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线索: 8218666

广告合作: 8218607

网站首页 > 副刊 > 正文

“芳华”永不落幕

2018-01-08 23:40:20来源:自贡网分享到

自贡手机报,盐都资讯一手掌握!移动用户编辑短信0813发送至10658678即可订阅,5元/月

□ 李 娟

应该说,《芳华》是一部有争议的电影。周末,去看了这部“期待”之中的电影,可是和我的想象却有诸多出入。

关于这部电影,人们讨论最多的就是“善”与“恶”。于是,我以为是部极具伤痕文学色彩的影片,会“赤裸裸”撕裂那个时代的伤与痛,会有“大恶”之人,会有被历史洪流推动着无法逆转的悲剧人生,会一直笼罩沉重压抑的氛围。可是,整个影片全然不是年少时读过的伤痕文学的风格,影片的伤痕被淡化处理,更像是在讲述一个与“芳华”有关的故事。刘峰、何小萍的人生走向是主线,文工团发生的故事是重点,优美的舞姿、动情的旋律,年轻人之间的嬉戏、打趣、闹矛盾,关于那个年代文工团年轻人的“芳华”在并不沉闷的调子里慢慢地向我们铺展开来。

文工团的集体生活像我们学生时代的集体生活,有圈子有不同的群体,于是“插班生”何小萍的到来让大家的生活额外多出了一些“谈资”。一开始的军装事件,到后来的内衣事件,再到后来因为“汗味儿”没有人愿意同她共舞,就像萧穗子开场说的那样“何小萍一来就是文工团的一个‘笑话’”。她不断受到排挤,却浑然不觉;她勤奋刻苦,原以为来到文工团后能获得“新生”,却不知道她一早就被划在了“圈外”,“被人欺负”似乎成为她与生俱来的命运。但无论如何,这些事情都无法抹去她闪光的品质,她并没有因为被抛弃而自暴自弃,并没有因为世界不善待她就放弃所有努力。她勇敢、善良、有明确的是非观、懂得隐忍和感恩,当刘峰的“活雷峰”光环被打碎后,全团只有她一人真正懂得刘峰的善良,只有她一人去给刘峰送行。别人以为她一直想“出人头地”,能让人看起得,这完全是种误读。她是个活得明白的女孩子,知道哪些东西更珍贵更应珍惜。

影片中,我最喜欢刘峰、何小萍两个人物,干净、善良、单纯,看到他们俩,不禁想起了泰戈尔的诗句“世界以痛吻我,我将报之以歌”,对于某类人来说,善良是与生俱来的本能,他们无非是按照本心去做任何事情,虽然如今流行着“善良必须要带着锋芒”的说法,但仍真心希望干净单纯的善良之人会越来越多。影片中的其他人,其实也并非都是十恶不赦之徒,郝淑蕾“红二代”的优越感、林丁丁的自私虚荣、陈灿的现实利己等等,他们身上所具有的缺点,我们或多或少也都能找到自己的影子。而文工团群体的关系和发生的各类事件,似乎也曾发生在我们周遭,郝淑蕾对萧穗子的“塑料姐妹花”情谊,小芭蕾这种圈子小人物追随圈子领头人赫淑蕾“打报告”欺负何小萍的举动,林丁丁利用美貌心安理得接受团里男同胞献殷情的行为。影片讲述的是那一代人的芳华,却像是我们所有人芳华的复制。时代不同,背景不同,可是发生的故事,遭遇的人物,如出一辙。

“世上有朵美丽的花,那是青春吐芳华……”,听完韩红动情的演唱,我才突然明白冯小刚和严歌苓拍摄这部影片真正的用意。青春的色调,无论明媚闪亮也好、灰暗阴沉也罢,都是每个人弥足珍贵的记忆,他们无意拔高影片主旨,也无意于去批判和审视那段岁月,他们只是更原汁原味儿地还原了那段岁月,因为这才是对那段“芳华”最大的诚意和敬意。无论哪个年代,无论哪个群体,都曾有过相似的青春。青春不散场,“芳华”永不落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