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线索: 8218666

广告合作: 8218607

“纸”中寻宝——三位自贡市民的收藏情缘

2015-07-24 19:45:09来源:自贡网分享到

自贡手机报,盐都资讯一手掌握!移动用户编辑短信0813发送至10658678即可订阅,5元/月

查看原图

自贡网讯(记者 周孟娟 图/文)在收藏界,有人爱战国青铜、唐代花瓶、玛瑙玉石的高贵稀有,有人爱古典书籍、明清字画的高雅沉静。但在自贡,却有这样一群收藏者,身为普通市民的他们不追求“高大上”的收藏品类,而是独辟蹊径,钟情于刮了就扔的彩票、没人在意的门券、已不多见的火花,天长日久却迈进了一方别有洞天的艺术殿堂。

近日,记者就走近了三位这样的盐都草根收藏爱好者,听他们讲述由页页薄“纸”串起的流金岁月、件件“宝贝”成就的收藏情缘。

叉车工的护“花”路

鸿化厂物流中心,班组长兰强熟练地驾驶叉车,将原料、成品按指定位置转放,从物料接卸到成品发货,只见忙碌,不闻喧哗。这就是叉车工兰强日常的工作。

小心地将火柴盒展平,给每一枚火花仔细地套上保护膜,再分门别类放进自制的收藏本中……操作起这套动作,与驾驶叉车一样娴熟。这是兰强少为人知的一面。

当技工和玩收藏,这看似格格不入的两件事,却在兰强的人生轨迹中共存了约30年。

30年里,兰强用微薄的收入支撑着自己的爱好,这一看似“固执”的行为让他以十几万张火花的藏量跻身于自贡收藏界十年杰出人物,并成为四川创办个人火花藏馆的第一人。

翻开兰强的火花藏本,不禁让人唏嘘,工农成就、城乡面貌、旅游风光,包罗万象。其中“清明上河图”保持了名画特有的古朴和凝重;“母子白”中母与子相映成趣,彰显人间大爱;“舞龙”寓意吉祥如意,记载中华传统习俗。

对于火花的钟爱,兰强似乎与生俱来,孩提时代,虽还不知收集“火花”有何深远意义,但“火花”的魅力却已令他爱不释手。

1983年,还在读初二的兰强在一次展览上,经邻居引荐认识了收藏家肖笙(已故)。正是这位自贡火花收藏的“播种者”,带领兰强走进了火花的世界。“起初喜欢火花,就知道看哪张好看,哪张鲜艳。”师从肖笙后,兰强每个星期都坚持到肖老师家中,听他讲火花知识,方知背后别有洞天。

1987年,兰强技校毕业进入鸿化厂成了一名工人。白天上班,夜里做藏本,“节假日只要是听说哪儿有火花展,都会奔去。”在兰强的记忆里,十分享受那段工人与藏友的交替人生。

其实,30多年的收藏路,兰强走得并不轻松,由于经济能力有限,收藏曾一度给他的生活带来压力。刚参加工作时,兰强的月工资只有30多元钱,他依然把一半多的钱花在了火花收藏上。当时听到有本杂志名为《火花》,兰强立即汇钱订阅,结果到手一看,竟是一本文学杂志,可见其痴迷。

1989年3月5日,在兰强的倡导下,鸿化厂火花集邮协会成立,协会定期举行展览、搞讲座,同时他参与协办的自贡市火花协会刊物《火花研究》,成为广大藏友的交流阵地。同年,兰强还在厂里举办了他的首次个人火花收藏展。

然而上世纪90年代,兰强钟爱的火花,随着其载体火柴的骤减而渐行渐远,火花收藏越来越难。他坦言2000年以后其火花收藏就进入了停顿阶段,即使如此,自己仍然坚持着参加展览。

与此同时,火花收藏遇到断代的尴尬。为此,兰强主动担起了寻找接班人的担子,他和市收藏协会火花专委会成员走进釜溪职中等学校,传播知识,培养学生兴趣。

1992年,在我市建立了个人火花藏馆,成为四川省第一家个人火花藏馆;1993年,代表自贡火花协会参加深圳首届国际烟标火花展获得“荣幸奖”;1999年,“建国五十周年自贡经济社会发展成就展”,火花藏品获得二等奖;2010年,荣获自贡收藏协会颁发的“十年杰出人物贡献奖”……这些成绩,兰强并非有意规划,却是努力过后水到渠成的收获。

荣誉带来的成就感并没有冲淡兰强近期的困惑,他说在参加北京首届国际烟标火花展时,一枚印有“自贡广济火柴厂”的盐都最早火花亮相展览,但让他纠心的是,收藏此火花的并非自贡人,而是山东的一位藏家。

本土的火花从一个侧面见证了自贡盐业发展的历史,可以说是盐都的历史财富之一,如今兰强正在思考的是:怎样让最早的自贡火花尽快回家。

公交司机的彩票梦

一间不足10平方米的房间中,堆放着大量五彩缤纷的彩票,两个大木质收藏柜里,一张废旧的单人床上,乃至地上,都被各类彩票铺得满满当当。

这间让人几乎无从落脚的房间,就是佘卫红位于贡井区筱溪街胜利巷的家,他用20余年的时间和18万张彩票证明了“如果一生中只执着于一件事,那么他一定能将这件事做到极致。”这句话。

“霜染鬓发,学厚年迈”是没见过佘卫红的人,对其“四川省收藏家协会彩票专委会副秘书长”、“中国社会工作协会彩票工作委员会彩票收藏鉴定专家委员会委员”等头衔的定位。

事实上,佘卫红为我市公交公司一名普通的公交车驾驶员,42岁的他,收藏彩票已有20余年。

每天驾驶11路公交车往返贡井、大安数趟后,佘卫红下班回到家,都会先打来一盆水,仔细将手清洗干净,再小心捧出彩票藏册,在这一刻,他似乎才能将一身的疲惫卸下。

彩票能反映出一个国家的文化,这句话在他的藏品中得到了印证:《红楼梦》全套4组的十二金钗,八仙过海,三国人物栩栩如生;花鸟鱼虫,京剧脸谱,十二生肖色彩鲜艳姿态万千;还有弘扬民族精神和地方特色的《中华情》、《上海风采》、《巴蜀风采》,各种彩票中文化、经济、科学,无所不包。

人生就像彩票一样,充满着无数的未知和期待。一个公交车司机如何成为了彩票收藏行家?

