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线索: 8218666

广告合作: 8218607

私塾学堂缘何悄然兴起?

2017-01-13 19:32:00来源:自贡网分享到

自贡手机报,盐都资讯一手掌握!移动用户编辑短信0813发送至10658678即可订阅,5元/月

孩子们正在学习国学经典

近日,自贡一名小学四年级在校学生玥玥(化名)与家人做出了一个“请假诵经”的决定。在父母的支持下,她来到成都青城山的一家私塾学堂,全身心投入自己钟爱的诵读国学经典的学习中。

伴随着“国学热”“读经热”升温,私塾学堂班在社会上应时而生。塾师身穿儒士长衫,室内悬挂孔子画像,儿童作揖打躬学古代礼仪。老师向学生讲授《弟子规》《三字经》《千字文》《易经》《老子》《庄子》以及诗词韵文,中间穿插讲授古乐、书画、茶道。

如今在自贡,私塾也开始重新出现在教育市场。在体制内教育主流发展的涛涛洪流中,悄然兴起的“现代私塾”被视作体制外教育,正受到部分家长和学生的关注。它的出现,折射出人们对优质教育资源个性化的需求。

办学者说:期盼传统教育回归

隆冬时节的一个下午,汇西某小区一户顶楼人家传来孩童朗朗读书声。一群四五岁的孩子端坐房间,手指国学经典读本,大声读诵,心无旁鹜。这是省轻工工程学校退休教师李恕治在家一手创办的“任谦学堂”。

谈及“创办”二字,李老师纠正了这个说法。她认为只是个无心之举,自己的所为完全是被周围的亲戚朋友们推着走的。

2008年7月中旬,一个名为普贤文化中心的组织,开展以讲授、诵读《弟子规》为主要内容的夏令营活动,需要班主任。经一熟人推荐,李恕治当上了班主任。连续参加两次国学夏令营后,李恕治的行为习惯、精神面貌,乃至思想认识都发生了很大变化。“国学及国学教育的力量,让我受到震动。”李恕治说,她很认同国学和国学的教育理念。她认为没有教不好的学生,只不过教师一定要用优良的德行去感动、感染、感化学生。此后,53岁的李恕治主动向所在学校要求再当班主任,她将国学教育理念融入她所教学的省轻工工程学校班级管理中,收效甚大。

李恕治退休不久,以前常与她分享国学教育妙处的两个亲戚,说服她开办托管班。2011年国庆节,仅有亲戚家两个五六岁孩子就读的私塾开学了。李恕治以活泼的教育方式,将“孝”贯穿整个教学过程,教孩子读《弟子规》及“四书”。

在汇东南湖旁开办“明诚学堂”的周星,是自贡市美术家协会会员、市国画院画师,与李恕治有着类似的经历。“社会需要中国传统教育的回归。诵读国学经典,品味名曲名画,可以弥补体制内教育的不足。”在周星看来,国学经典融人文精神、哲学思辨、修养情趣为一体,在人格修养的培养上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她希望有更多的孩子通过学国学接受传统经典文化熏陶。

家长们说:寻求个性化教育

除了办学者的初心,私塾回归现象的出现,与市场方面有着怎样密切的关联?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近年来,除自贡主城区外,富顺、荣县均有此类私塾开办。读私塾的学童除了学龄前儿童外,还有一些是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他们多为周末送读,个别通过一定时限休学方式转到私塾全日制就读。而许多家长都是私塾开办者的朋友,私塾的学生绝大多数都是经人介绍而来的。目前,自贡的私塾学堂因办学时间不长,学童们暂未遇到学籍等方面的根本性问题。

通过参与几场私塾主办的国学主题活动,记者发现,追随私塾教育的家长是一个文化程度较高、经济实力不错的群体,孩子大多在学龄前,家长们的诉求不是不要教育,而是要更好的、更适合他们孩子的教育。对他们而言,选择私塾教育实际是对现行教育体系的不满。“体制内教育并非一无是处,私塾教育也不完美。但即便如此,我们还是更愿意选择私塾。”采访中,与家长陈炳竹持相同观点的圈内家长不在少数。

“体制内学校教育采用大班教学的方式,教师不能因材施教,学生接受不到个性化的教育。”家长曾先生认为,教学以知识的传授为主,在升学的压力之下,冷落了德育,轻忽了做人的培养。一些受访家长觉得,学生花费了很大气力所学的内容,往往有知识没文化。让孩子读国学经典,是因为教育不仅需要孩子掌握各种技能,还必须陶冶他们的性情,奠定他们的文化素养基础。

各界人士剖析:益处与弊端共存

“现代私塾”在得到一些家长追捧的同时,也出现了发展步履艰难,引发热议之声不断。

李恕治5年的实践经历印证了这一点。5年办学,前前后后入学的学生,全日制连同周末班总共才20余人。同样,一片热忱推崇德教为先的“明诚学堂”周星老师也在为私塾教学的规模化和大众化大动脑筋。

尽管“现代私塾”得到一些家长的认可,但不可回避的是,其身份并没得到教育部门认可,地位尴尬。我市教育部门有关人士表示,目前,对类似的私塾学堂的管理,在相关政策法规上还是个空白,相关问题尚有待探讨和研究。

关于圈内热议的适龄儿童全日制留读私塾这一话题,四川泽仁律师事务所律师高文认为,对于《义务教育法》中适龄儿童入学这一规定,应该综合考虑《义务教育法》出台的历史背景来理解其立法本意。

“从《义务教育法》的立法本意看,强制适龄儿童入学,主要是为了培养合格公民和促使儿童利益最大化,旨在确保儿童完成最低程度的教育。”高文谈道,国家制定义务教育标准,保障义务教育学校达到该标准,但同时不排除其他形式的教育,特别是更优越更适合的教育方式。《义务教育法》出台的历史背景是有大量失学儿童的时代,其出台的目的是为了保障适龄儿童接受教育的基本权利,而不是为了限制适龄儿童有选择更多可能的权利。“因此,只要维护了适龄儿童受教育的权利,私塾学堂并不违法。”

高文还提到,《义务教育法》里明确规定了教育选择权,即父母必须按照国家规定送孩子进入学校接受义务教育,延期入学都需要申请获批。当然,这里学校并非特指公立学校,也可以是民办学校,但是都必须是国家批准设立的学校,否则可被视为违反了教育法规。

与此同时,私塾还承受着来自社会各界的质疑:读“四书五经”能否培养出适应现代社会的人才?读私塾的学生得不到官方的认可,也得不到公认的文凭,今后怎么找工作?

媒体人陈先生认为,让孩子们从小接受中华传统文化的熏陶,树立传统美德的根苗,是一件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好事,也是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并不冲突的。“问题在于,良莠不齐的国学课程,是否会误把一些糟粕当做养料喂给孩子们?”国学热来自民间对一些不良社会风气的文明抗击,来自社会对现存教育短板的集体反思。作为家长,应该独立思考,客观判断,才能古为今用。

四川理工学院人文学院王益教授认为,私塾教育是现代学校教育的一种补充,是对现代功利化社会里逐渐缺失的优秀中华传统文化的传承和发扬,表明现在学校对人才培养中重视成绩分数,而忽视人的文化素质与人格修养,值得大家反思。(记者 缪静 文/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