千人的气势,场面蔚为壮观。每天上午的大课间,沿滩区刘山学校全校千余学生每人手持一根带铃铛的彩棍,跟着音乐整齐地、有韵律地击打身体各个部位和地面,棍身翻飞,脆响声不断,像极了传说中的“打狗棒”。这极具民俗特征的柳棍操吸引了周边许多人的目光,好多来赶场的村民都要围在刘山学校的围墙边,看完孩子们舞棍才走。

为弘扬自贡市非物质文化遗产“柳棍”艺术,从今年4月开始,刘山学校与刘家山社区紧密合作,编排出八分钟的课间柳棍操,在全校推广学习,舞动的特色柳棍操已成为该校师生共同掌握的一门技艺。在今年春季沿滩区打造“花果刘山”观光旅游活动中,当地人形象地将此比喻为“花果山”的“打狗棒”。

来历

相传柳棍源于古代打狗棍法

柳棍是什么?相传明末清初,不知是为了增强乞讨的效果还是打发无聊的日子,乞丐们开始将“打狗棍”两端挂上铜钱,摇起来“哗哗”作响,形成了最早最简易的“柳棍”。再配以唱腔和唱词,用“打狗棍”两端所挂的铜钱的“哗哗”声做节奏,先载歌载舞再行乞讨。由于其特殊身份(卑贱、讨好主人),服装特殊(衣衫褴褛),配以自编滑稽可笑的唱词和舞姿,不失为富人消遣娱乐的方式之一,使之更易于和主人沟通,乞讨效果奇佳,“打狗棍舞”这种简单的表演形式也得以流行传播。

年老的祖辈们讲,在过去精神生活贫瘠的年代,他们从小就爱看这些表演,在刘山乡,每逢重要节日都有人进行柳棍表演,伴随着龙灯、秧歌、牛儿灯等民俗表演,各家各户给上几个小钱儿,换来的是一种自我心理安慰,带来的是大家的欢乐、平安和幸福。柳棍这门民间艺术就这样在不知不觉的民间产生,并世代传承了下来。由于纯属自发传承,无从考证发明人及最早传人。

另有相传,在明朝开国年间陈友亮部队因战败,其中一小股军队流转进入今天的刘山乡范围及周边地区,因掩饰自身身份和养家糊口,他们结合当时丐帮的打狗棍棍法形成了乞讨用的“柳棍”。

普及

柳棍表演队教授舞步和唱法

为了将柳棍艺术传承发扬,更好地把柳棍的表演形式、文化内涵及曲调具体确认下来,2000年开始,刘家山社区主任叶明学辗转找到已迁居自贡市区的曾多次表演过柳棍的郑太芬阿姨,通过她再次回忆,并结合动作一起表演多次之后,终于把柳棍的表演形式及唱腔确定下来。之后,叶明学组织社区的大妈大婶通过一段时间的学习排练,将柳棍表演的覆盖面进一步扩大了。

本着传承、发扬和充实的想法,2013年3月,刘山乡文化站和刘山学校取得联系,在刘山学校建立了一支由22名高年级学生组成的少儿柳棍表演队,并由柳棍表演队的文艺骨干亲自教授舞步和唱法,保障了此项艺术在民间的发扬,尤其是在青少年中的传承。在2013年12月,源自刘山乡的柳棍艺术,被自贡市人民政府公布为第三批自贡市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

那么,柳棍在校园内普及,他们又是怎样做到的?副校长余兵谈起了构思已久的初衷。2012年,在教育文化系统要求开展的“民俗文化进校园”活动中,学校便开始思考如何结合实际,将地方文化特色的东西引入校园文化建设。今年4月,第二代传承人叶明学对动作进行修改和优化完善后,柳棍操便在刘山学校全面铺开推广教学,并在唱词中融入学校“以绿育人,点亮生命”的三风一训理念。

“随意性强,适应的环境很大,易懂易记,老少皆宜”,是柳棍技艺的最大特点,叶明学介绍。柳棍铜铃哗哗响,红绸彩扇似水绕。随着音乐变化,翻跃的柳棍和红艳的彩绸连成一片,如水波若隐若现。铜铃声、击打声、敲地声、脚跳声、歌声,声声交织清脆悦耳。在视觉上,飞舞的彩绸和缠绕彩带的柳棍也令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

推广

民俗文化在校园落地生根

从今年4月到7月,短短三个多月,柳棍技艺在刘山学校达到了人手一根、全员参与的态势,民俗文化进校园落地生根,达到文化传承潜移默化的效果。

然而,在推广过程中,困难不是没有。“道具的购买经费首先难住了我们。”校长廖思前谈道,一开始,学校向社区借棍子,后来,首批给学生表演队定做了30根,每根成本在30元左右。到了需要达到人手一根的时候,问题来了。“即便网购材料,自己加工制作,造价也要20元一根。如果全由学生承担,我们担心家长会有意见。”廖思前说,家长委员会在这时发挥了重要作用。最后,学校与家长达成共识,每根柳棍由学校承担8元,学生自行出资12元,柳棍为学生所有。

一开始接触柳棍,许多学生全然当它是个玩具,课间甚至用来嬉戏打闹,感觉做起来很“笑人”。多练几天以后,动作渐渐熟练,有时,一旁“观战”的小伙伴也情不自禁地跟着跳了起来。在具体排练中,老师们还发现,小学和初中学生的身高从80厘米跨越到1米7左右,差别较大。学生年龄段不同,高矮不一,肩宽不同,在柳棍的使用上,自然存在问题。“一至六年级,柳棍的长短定为80厘米,而七年级以上的,则考虑了加长,达到了1米3。”廖思前说。

接力

编制校本课程续接传承不断档

有人会问,现在已经学会柳棍的学生终将会毕业走出校门,怎样实现柳棍在青少年学生中的续接传承不断档呢?眼下,刘山学校与刘家山社区正着手联合编制《柳棍》校本课程教材或许可以回答这个问题。

教材在文字叙述中,插入柳棍基本元素及动作技巧图片分解,学校柳棍社团配有专门的教师演示教授。未来,刘山学校将把柳棍打造为学校精品课程,实现长效循环接力传承,不仅达到全校师生共同掌握一门民间技艺的效果,还将通过已成立的柳棍社团,编排多套精品柳棍舞蹈和节目,将“非遗”传承下去。目前,柳棍第三代传承人就已在该校音乐教师中产生。

“刘山学校的做法很接地气,达到了民俗文化进校园的最终目的。”沿滩区教育局局长韦莉表示,“非遗”项目柳棍经过三年的引进和开展,在刘山学校达到人手一棍,全员参与的态势,对该民间艺术正在申报的省级“非遗”进程及培养后继传人起到积极助推作用,这也是2011年起全区规划的校园文化建设的内容之一。

对于“非遗”传承的问题,沿滩区文广新局局长宋潮谈道,这类非家族式的“非遗”技艺,传承人并不好找。加上农村青壮年普遍外出务工的地域特色,依靠老一辈单方面推进,并不现实。加之经费等问题,面临诸多传承困难,但刘山学校的意识和做法取得到了突破,操作性强,结合点好,值得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