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线索: 8218666

广告合作: 8218607

穿越女孩的“救助”之旅

2017-11-08 15:48:48来源:自贡网分享到

自贡手机报,盐都资讯一手掌握!移动用户编辑短信0813发送至10658678即可订阅,5元/月

自贡网讯(记者 张才)“名为冷琉璃,从另一个时间和空间穿越而来,不知父母为何人,在人世间了无牵挂,只求一僻静之处安安静静独处。”——昨日凌晨4点,自贡市儿童福利院门铃骤然响起,化名冷琉璃的女孩求见院长想当孤儿。

两天前,宜宾12岁女孩玥玥突然失踪,家人寻遍全城,最后的线索是女孩踏上一辆开往自贡的客车。

凌晨时分神秘女子主动申请“当孤儿”

睡梦中,自贡市儿童福利院门卫老雷被门铃声吵醒,看了一眼墙上的时钟刚刚凌晨4点。披上衣服、打开铁门上的小门、探出头来,老雷发现门口站着一名年轻姑娘,说找院长。“问她啥子事也不说,我就给她说要找院长上班时间来。”由于院内住着其他小孩,老雷不敢贸然放对方进屋,见对方转身走了便倒在床上继续睡觉。没想到,刚刚入睡门铃又响了起来,老雷开门一看,还是那名身高超过了一米六、穿着黑色套装的年轻姑娘,仍然表示“找院长”。考虑到对方有可能是寻求帮助,老雷建议她找隔壁的自贡市救助管理站。

时间到了早上8点,自贡市儿童福利院院长游家伟刚刚进门就被老雷拦住,“凌晨4点,有个20多岁的姑娘说找院长,我喊她上班时间再过来。”

“凌晨4点”“年轻姑娘”,游家伟顿时警觉起来,“会不会是未婚生子?是不是想送养小孩?”他和老雷赶紧出门四处查看,结果没有发现遗弃的小孩,却再次见到了那名神秘女子——站在路边公交站台,班车从她身边过去了一辆又一辆,却丝毫没有上车的意图,眼神迷茫。

游家伟走上前说,“你好!我就是院长。”

对方回答,“我想当孤儿。

单独交淡 女孩自称从另外时空穿越而来

“能不能借一步说话。”女子似乎很注重自己的隐私,要求和院长单独详谈。

在大厅角落里的一张长椅上,女孩打开了话匣子,称自己严重“失忆”,不记得来自哪里不知道父母为何人,甚至不愿意和别人说话。

游家伟告诉她,儿童福利院只接纳无家可归的儿童,成年人寻求帮助应当找救助管理站。为了证明自己并非成年人,对方拿出了一个纸袋,纸袋两面都写有文字,一面是:不知父母是谁,从小和奶奶一起,奶奶已故;另一面是:冷琉璃,12岁,六年级。对方称这是她清醒时写下来的,关于自己的全部信息。

对方虽有略显成熟的外表,但仔细端详下的确稚气未脱。不过,游家伟怀疑这个明显来自网络的名字并非女孩的真名。果然,接下来的谈话转向了另一个方向。

“你相不相信有穿越。”女孩问。

“可能绝大多数人都不会相信。”游家伟想了想回答。

女孩告诉他自己其实来自另一个时间和空间,穿越而来,在人世间已了无牵挂,只求留下来安安静静一个人待着。

“总觉得女孩很面熟,好像在哪里见过。”谈话过程中这个念头一直萦绕不去,突然一激灵,游家伟拿出手机点开日前看到过的、在自贡某网站的一篇寻人启事:紧急寻人,宜宾12岁女孩离家至今未归,曾在自贡客运站出现。

内文称,女孩名叫玥玥、12岁、身高1.6米,家住宜宾县百花镇,于2017年11月6日早上5点30分左右离家至今未归,请发现者与家人联系。

“这是不是你,你是不是叫玥玥。”面对寻人启事上的照片,女孩表情顿时僵住了,过了许久之后她终于承认自己就是玥玥,但坚决表示不愿意回家。对于游家伟陪同一起到救助管理站的建议,玥玥也明确拒绝,并移动脚步试图离开。