上世纪90年代,四川收藏彩票的人很少,大多数人都是为了中奖才买彩票。起初佘卫红集邮,后来随着彩票的发行,他开始对票面上丰富的图案产生了兴趣。

“方寸之间见世界”,彩票在这一点上颇似邮票。在佘卫红眼里,“个头”更大、种类更多、发行更频繁的彩票,“讲故事”的功能更强。

将几年的积蓄全部用来买全套彩票后并不刮;不考虑自己的彩票是否中奖,而是担心刮开后会影响了彩票的完整和美感;发动全家“寻宝”,以致他的妻子在上班途中,都会在彩票销售点为其寻票……

“痴迷”是许多收藏爱好者的通病,佘卫红尤为严重。这位彩票网点的“常客”,其“出勤率”仅次于业主。为“淘”到一张如意的彩票,佘卫红常到销售网点转悠,老板见他捡彩票,误以为佘卫红是不法分子,把他轰出大门是常事。

出游归来的朋友,给他带的礼物不是当地特产,一两张“作废”的彩票,才是他的“心头好”。

说佘卫红是新中国彩票“骨灰级”的追随者一点也不过。从我国第一套福彩,到地方性特色彩票收集,从成套的“四大名著”、系列历史名人,到成组的“敦煌飞天”、“名山大川”,这些藏品在佘卫红眼中,就像是自己的孩子,哪一张是最爱?哪一个是珍品?他不愿区别对待。

如今,不少人想从佘卫红处购买藏品,均被拒绝。他坚持的原则是,好票只进不出,没想过拿精品赚钱。

一直以来,佘卫红的彩票藏品只让极少友人欣赏,直到他参加了四川省收藏家协会彩票专委会,才得以让更多人一饱眼福。专委会在成都搞交流展览,虽然工作繁忙,但佘卫红总会带上几套自己收藏的精品,出现在交流现场。

在由我市收藏家协会主办的庆祝建党90周年收藏展览上,佘卫红首次展示了自己的藏品,收获很高评价。展览结束后,一个问题困扰着佘卫红,原本是体现自贡本土特色的展览,但涉及自贡内容的彩票却少之又少。

为推动地方性彩票收藏,2011年,佘卫红开创了“四川彩票收藏网”,为彩友提供了一个交流的平台。看着网站注册会员的增加,起初不经意的收藏,已化为佘卫红最能慰藉心灵的温暖。

八旬老人的门券情

夏日的阳光斜斜照进一间书房。照在窗台盆栽舒展的枝叶上,落在凌乱堆放的书籍上。书房中许多装订成册的藏本,安静躲在藏柜,直到一位老人把门打开,借着充足的光,才显出那惊人的量——书房内,整整三面墙安放着直抵天花板的收藏柜,数组柜子加上两张简易书架,李克定一生挚爱的数万枚门券,就珍藏其间。

在一般人看来,门券不过是一张“过期废纸”,而在已步入耄耋之年的李克定老人眼中,这些“废纸片”却张张都是他珍惜的“宝”。

城市标志建筑、花卉草木、天下奇观、世界遗产……170多个专题,4万多张的藏量,包罗了全国上万个景点。从上世纪70年代到现在,李克定收集的门券“遍布”大江南北,涉及各个领域。

门券不同于邮票等定期批量发行。收藏4万多枚门券,非一般“玩家”所能企及,李克定如何完成了这惊人的积累?

1949年,祖籍江苏南京的李克定随部队来到自贡工作。

1971年,借单位组织去北京学习的机会,李克定参观了颐和园,正是入园时那张没有舍得扔掉的门券,开启了李克定的门券收藏之门。

上世纪80年代中期到90年代,是门券使用最多的时期,加上众多的文娱活动,门券更是丰富多彩,这为李克定的收藏提供了难得的机会。退休后,老人更是把大多数时间花在了门券上。

为获得一张小小的门券,他不惜花光积蓄自费出游,足迹踏遍大半个中国。1982年,李克定和爱人去桂林旅游,拿着心爱的门券回到旅馆才发现,两人已身无分文,后来夫妇俩发电报向亲戚朋友借了150元才回到家。

李克定对于门券的执着其实已经超越了“爱好”,一大批论文著作的诞生,使其门券收藏水平实现了从玩家到专家的升级。

创办中国夕阳红门券收藏研究会会刊《夕阳红》,7年间亲力亲为从不间断;200多篇门券研究论文,多次登上全国收藏界权威刊物,有的还收录进了《全国第七届门券理论研究会论文集》;聚集了全国各地特色门券的《见景生情》,详细地记述了门券解析;集毕生心血出版的专著《门券收藏散论》出版后,被业内称作是国内门券研究的扛鼎之作……

老了,与长途旅行无缘,是李克定的遗憾。他说,“能在自贡办一次门券展览,让更多的人通过门券了解地方文化、历史,给后人留一处‘鸟语花香’,就是最近的心愿。”

其实他想表达的是,时代在变,这一纸情怀却从未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