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线索: 8218666

广告合作: 8218607

同兴路B面——一位派出所副所长霓虹灯下的“夜生活”

2016-02-05 20:59:38来源:自贡网分享到

查看原图

自贡网讯(记者 张才 摄影 周航宇)拥有全市餐厅最为密集、竞争最为激烈的美食一条街和数量最多的夜宵摊,拥有全市密度最大、最为集中的KTV“群落”再加上毗邻灯会现场,同兴路片区如同一块巨大磁铁吸引着八方来客——夜幕降临、华灯初上,它的“一天”便真正开始了。

尽管一条百余米长的窄巷将五星街派出所隔离至喧嚣之外,但对于轮值民警来说同样又是一个不眠之夜——据统计,2015年全年该所接处警达3678起,四区两县中超过贡井和沿滩和大安区公安分局基本持平,堪称“盐都第一所”。

这就是同兴路B面。

万家灯火背后的坚守

2月4日,星期四,距离除夕夜还有三天。

晚上9点,出租车司机老刘为了避免“被堵”,过了十字口大桥没有选择直行,而是绕道滨江路——但很快便深陷车流当中动弹不得。“同兴路——来了就让你走不脱哦!”出租车走走停停、停停走走,老刘也一直反反复复半哼半唱。终于达到同心路转盘,他借用某著名城市宣传片中一句话作为总结性发言:“这是一座你来了就走不脱的城市。”

如果说道路是这座城市的一条条血管,同兴路片区(尤其是观灯期间)无疑是心脏,只是相比之下,老城区街道显得有些狭窄,难免“梗塞”。

此时此刻,一路民警刚刚抵达新玛特查看街边店铺监控,为到底是“巡查城管碰倒88岁老太太,还是老太太自己不小心撞到了城管”寻找证据,据悉老人送院后证实盆骨骨折;另一路民警则被困在赶往东方广场的途中,丢失了钱包和手机的市民一直打电话催,车上一位民警决定下车跑步前进——进入高速运转的五星街派出所当天值班领导是分管治安的副所长李航。

李航从警11年,就没挪过窝。

一本并不枯燥的“流水账”

上午9点30分,医患纠纷——一名宝宝输液部位肿了一个包,双方发生争执之后家长称“保安打人”。在查看监控以及询问在场人员之后,民警判断当时保安应该是劝当事人到医院办公室解决问题,是“拉”不是打,于是进行了调解处理。

上午10点20分,珍珠寺社区发生一起入室盗窃。

上午11点,群众报警称东方广场一名中年男子带着两名小孩沿街乞讨,担心是拐卖的——经民警核实中年男子来自云南,两个小孩均为亲生,并询问对方是否需要帮助,可为其联系救助站。

忙完这些,时间已经到了下午1点半,李航方才吃上午饭。据悉,派出所一共36位民警,但吃饭从来没凑齐过一桌,吃饭要“抽空”,谁先忙完谁先吃。

“午觉没睡成。”李航说报警电话一个接一个,单单处理20多个民工讨薪就用时超过4小时:“老板跑了,我只有建议他们报警,公安机关立案后才有权追查当事人。”

“一会儿搬凳子,一会儿挪桌子——”下午5点,浙江商城一位70多岁老太太嫌楼上动静太大,影响其休息,上楼理论。对方(一位60多岁老人)也不示弱:”房子空了大半年没住人,刚刚回来准备过个年都不得清净!”分别对双方进行劝说后,李航打电话通知了老人子女:“有问题最好双方年轻人出现协商,老年人有个高血压什么的一旦争吵起来我担心出事。”

下午5点40,香炉寺社区群众报警称,一位八十多岁独居老人“有两天没看到了”,担心“是不是死到屋里了哦!”民警敲门良久无人应,找来锁匠打开房门进入室内,发现老人躺在床上已经奄奄一息,于是赶紧拨打120送往医院进行抢救。“两天没吃东西,可能是饿坏了。”邻居揣测:“如果是再晚一天两天,恐怕没救了。”——通知社区,联系上老人在外地的子女后,想到马上就过年了,李航感觉鼻子有点酸。

晚上8时过后,派出所的电话几乎响个不停:新玛特的人潮中,一位88岁老太太和两名沿街巡查城管队员发生身体接触后到底,送院后正式盆骨骨折;一位市民抱着小孩在东方广场彩灯公园入口处拍照,不料身后背包里的手机和钱包被盗(里面有三千块现金);在石缸井某KTV唱歌的一位女士手机不见了,她怀疑可能是“朋友的朋友的朋友拿错了”。

晚上10点,301公交车司机报警,一名乘客到达同兴路转盘终点站后,仍昏睡不醒。“对方应该是喝多了,(报警)主要是担心他出事。”司机宋先生称,该名乘客自国宾府站上车后就一直昏睡。此时,一名中年男子整个上半身趴在前面扶手一动不动,在终点站上车急着回家的乘客已经有些不耐烦——李航先是从中年男子兜里掏出手机,想联系其家人但结果需要开机密码;在几次试图唤醒无果之后,他和另一位民警决定将中年男子扶下车,带回所里“醒酒”。经过一番折腾终于到达派出所之后,中年男子“醒”了,言语却相当不满:“你们把我带到这里做啥子!”对此李航有些哭笑不得:“公交车还算少的,有时候出租车一晚上要拖过来好几个(醉酒乘客),并且个个都爱往我们这里拉。”送走中年男子后,时钟指向了10点30分,用李航的话说这时候看灯会的从公园里出来了,顺便在同兴路吃个宵夜,或者是进KTV喊几嗓子,难免会喝几杯——一天当中,同兴路人潮在此时达到顶点;另一方面,从此时到凌晨2点接处警将达到最高峰,通常情况下所里会安排至少两队人马巡逻。

