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线索: 8218666

广告合作: 8218607

网站首页 > 富顺 > 正文

自编自演,富顺县互助镇中心小学留守儿童小品《归来》收获成长自信

2017-05-08 21:42:51来源:自贡网分享到

“很久以前,有一个婴儿准备降临人间。她问上帝,‘地球是一个非常陌生的地方,象我这么小又这么无助地一个人,到那里后怎么生活呢’上帝说:‘我为你选择了一位天使,她正在等待着你的降临,她将会悉心的照顾你,每天会为你唱歌,对你微笑,教会你最美丽的词语,她对你的爱无时不在,你会更加幸福快乐的。’婴儿说:‘我听说地球上还有坏人,那么谁会保护我呢?’上帝搂着婴儿说:‘你的天使会保护你,即使牺牲她自己的生命也在所不惜。天使的名字并不那么重要,你可以简单的叫她——妈妈’。”

……

这是小品《归来》中的感人一幕。而出演这部小品的演员,便是富顺县互助镇中心小学五-六年级的21名留守儿童,而在该学校,留守儿童占到了60%。在今年富顺县第十五届青少年风采赛暨中小学生艺术节上,孩子们真挚的表演使这个小品获得了特等奖。近日,记者走进了这部小品制作的幕后。

A、因为有爱,我有了这样的初衷

两年前,富顺县互助镇中心小学的孩子们,参加了市里的一场艺术节表演。当时比赛的节目是武术表演,能和其他学校的节目一起竞演,孩子们都非常兴奋。但结果却让人非常失落。“垫底”,互助中心小学的校长胡刚看着孩子们失望的表情,心里五味杂陈。第二年5月,胡刚找到了自贡市阳光心理咨询中心的咨询师欧大可。“我和大可相识已久,他有舞台方面的经验,我想让他为孩子们编排一个节目,帮助孩子们找回自信。”

欧大可看了节目以后,心里也不好受。“就节目形式而言,孩子们很难演好。结果不理想,孩子们心理当然会有落差。”为孩子编排一个好的节目,让孩子们真正体会到舞台上的快乐以及所带来的自信心,欧大可毅然决然接下了这个任务。

“想了很多表演形式,唱歌跳舞拼不过城区里的学校,诗朗诵等没有特色。”看着孩子们,欧大可想起自己十年前,在互助、代寺、兜山与六名留守儿童过春节时的情景,“印象最深刻就是,当时一个留守的小女孩去车站接她的爸爸,父女俩4年没见了,等来的不是激动的拥抱,而是一个插肩而过。因为太久没见面了,父女俩面对面时,已经形同陌生人。还有一个孩子对我说,他的父母春节没回家,取而代之地是给了他一千块钱作为补偿。”这些情景浮现在脑海中,欧大可便决定,就以留守儿童为主题做一个小品。

“做这个题材很容易流于单纯的煽情,但我想让它有更多的社会意义,我跳出框架,就以真实的案例来进行改编。通过一系列的场景层层递进,最后自然地过渡到父母留下的结局。引发人的思考,陪伴和挣钱,究竟哪个才是真正的重要。”

B、因为有爱,我们一起收获感动自信

每个角色都由孩子来演

有了构想,2016年7月,欧大可开始了小品剧本初稿动笔,2个月,剧本第一稿完成了。曾写过不少小品、心理剧剧本的欧大可,这是第一次以留守儿童为题材写小品剧本。“没有去顾虑太多,只想尽我最大的努力写好它。”但剧本第一稿写完后,欧大可拿给胡刚、助理和妻子看,收到的反馈让他有了信心。

随后,学校推荐了主演和伴舞的学生。“都是留守儿童,大多数都是没有表演经验的。”胡刚说,在最开始选演员时,想的是让老师来演剧中的老师、家长。但后来又想,让更多的孩子去体验舞台表演,因此,7个主演、14个伴舞全部都孩子。

