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线索: 8218666

广告合作: 8218607

网站首页 > 副刊 > 正文

自贡人与飞机的别样情怀

2017-01-17 16:38:18来源:自贡网分享到

自贡手机报,盐都资讯一手掌握!移动用户编辑短信0813发送至10658678即可订阅,5元/月

□ 肖光俊

1903年12月17日,当莱特兄弟挟“洪荒之力”挣脱地心引力的羁绊,驾乘“飞行者1号”在美国北卡莱纳州腾空而起,人类从此迈入航空新时代。

一个多世纪以来,关于人类与飞机的奇缘、机缘和情缘的著述可谓汗牛充栋。然而,徜徉其间,总觉得疏漏了什么,总感到些许遗憾。因为,在蔚蓝的星球上,生长出一座因盐结晶而成的城邑——自贡,生活着一群有盐有味的自贡人!自贡人与飞机的情思卓尔不群,它酷似贝多芬的《命运交响曲》,高扬时气吞山河,低吟处却叫人唏嘘不已……

展开自贡厚重的文明史,自贡人的飞天梦既有着人类息息相通的情思,同时,其对天宫的冥想,对上苍的叩问,对星空的求索又是那么特立独行。早在二千多年前便开启了“上天入地”的征程:先说说自贡人的“入地”,从东汉时期就开始产盐,其中,公元1835年开钻的、世界上第一口人工钻凿的超千米深井——燊海井,代表了当时人类探索的深度。还有冲击顿钻凿井法的横空出世,被英国科学史专家李约瑟誉为“中国古代第五大发明”。再看看自贡人的“上天”,也是在东汉时期,先辈们巧夺天工建造出两层楼高的井架,那也是当时的世界高度,且毫不避讳,豪气冲天的用一个“天”字来前缀——天车!这是一个迄今令人顶礼膜拜的世界文化符号,此时,你可否遥想一下,当时的地球之上即便是农耕文明寥若晨星,那时就有一群生龙活虎的盐工喊着雄浑的号子,在天车上自由翻飞,那是何等的摄人心魄,它与现代穿梭的“空中巴士”又何其神似!自贡人把人类天问的茫然无助,幻化成敢叫日月换新天的凌云壮志,创造出引领环宇的工业文明!“天辊辊转啊、地辊辊转,天辊辊圆啊、地辊辊圆”,这萦绕在盐都神奇热土上的千百年传唱,又是何等的气势恢宏。

然而,时光进入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尽管那时的富荣盐场天车林立,釜溪河畔盐船如织,但绝大多数自贡人未曾一睹飞机的芳容。可是自贡人第一次见到的竟是面目狰狞的日本战机。请记住,1939年8月20日中午,喷涂着“膏药旗”的日本战机呼啸闯入自贡上空,撒下数以千计的宣传单,在如今的自贡档案馆还保存着第36号、第38号传单。据自贡老一辈讲,日寇把遍地矗立的自贡天车误以为防空高射炮,吓得仓惶远遁。血淋淋的事实是:1939年10月10日,当盐都人还沉浸在节庆之中,日寇战机分两批悍然轰炸盐场和闹市区;1940年7月5日、7月28日,1941年8月19日,轰炸、轰炸,还是狂轰滥炸!不足两年,出动483架次飞机,投下1544枚炸弹(含燃烧弹465枚),炸死365人,炸伤773人,毁损房屋2431间。在一次轰炸中,家住自流井上桥石滩坝钟氏祖孙三辈13人同时被活活炸死,日本军国主义的滔天罪行罄竹难书,仅当时核算直接损失就达12400万元法币,间接经济损失无法估量,且上述人员伤亡,财产毁损还不包括对富顺的两次空袭。一派繁荣祥和之地须臾变成人间地狱,侵略者的飞机给勤劳淳朴的自贡人带来心灵的巨大冲击和创伤不忍描绘。“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自贡人奋起“抗日救亡、卫国从军,增产赶运、献金救国”,一个城市区面积仅161平方公里的自贡,竟捐出1亿多巨额血汗钱,创下22项全国第一,有自贡盐商毁家纾难,一次捐金600万法币购飞机,“盐工号”、“盐船号”飞机奋起反抗,更有盐都好儿郎毅然从戎,有的参加“飞虎队”与倭寇血战长空,人口仅为20余万的自贡,就有1942名官兵为挽救民族危亡慷慨捐躯。那时的自贡人与飞机的情怀,悲怆、悲愤、惨烈、壮烈!