一周五个通宵凌乱的生物钟

密密麻麻一本“流水账”,看似连坐下抽上一根烟、喘上几口气的时间都没有——但据事后统计,当日不计调解纠纷,共接处警16起,和平均数基本相当。对于李航和其他当天轮值民警来说这又是一个不眠之夜——据悉,这名分管治安的副所长在1月底曾创下了一周七天,其中干了五个通宵的惊人记录。

据悉2015全年五星街派出所治安案件立案达六百多起、其中“逮”了130人,调解纠纷136起,强制隔离戒毒15人。除了工作量大,李航本人将如此密集的加通宵归结于“运气不好”:“所里的惯例是‘不过夜’——通常情况下手头工作要干完才下班;逮一个人,当天逮要当天关进去,但走完整个程序至少五小时以上,如果晚上九、十点钟逮到就意味着差不多要忙到天亮了!”

尽管轮值或者是加通宵后,第二天可以休息但问题又来了:“完成交接9点过才能回家,进屋后倒头就睡;一般差不多吃晚饭才醒,这样晚上就睡不着了。”李航和他的同事们称,为了保证正常上班时间精神饱满只能努力调整:“但是好不容易调整过来,第二轮值班又来了(五天一轮)。”李航称自己的生物钟凌乱了,总觉得晚上比白天精神。

“在我们所干一年,至少相当于在其它所干五六年。”一位民警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在公安系统内部五星街派出所还有一个称谓“五星街劳教所”:“如果说在别的派出所是上班的话,那么在五星街则是高强度的体力和脑力劳动。”尽管如此,不少民警(尤其是年轻民警)对此地趋之如骛——原因只有一个,这里能锻炼人。

采访当日距离除夕夜还有三天,李航还没有采购年货,他预计“这个年”会这样过:2月6日中午抽空、提两瓶酒一家三口到孩子外公外婆家吃顿饭,算是提前团年;酒是绝对不能喝的,因为晚上还要到灯会现场执勤;除夕夜当晚陪不了家人,因为又轮到值班——又将是一个忙碌的通宵。

“有时候刚端起碗电话就响了——你不晓得他好久走!有时候一整晚一整晚不见人——同样你不晓得他好久回来——”除了妻子的抱怨甚至言语里饱含的心疼让他愧疚之外,“想起来最不舒服的是我女儿。”李航宝贝女儿刚满4岁,却和爸爸一点都不亲:“今天早上出门我说‘爸爸上班了哦’,她头都没抬说‘你走嘛’。”

分管治安能磨练人的”心性”

如果说刑事案件适合快刀斩乱麻的话,治安案件则需要一双巧手、一张能说会道的嘴和时刻保持心平气和的状态。

前不久两个女司机在小区门口互不相让,其中一方还撂下狠话:“傻X才挪!”堵在后面动弹不得的其他司机打电话报警,民警到场后双方仍不肯退让,理由还很“充分”:“如果我挪了就是傻X,哪个愿意当?”结果李航一句话把在场的都逗笑了:“你们两个都把钥匙拿来,我脸皮厚,不怕当这个傻X。”

几天前道生灏一位60多岁老人家起火,楼上80多岁老人端水相助——这本是一个助人为乐的故事,但随即峰回路转——救完火80多岁老人回到家里发现自家的墙被熏黑了,找楼下协商无果,话不投机两人还动起了手。为此,李航带着民警先后三次登门调解,但两个老头都倔得很。最后经请示领导,由所里从办公经费中拿出300块钱,请人帮楼上老人重新粉刷了墙壁。

“我们现在还在做两个老人的工作,两人能握手言和最好,但至少不能让矛盾激化。”李航表示处理治安案件、邻里纠纷就像媒婆说媒,两头说和,但有时候两头都不讨好。

李航提醒你:

一、还手不是正当防卫,算互殴:李航表示酒后生事在接处警中占相当大的比重,具有偶发性,防范起来很难,但酒醉三分醒要最大限度保持理性;在实际处理过程中,往往还有这种情况,一方先动手,另一方还手就认为自己是正当防卫:“这种仍然算互相斗殴,只是在划分责任时有轻重之分。最好的处理办法是脱离现场使冲突不至于激化,再打电话报警处理。”

二、打对方耳光也有可能被关:根据医生诊断证人证言,民警作出判断,只要构成了轻微伤就可以行政拘留。打个比方,如果你打了对方一记耳光,打了印印,肿了都有可能拘留,不能回家过年了!

三、包包最好放胸前:逛街的时候包包背在背后等于给扒手提供了一个机会,最好放在胸前,钱包手机等也不要放裤子屁股口袋,最好放衣服内袋;到KTV唱歌最好不要因担心噪音大、听不见铃声把手机放在茶几、沙方上,觉得热脱外套时要将里面的财物转移,包包最好不要放沙发后面,可以放在自己旁边,防止财物被盗——因为进出包厢的可能有自己并不十分熟悉的朋友的朋友,也可能有陌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