“一开始,我还有点担心的,因为孩子们都没有经验。但是就在熟悉剧本时,我有了信心。”欧大可说,孩子们的认真劲儿让他心里吃了颗定心丸。“孩子们很乖很努力,在对台词的时候,我提出的细节,全都都记在剧本上。即便不是自己的台词,也记了下来。以至于后来的排练中,每个人都清楚自己该怎么做,其他人该怎么做,表现超乎我的想象。”

孩子们排练认真努力

在孩子们熟悉台词的同时,欧大可和胡刚与学校的音乐老师,急锣密鼓地挑选、剪辑音乐和编排最后一幕的舞蹈。

在排练中,台词的背诵顺利得让欧大可惊讶。“孩子们很用心,下来花了很多功夫,还有就是孩子们都有亲身的经历,台词上很顺利。”欧大可说,最难的是孩子们的语言关,“小孩子读东西,基本上都是一种唱读,语调没有起伏、间断。”每个人物的语气、感觉很难到位。为此,欧大可和学校老师们没少下功夫,一句一句地教,“但孩子们聪明又肯学,这让我们很欣慰。”排了三四次,语言上便渐入佳境了。

接下来,就是在舞台上找站位、调整姿态。其实,在排练中,也有声音说欧大可那么认真干嘛,差不多就行了。但是不做就不做,要做就做好,不能让孩子们再失望了。每次排练,欧大可都必到现场,和老师们一起。一个动作一个动作地教,不厌其烦。

孩子们迫切的希望让人动容

伴随着一次又一次的渐入佳境,孩子带给欧大可的感动也越来越多。演小娟的小演员陈沁瑶,比起其他小演员有一点点的表演经验,“她是小品里的关键人物,开始我担心小孩子因为有表演经验会夸张。但是陈沁瑶没有,很谦虚很认真。”欧大可说,还有令他印象深刻地就是演爸爸的小演员邓寒允,这个小男孩平时非常腼腆,说话声音小,而且作为爸爸最后一幕和小娟分别时,会有一些身体接触。“邓寒允刚开始非常害羞,但通过几次的排练,他倒后面越来越放开,说话声音也大了,表情动作也到位,我想孩子下来不论是心理上还是表演上都进行了一次突破。”还有演妈妈的小演员马宝钰,“妈妈最后选择留下来,是整个小品的升华。马宝钰真情流露,似乎那一刻她就是她想象中的妈妈。我想这也是为什么演出时,评委们数次落泪的原因。”欧大可说。

据了解,除了陈沁瑶和马本钰曾经在学校文艺活动上上过舞台外,其他的所有小演员和伴舞小演员都是零经验。而最后,能够获奖,欧大可说与孩子们的认真分不开。“小演员们的服装,都是原汁原味地,父母的旧衣服,亲戚朋友的衣服,还有伴舞的小演员们自己挑选的漂亮舞台服。你能强烈地感觉到,作为留守儿童,孩子们很珍惜这样的机会,更加迫切地想要展示自己精神面貌,想要表达自己的情感,很让人动容。”

C、因为有爱,我们不再孤单

从2016年的夏天到冬天,再到2017年的春天,小品《归来》剧本经历了8次改稿,孩子们进行了近20次排练。今年4月,在艺术节上收获了成功。孩子的努力付出,得到了应有的回报。“他们很开心,和表演之前有了很大的变化。是一种自信带来的阳光。”欧大可说。

在整个过程中,孩子们的家长尽管在远方,却时时都在关注。“有一位小演员的妈妈,特地从成都赶回来看孩子的表演,这让我感到值得。”采访快要结束时,记者问起欧大可接下来的打算,他说想将这个小品拍成微电影,用一种更加直观、深刻的方式来展现。“我想对留守儿童,我们的社会不仅仅需要关注他们,更多的是真正走进他们,给予他们所需要的,尤其是留守儿童父母。”

末了,欧大可和记者聊起自己年轻的时候,爱好文学、爱好写作,曾经两次报考中央戏剧学院导演系,都没成功。“这次也很谢谢孩子们,给予我这么多的感动,让我和他们一起成长,一起圆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