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线索: 8218666

广告合作: 8218607

网站首页 > 副刊 > 正文

什么样的孩子算有出息

2017-11-13 19:43:40来源:自贡网分享到

自贡手机报,盐都资讯一手掌握!移动用户编辑短信0813发送至10658678即可订阅,5元/月

每个家长都希望自己的孩子有出息,在“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价值取向下,很多家长判断孩子是否有出息的标准都只有一个:学习成绩好不好,学习成绩好,就是有出息,学习成绩不好,就是没有出息。这种例子屡见不鲜。

作为家长,很长一段时间我也持这种态度,在不违背基本道德底线的前提下,女儿只要学习成绩好就OK了,至于其它诸如生活能力,社会交往之类,大可不必太在意。

几十年过去了,目睹了各种孩子的成长过程,我开始修正许多我过去关于孩子出息的观点和看法。

首先我认为,孩子学习成绩好,能够以优异的学习成绩一路往上走,接受良好的系统教育,并在自己所擅长的领域内取得特有的成绩,成为某一领域的翘楚,这当然是一种出息,由于这种出息得到大家的共同认可,并且成为“一肥遮百丑”的认知,故在此不赘述。

还有一种孩子,他们在现行的考试制度下,学习成绩并不是太好,有的还很差,有的甚至于视我们现行的考试制度下的知识学习为畏途,一进入我们现在认同的所谓知识世界便如坐针毡,便浑身不自在,但他们有自己的另一个世界,在这个世界里他们有很强的本领,一进入他们的世界,他们便如鱼得水,有极强的归属感和展示欲,而且在离开学校这个只把学习成绩视为唯一的价值取向标准之后,他们身上的另外一些能力便会显现出来,他们便会在这些自己所擅长的领域取得成功。

这样的例子很多,我在这里举两个例子。

大约二十年前,那时电脑还不是很普及,拥有私人电脑的就更少,记得当时在女儿的一再要求下,我咬牙为女儿买了一台“586”型号的电脑和一台一打印就“滋滋”作响的针式打印机,一共花了6800元。当时女儿有个同学,学习成绩一般,可却对电脑很有天赋,而且沉迷得很深,在当时电脑对大多数人还是新生事物的情况下,他基本算是我们这个小地方的一个电脑天才了,可他的电脑天才并没有让他像其他学习成绩好的同学那样获得大家的认可和尊重,相反,从学校到家庭,都认为他是因为过于沉迷电脑,无心学习所以才会成绩平平,因此都对他沉迷电脑持反对态度,当然,一个人如果真正热爱某样东西,那种力量是强大的,这个孩子最终顶住了各种压力,把自己对电脑的热爱坚持了下来。后来他高考好像只考了个专科,可却被北京的一家很有影响的杂志发现了他在电脑设计上的才能,把他召进了杂志社,通过十多年的奋斗,他现在已是那家杂志社的设计主管。

当然,这是结尾光明的例子,而更多的例子结尾并不是那么光明的,要不,我们便不会说这是一种认识上的误区了。

我有一个朋友,因为在西藏当兵,爱人是农村出来工作的,结婚后孩子出生便交给在农村的外公外婆带,一直到孩子读小学三年级,他从西藏转业回市里工作,孩子才从村小转到市区的学校读书,因为从小在农村长大,孩子对城市学校的一切都不适应,本来一个聪明活泼的孩子,可一到城市学校便沉默内向,完全失去了一个孩子应有的天真和快乐。有一次我同朋友一起到他爱人的老家去吃豆花,我亲眼见到他儿子一回到乡下便恢复了聪明活泼的天性,孩子下田给我们表演抠黄鳝,他能头头是道地告诉我们,哪种洞是没有黄鳝在里面的伪洞,哪种洞是黄鳝真正藏身的地方,一边说一边从泥里抠出一条大黄鳝放进桶里。虽然乡下使他快乐,但他必须要回到那个让他沉闷的城里去,而在城里,他平时积累的所有生活知识都是没有用的东西。这个孩子现在已做父亲了,在我的印象里,他一直是一个沉默的人,当然,他没有找到他人生的突破口,一个从来不快乐的人,怎么找得到呢?

我还认识一个学生,他的爸爸因承包了几座山种香柚,种香柚种出了经验也种出了很多钱,同时也在种香柚的过程中知道了知识的重要性,于是在他小学毕业时,一咬牙拿出好几千元,让儿子进了城里的重点中学。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儿子一进这所重点中学,便因为说话的土气和知识的欠缺而成了同学们笑话的对象。

同学们用嘲笑的口吻议论自己时,这个孩子便坐自己的座位上,后悔不该到这所重点中学来读书,就留在镇子里那所普通中学多好,在镇子里,从来没有人会嘲笑自己。

同学们嘲笑那个孩子的事很快便被老师知道了,老师便把几个班干部叫去了解情况。

几个班干部告诉老师,那个农村来的同学的尴尬处境除了说话口音外,还有一个原因就在是因为他知道的东西太少,知道面太狭窄。

这位老师是个懂教育的人,有一个周末,她组织了全班去参观那个农村孩子家的香柚园。

说实话,那个香柚园真是让大家大开了眼界。

参观完后,老师让那个孩子给大家讲一些关于香柚的知识。

于是大家一边吃香柚一边听他讲有关香柚的知识。他对香柚的了解让同学们一点也不怀疑他已是一个种植香柚的能手。

我不知道这个孩子今后能否适应城市重点中学的生活,但有一点是肯定的,他关于香柚的种植知识,在那所重点中学里是无用的,它无法换来同学们真正的尊重,而这正是让我很悲哀的地方。关于什么是有出息,我们有太多认识上的误区。李开杰/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