游家伟一方面私下示意老雷关好大门防止女孩贸然离去再生事端,另一方面开始了耐心细致地劝解。半个小时过去,一个小时过去……玥玥终于同意前往自贡市救助管理站,并同意站内工作人员帮忙联系其家人。

留下长文“穿越女孩”突然失踪家人寻遍全城

“我走了,不会回来了!你们不要来找我。”6日一大早,在确认玥玥没有像往常一样上学之后,家人发现了玥玥写在一个新买笔记本上的长文,内容切分为家人和穿越,称双亲其实不是她的亲生父母,自己的名字也不叫玥玥,不属于这个世界,是一个公主穿越而来。

“我们最担心的是怕她被人拐卖了,她这个年龄……”事后父亲提到这事时双目含泪,家人把小镇翻了个遍,紧接着在当地网络发寻人启事并求助于媒体;与之同时拨打110报警,警方介入后经监控查询,发现玥玥在当地一家网吧短暂停留后,踏上了一辆开往自贡的班车。

当天下午,玥玥的家人赶到自贡查看监控,发现玥玥从客运站出来之后便消失了。从6日下午到8日凌晨,从宜宾赶来的玥玥家人以及亲朋好友几乎找遍了自贡市区所有网吧宾馆,并在自贡某网站上发布了寻人启事。

期间,家人通过警方发现一条线索,玥玥曾百度过“自贡市儿童福利院”,当他们赶到虎头桥时才得知早已搬迁。“之前没来过自贡,不熟。”玥玥父亲称,这两天自贡的大街小巷基本都跑了个遍,搜寻一直持续到8日凌晨2点,一行人才返回宜宾。不成想,两个小时后,玥玥按响了自贡市儿童福利院的门铃。

一家人都在忙碌没有人注意到玥玥已悄然变化

有一个把自己一手带大的奶奶,有开了一家餐馆、为生计忙碌的父母,还有一个比自己大10岁曾经无话不谈的哥哥,除了这个年龄段特有的小小叛逆之外,在家人眼里,玥玥特别乖巧,更让他们引以为傲的是,全年级一共500多名学生,玥玥成绩排前40名。

没有人注意到玥玥身上其实已悄然发生了变化。

哥哥是名消防员,24小时值守,年迈的奶奶只能负责生活上的琐事,父母则忙着自己的餐馆。母亲说,“玥玥早上6点起床,我起来的时候她已经上学了,中午她在学校吃饭,晚上玥玥吃完饭、写完作业、上床睡觉了我还在餐馆里忙,一天难得见上一面。”父亲说,“自己的初中文凭都是混出来的,玥玥问我作业根本回答不了。”

“只晓得她爱看穿越方面的书。”母亲表示,见玥玥成绩一直不错也没过多阻止,平日里她和女儿基本上没有沟通交流,“她不爱和我说话,平常话也很少,只有和她几个耍得好的朋友在一起话才多一点。”

从为了“当孤儿”撒谎自己严重失忆,不知道父母是谁,奶奶已经去世,到探讨穿越认为自己来自另一个时间和空间,最后和救助管理站工作人员的摆谈中,玥玥讲述了一个小女孩的不满和怨言:她觉得父母偏心更喜欢哥哥,她表示父母和自己从来都不好好说话,因此自己什么也不想说。

“我觉得没有(偏心)啊……”听完上述话语,父亲沉默片刻说,“今后我一定会注意。”

昨日中午,玥玥在奶奶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怀抱中、在家人的簇拥下启程返回宜宾。

“妹妹,你会不会怪我(把你送回家)?”临行前,游家伟趴在车子窗口问。玥玥脸上没有过多表情,轻轻摇了摇头,“不会。”

事后游家伟感慨,“通过接触发现,她也不是完全抗拒亲情,只是一直在虚幻的穿越和现实生活当中摇摆,就看她能感受到哪一边的分量更重……作为父母,还是应当给予孩子更多的关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