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线索: 8218666

广告合作: 8218607

彩礼引发命案 忍辱偷生逃亡6年后落网——“2011.11.4”杀人案侦破纪实

2017-12-15 19:49:23来源:自贡网分享到

自贡网讯(记者 缪静)“李老四”彻底忍不住了,眼泪流了一脸,喉咙里藏着呜咽。今年9月10日,从安徽押解“李老四”回四川的途中,荣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副大队长虞波看到这一幕,心情变得沉重。

眼前的犯罪嫌疑人李锰(化名)逃亡6年后,终于归案。当民警将他已经升级当爷爷的消息告诉他时,李锰整个人瞬间就像一根绷断的橡皮筋。

9月11日凌晨2时34分,随着一阵急促的刹车声,涉嫌故意杀人罪在逃犯罪嫌疑人李锰(外号李老四,男,49岁,安徽省濉溪县人),被专案民警成功押解回荣县。

闹市惨案发生  警方快速锁定嫌犯

2011年11月4日18时30分,荣县旭阳镇光明路228号发生一起命案。一男子持菜刀从该住宅楼6楼追砍六旬妇人吴淑英(化名),造成吴淑英当街死亡,吴淑英之女虞兰(化名)重伤,犯罪嫌疑人作案后逃离现场。

荣县公安局立即成立专案组,全力侦破案件。

通过询问受害人及摸排走访,刑警很快锁定对象,确定犯罪嫌疑人李锰身份信息及体貌特征,随即迅速制定追捕方案。一场拉网式盘查追缉迅速铺开。荣县公安局立即指令辖区各派出所、特巡警设卡盘查拦截,对城区旅馆业、车站、出租车进行摸排,广发悬赏通告,同时组织警力到相邻市县火车站、长途汽车站进行围追堵截,但未取得效果。

警方穷追不舍  侦查三年终破僵局

“犯罪嫌疑人李锰为外省人,没有四川生活经历,其作案后极有可能已逃离四川前往其工作地浙江、老家安徽等地,我们围绕这一点开展侦查。” 虞波介绍,根据案情进展,专案组在上网追逃的同时,分别派两组人马前往李锰老家安徽濉溪县、暂住地浙江上虞市沥海镇,对其基本情况、社会关系等进行摸排核实。

不久,专案组确定了李锰的10余名主要社会关系人,同时查清了李锰与受害人虞兰系通过网络认识后确定的恋爱关系,双方在绍兴上虞市沥海镇工作。其主要关系人有两个哥哥、一个儿子、一个养女等人。然而,荣县警方通过协调当地警方对其关系人进行排查,仍未能发现有效线索。

2011年11月7日上午,追逃一组到达李锰工作地浙江省上虞市沥海镇,将案情向当地警方进行了通报,并开展调查工作。次日,追逃二组抵达其户籍地安徽省濉溪县,在当地警方的配合下迅速开展调查工作。10余天的密集排查,仍未找到李锰。

两年多的时间过去了,案件仍毫无进展。 2014年,经专案组慎重研究,决定接触李锰的儿子李某营。当年元月的一天,在威远县警方的协助下,专案组民警找到李某营,通过对李某营进行询问,得知李锰于案发后曾找过李某营,李某营给了李锰两千元钱。而此前的2013年,李锰还在老家找过养女李某茹要钱处理一起交通事故,并告知其住在“干爹”秦汀(化名)那里。不过,李某茹只知道秦汀家在安徽省宿州市埇桥区顺河乡附近,具体位置说不清楚。专案组再次派员到安徽开展工作,由于掌握的线索少,无功而返。案件再次陷入僵局。

今年3月,全市公安机关开展命案积案攻坚专项行动,荣县公安局再次将该案作为本年度重点工作来抓。

专案民警通过再次对李锰的关系人进行排查发现,他与儿子李某营之间近期有过联系。同时,有线索反映李锰可能还在安徽省宿州市埇桥区顺河乡附近。2017年5月,专案组再次向安徽宿州市埇桥区警方发起协作,并派员前往开展工作。4个月后,经当地警方的细致工作, 9月3日,对方回复,有一男子疑似犯罪嫌疑人李锰,荣县公安局专案组立即派人奔赴安徽。

秘密蹲守观察  历尽艰辛抓获嫌犯

来到顺河乡后,专案组民警对该锁定对象进行了长时间的秘密观察。

原来,这名男子于2011年底来到顺河,一直住在一秦姓老人家,平时以打零工为生,最近一直在一厂房工作。专案组分析,男子极有可能为李锰,老人秦某极有可能是其“干爹”秦汀。

在锁定该男子行踪后,专案组一方面与当地警方研究抓捕方案,一方面向专案指挥部汇报情况,考虑李锰熟悉当地地势,拒捕、挟持人质的可能性极大。专案指挥部研究决定,在其外出工作时选择人员稀少区域实施抓捕。

9月6日,专案组民警与当地警方兵分两路,一路蹲守其居住地,一路蹲守其上班地点,同时备有机动警力支援。上午11时,嫌疑男子出现在其上班地点附近,警方待其进入一空置民居后,一举抓获。

“我晓得今天要来。就算(你们)抓不到,我都想自杀!”抓捕现场,李锰瞬间的惊讶之后,说出了这样一句话,并供述了在荣县作案的犯罪事实。

随着李锰的归案,压在荣县警方心头6年的“石头”终于落地,6年前一场血案的诸多谜团终被解开。

彩礼钱引争执  他杀人后逃亡千里

7年前,李锰与虞兰通过网络相识,很快发展成为恋人并同居。在浙江打工期间,两人共同经营了一家大排档,虽说日子有些艰苦,但也算有过一段甜蜜的时光。不久,双方感情淡化,2011年10月,虞兰回荣县后向李锰提出分手。2011年11月2日,李锰在事先未通知虞兰的情况下从浙江坐火车到达成都,于11月4日下午坐出租车抵达荣县。当日下午6时许,李锰以为虞兰女儿过生日为由,到荣县旭阳镇光明路虞兰家中共进晚餐。期间,虞兰对李锰到荣县对其纠缠表示极其不满,并发生争吵。李锰要求虞兰退还其彩礼钱66666元及在浙江的生活费,并对虞兰母亲吴淑英阻碍两人恋爱表示极度不满。随着争吵升级,双方发生抓扯,李锰在虞家中用一菜刀将虞兰砍伤,将逃到楼下的吴淑英砍死后逃离。

对于自己6年前案发后的行踪,李锰交待,他用一周时间,徒步约1700公里,仓皇逃回安徽。逃亡中,李锰一直不敢使用通讯工具,从未回过老家安徽省濉溪县,一直藏匿于距此70余公里的“干爹”秦汀家附近的窝棚,从事木材加工工作。6年来,李锰均以“李老四”为名,不敢明确自己的真实身份,活动范围极小,几乎不与人交际,不乘坐公共交通工具,远离纠纷。要是被别人打,他总是选择忍气吞声,拔腿就跑。

这6年,几乎每晚,他都得靠喝酒入睡,以此麻痹自己。抓捕当日,荣县警方在李锰居住的窝棚中发现了大量的酒瓶。归案后的李锰后悔莫及:“我毁了她的一个家,自己也过得不像个人!”

荣县公安局副局长毕军介绍,6年追逃工作中,该局先后安排警力100余人次,到四川、浙江、安徽等地搜集各类信息,成功将其抓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