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线索: 8218666

广告合作: 8218607

网站首页 > 副刊 > 正文

半斤葡萄干的情怀

2017-07-31 21:21:03来源:自贡网分享到

□ 胡智勇

所里准备出回忆录文集,特向军休人员征集文稿。写点什么呢?我想了想,就写1979年对越自卫还击战前,我在新疆带回半斤葡萄干后发生的故事吧。

(一)

1978年12月下旬的一个上午,我们班代表全军炮兵,圆满完成“二一四七”核试验任务,从马兰基地撤到吐鲁番等待回部队。此时,大家怀着轻松愉快的心情,徜徉在吐鲁番城的大街小巷,有战友问:“带点什么回去呢?”我说:“新疆的葡萄干很有名,买点回去给战友们尝尝怎样?”大家异口同声表示赞同。我们立即行动,很快找到一家卖葡萄干的店铺。上前一打听,才知葡萄干要凭票购买,战友们一时不知咋办。在那个什么都凭票供应的年代,我们当兵的哪有什么票呢?我就上前对售货员讲:“我们部队在云南,受命到新疆参加完核试验准备返回部队,想带点新疆特产回去,能不能照顾一下?”售货员看了看我们,“我请示一下”,就立即跟经理汇报了我们的情况。很快答复同意给我们到店的八九个战友每人半斤葡萄干。我们高兴的拿到葡萄干后,我尝了几颗就收了起来。一路的副班长张光勇见了说:“班长,这东西这么好吃,你咋不吃了?”我说“带回去给战友们尝尝吧!”就这样,大家尝了尝后,有些不情愿地收了起来。

(二)

从新疆返回部队,开始心里还是有一点小兴奋,心想我们圆满完成任务,部队会组织人员、车辆欢迎我们吧?我的葡萄干怎么分呢?思绪还没有理好,车门开了,我带着大家下了车,出乎意外,站台上空荡荡的,没有人来迎接我们,只见到一个干部同志。他对我们说:“部队准备打仗,已全部开赴前线了,没有车来接大家,只能乘坐公交车回营房了!”听后由不得我们多想,迅速乘车回到了营房。下午,负责留守的钱友明副团长组织我们开会:讲中越边境吃紧,要我们第二天带着车、炮赶往大部队营地;同时宣布我任连队二排长的命令。

“嘟,嘟……”次日起床号响了,我从睡梦中惊醒,立即叫醒坐了几天车没有睡好觉的兄弟们,在短短的一个小时内,完成了洗漱、吃饭、装物资。早上7点半,我们拉着炮,经过8个多小时的长途奔袭,于下午4点过到达平远街小稼依村连队驻地。此时,连队正在紧张进行战前训练,我们在赵学强指导员带领下,安顿好了车、炮和人员的住处后,立即将当前部队形势任务作了思想动员,要求我们尽快从和平的环境转到临战状态,第二天投入训练。指导员走后,我趁大家收拾住处时说,晚饭时,我们都拿点葡萄干出来给全连战友尝尝,大家都说好主意。就这样,晚饭时,我和已经是一班长的张光勇把大家凑拢的近两斤葡萄干,很快分给了大家。二班长李雄章说:“虽然说东西少了点,但你们班的兄弟没有忘记我们、够意思!”“这东西我还是第一次吃,先酸后甜,甜得入心!”三班长唐福平接过话说。看到大家开心的样子,我就想,剩下的葡萄干就给老乡战友们留着吧。于是我们就把剩下的一把葡萄干包了起来,放进了挎包。从此,我就盼着啥时能遇到我的其他老乡战友……

(三)

1979年3月4日上午10点左右,我们撤出阵地。经过近两个小时行军,回到指定地点。此时,战友们应该欢呼、激动才是,但车厢里没人说话,全部睡着了。车队速度也慢了下来。是的,经历近半个月不分昼夜的生死战斗,是该让大家好好睡一觉了。我想着时,也困倦得闭上了眼。

等我一觉醒来,车停了,离砚山县城还有20多里路,我们团要在此休息一下,并调整队形再往砚山进发。记得当时是下午3点左右,太阳暖洋洋挂在空中,让我们感到很温暖。我离开车队在一个长满小草的小山坡上坐下,摸出我随身带的葡萄干,想拿出来晒晒太阳,经过一个多月的雨水、汗水浸泡,怕是坏了吧?当我把塑料袋打开,发现虽然葡萄干外层有些泥泥的不成形了,但剥开里面还是可以的。

“胡智勇!”一个熟悉的声音叫了我一声,是我挂念的战友万能吗?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人已扑到了跟前,我们紧紧相拥后,几乎同时说“没想到你小子还活着”。哈哈哈……紧接着,二营的吴远高、张远德来了,三营的林权、陈远平也来了,团直属队的林金友、任泽陆等一下来了十多个老乡,大家在一起拥抱、欢呼、雀跃,泪水、汗味交织在一起……我激动地喊:“大家安静一下,打仗前我从新疆带了点东西给大家,只是不多了,大家都尝尝吧!”万能一看是葡萄干就喊“我要!我要!”哪容我给大家分,都涌上来你抢我拖的嘻笑着、打闹着、分享着,我高兴得眼泪都差点流出来……是呀!他们是在为葡萄干而兴奋吗?不!他们分明是在品尝胜利的喜悦、战友情的甘甜……

这一刻,葡萄干化解了我对战友所有的挂念、思念和祝福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