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线索: 8218666

广告合作: 8218607

网站首页 > 副刊 > 正文

盛夏,于瀑布旁觅清凉

2018-01-08 23:39:04来源:自贡网分享到

自贡手机报,盐都资讯一手掌握!移动用户编辑短信0813发送至10658678即可订阅,5元/月

□ 刘蕴瑜

久别十年的朋友回自贡,让我邀几个朋友找个地方喝茶,我不假思索地选定贡井城中飞瀑旁。那么多的茶坊不去,偏偏要去贡井观瀑品茶侃大山,当然是自有道理和别有情趣的。

这些年来,忙忙碌碌,很少享受一份清闲,与朋友一起喝茶似乎也成了一件很奢侈的事情。这天,虽说是夏日炎炎,可是在瀑布旁坐了下来,倒觉得微风徐徐,空气湿润,不时有毛毛雨飘来的感觉,甚是惬意。

我们朋友几个都是在这瀑布旁长大的。当然,就和瀑布结下不解之缘。这平桥飞瀑,春夏秋冬,各具风韵。每年洪峰来时,洪涛汹涌,奔势澎湃,有如千军万马,声若雷霆震撼,滚翻倾泻。滩下水如鼎沸,巨浪排山,浪花似雪,缕缕水汽破地腾空,遮天蔽日。洪峰过后,断岩峭壁显露出来,形成水帘。当朝阳初升,或夕阳西下时,隐约可见红、橙、黄,绿、靛、蓝、紫的光环,似虹非虹似霓非霓,时隐时现,若有若无,美轮美奂。

最令人愉快的是在夏日,与水的亲近。那时,没有什么污染,洪水退去,水很快就清亮了。在飞瀑的上方是用石头围的一个游泳池。每到夏日,便有无数大人带着小孩在池中游泳。会水的胆大的会直接走上瀑布滩头,那高悬横出的岩石俨然就是天然的跳水台了。滩下,左边是“鸭儿凼”,右边是“牛滚凼”。据说“牛滚凼”下面地形复杂,非常危险,便没有人去“牛滚凼”游泳戏水。“鸭儿凼”则因一个美好的传说而得名。民间相传,鸭儿凼里有一对金鸭儿,谁要是得到了它就会富甲天下。但是鸭儿凼连着四海。所以金鸭儿谁也得不到。当时,也有跳水跳得有一定水平的,便会赢得许多羡慕的眼光。沿着岩壁攀上水帘里,从里面往外看,倒是别有一番风景。坐在“水帘洞”里,既凉快又神秘。你能看到外面的世界,外面的人却很难看到你。这段美好的体验与记忆令人难忘。

几个老朋友坐在一起,你一言我一语甚是开心。老邓指着我说,“那时,就你胆子小,好像没有看见你从滩上跳过一次”。我说,“是啊,我是没跳过,有人跳过,但是就那么一回,差点送命”。话音刚落,老兰抢过话题,“那时,不知天高地厚,像是吃了豹子胆,哪里有过怕字哟,别说了,从那以后,我倒是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儿时,无忧无虑,冷了,大家在一起蹦跳一阵,周身暖和;热了,一起来到瀑布旁,别说那份夏日里的安逸,别说于一片清凉中的那份舒坦与美好了。

瀑布之上是一道古桥,我们叫它平桥,所以,这城中瀑布也叫平桥瀑布。平桥一共十五个桥墩,由于石板只安放在其中间,上下两方的桥墩分别约有三四平方米露出水面或与水相平。那时,这条母亲河,除洪水期外,基本上是水清见底。这正是人们洗衣的最佳去处。若遇星期天,还得排队。那时的人们非常善良和友好。不管认不认得,见了排队的,都会说上一句,等一下,马上就好之类的客气话。现在想起那些场景,捣衣声还在耳畔回响。

夏天,水流湍急,也会出现一些险情。有时,若洗被单蚊帐等,一不小心或力量不支,洗的东西往往会被水卷走,有时下游洗衣的人会自觉帮你抢回来。偶尔也会有连衣带人一起被水卷走的,那时的人都会齐心协力奋力救助。突然,老赵问我,好像是你的哪个亲戚从平桥被冲到“鸭儿凼”里去过。我说,是啊,“她是去帮一个小姑娘洗被单不慎掉下去的,后来,跳下去几个游泳的把她救上了岸。”这时,一直没说话的老向说,“这条河有太多的故事,这瀑布有太多的魅力。在这几十年中,我无数次地离开过家乡,我也到过许许多多的城市,而每一次身在他乡都会让我更加地眷恋家乡,都会令我在为那些城市感叹的同时触动我对家乡最敏感的那些神经,这瀑布,这水,这里才会有的感受,你说,今天热不热?不热?是假话,问题是,有着这家乡的水,有这份浓浓的情,就不觉得热了。这是地道的主观感受,当然是非常美好的主观感受”。

“对呀,既然感觉这么好,我们为什么不去走一走看一看?今天就吃上一顿‘晚饭’,我们也来个不醉不罢休”!

于是,我们边走边聊,不知不觉,天暗了下来,华灯初上,我们如痴如醉感受着城中瀑布的魅力。

于是,我感叹,也许我是唯美的。我写家乡的文章,我拍摄家乡的图片都是那样的纯粹,都是那样的恬淡,都是那样的富有诗意。我写家乡的山我拍家乡的山,我写家乡的水我拍家的水,就连是家乡的老街新城在我这里,都被有意无意的减掉了那些障眼的东西。我始终认为我们的生活应该多一些阳光,多一些灿烂。因此,我总是想把自己的追求幻化成一缕缕动人的阳光,给人们带去一些温存和美感。

是啊,我们的诗人怎么不趁此美景即兴赋诗一首?不知是谁提议,结果一致通过,我不得不从命。沉思半响,那就来一首词吧。于是,填下了下面这首调笑令:“飞瀑,飞瀑,妙在吞云吐雾。蛟龙绝壁称奇,奔腾万马路迷。迷路,迷路,今夜魂归何处?”“好啊,爽!这水,这瀑布,这夏日里风,这久别重逢的情,在这般忘情的境界,怎能不迷?”我们都经历了许多,早已“不惑”,已过“知天命”了,但依然会动情,依然会不断地去追寻人生的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