当中华民族从站起来走向富起来的初期,自贡这座“川省精华之地”,从节庆标识到城市雕塑,从产品商标到购书印章等皆以天车作为吉祥信物,再加之八百载自贡灯会的流光溢彩,亿万年恐龙群窟的声名鹊起,自贡,一个未曾命名却名至实归的区域中心城市,一个被著名作家魏巍深情寄语成为世界名城的自贡,那从不泯灭的飞机情思再次跃动、激荡开来,当年巴蜀大地只有川A成都、川B重庆两市建有民用机场,川C不甘人后把修建机场列入议程,甚至呼朋唤友,拟与毗邻甜城内江市联合筹建,思想不可谓不解放、胸襟不可谓不开阔,而且初步选址于两地接壤的凌家场一带,大有万事俱备的阵仗,可是,可惜,可叹,因为诸多难以名状的因素的聚合与裂变,诱人的蓝图蒙上尘埃,跃动的情思沾染灰色。特别是当神州大地机场建设热潮逐浪高的时节,我们却悄无声息,恰如当年“自贡式”幽默与调侃:“起了个大早,没赶上晚集”。不仅如此,“自古创业热土,贡献翘楚神州”的自贡,一度说好听点叫重铸辉煌,说白了就是脱困的代名词,还记得千禧之交,一位带队到自贡指导工作的省领导在沙湾饭店的一席爱之愈切、言之愈苛的排比:千年盐都不富,南国灯城不亮,恐龙之乡不飞。而富、亮、飞,可曾是千百年来自贡的代名词啊!还有一桩使我这个老自贡至今难以释怀的事,在檀木林宾馆举行的一次较大规模的自贡招商引资说明会上,面对来自天南地北的宾客,自贡人挂出了一张空中交通优势图:图上赫然标注以自贡为中心呈放射状的机场群,无论是成都的、重庆的、还是泸州的、宜宾的机场簇拥自贡,仿佛那些机场皆为自贡兴建,繁忙起降的客机专为自贡人享用似的,作为亲历者,复杂的心境只能用网络时代曾经刷屏的流行语“你懂的”和点击率高企的“囧”字来写真,就连宜宾机场一句既暖心又有创意的广告语:“宜宾机场,自贡人身边的机场。”都依稀敲碎了自贡人心中的五味瓶。“天辊辊转啊、地辊辊转,天辊辊圆啊、地辊辊圆”。那千百年来的自贡吟唱却充盈着青涩、苦涩的酸楚。

“昨天,所有的荣誉已变成遥远的回忆!”著名歌手刘欢的《从头再来》这首鼓舞下岗工人的代表作,到如今我依然笃信,这是专为当时负重前行的老工业城市自贡,专为当年为艰难转型而大批下岗的自贡产业工人量身定制的:“心若在,梦就在,只不过是从头再来!”请记住2013年11月25日,四川省政府批准了自贡建立全川第一个川南航空产业园,当天,迫不及待又只争朝夕的自贡人就拉开了建设大幕;请记住2016年11月26日,自贡与中欧捷克合资组装的有着霸气名称的“领袖600”轻型飞机冒雨试飞成功,定位于西南一流通用航空基地的自贡又一次起飞了!开放包容的自贡牵手领先国内航空领域的中国航天工业集团、中国民航飞行学院,握手捷克、美国、意大利等国家世界一流的通用航空制造公司,展开了不负先人的新一轮创业创造。请相信,假以时日,川南市民就会踊跃到自贡就近领取飞机私照,新一代盐商也将在家门口驾乘商务飞机闯荡天下,来自各国操着不同语言的飞机发烧友将会在爱飞客俱乐部品茗交流。一座规划面积达80平方公里的航空产业新城必将与自贡天车比肩屹立!于是,众多传媒不吝点赞:“自贡大打‘航空牌’、飞机‘自贡造’”。于是,我把试飞当日飘然而至的雨花比拟久旱之后的盐都甘霖,将“凤鸣”通用机场之名珍视为自贡的涅槃重生。此时,“天辊辊转啊、地辊辊转,天辊辊圆啊、地辊辊圆”的吟颂,也有了唐代大诗人白居易《琵琶行》中的“曲终收拨当心画,四弦一声如裂帛”的意境了。

是的,自贡仍然没有民航机场,但是,扩建的宜宾机场将从菜坝迁至象鼻,蓉昆高铁自贡段、自贡至天府第二国际机场的可研报告已获国家铁总批准。更令我们自贡脸上增辉的是,中国尖端飞机的身躯里有“自贡造”,中国九天揽月的航空器的关键处有“自贡造”,既便是中国劈波斩浪的威武舰阵中,也有我们自贡人奉献的心血。于是,当下自贡人与飞机情怀,无疑又交汇叠加着令人由衷称羡的自尊、自信、自强与自豪!

“天辊辊转啊、地辊辊转,天辊辊圆啊、地辊辊圆”。转了千百载,圆了千百年,这世代传唱中的情和意、喜与悲、爱和恨是那样的缠绵交织,跌宕起伏,振聋发聩,惊世骇俗,这不就是世界航空史上的《命运交响曲》吗?上天入地的自贡人与飞机的撼天动地的情怀,理应在人类飞天史志中,留有自己的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