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线索: 8218666

广告合作: 8218607

老树春深更著花——七旬作家赵应笔耕不辍成果丰硕

2018-02-09 22:26:10来源:自贡网分享到

自贡手机报,盐都资讯一手掌握!移动用户编辑短信0813发送至10658678即可订阅,5元/月

自贡网讯(记者 蒋周德)窗外棚户区许多人家搬走后,变得安静了。但愿之后的建设,也是相对静悄悄地进行。因为窗内电脑桌前的作家赵应,需要这份宁静。

赵应已经在这陈设简洁的破旧民居里,坚持了整整十年的写作。200多万字的作品中,有中短篇小说集《黑色的情歌》《夜半歌声》,有大众熟知的长篇小说《盐马帮》、民俗文化专著《自贡民俗》《话说袍哥》……

年过花甲重拾旧爱

冬日的盐都雾霾浓重,天光因而有些灰暗。

灰暗的光线有些懒散地斜照进大安区广华路一间屋子,赵应在一张办公桌前敲打着键盘。这里本来是他装潢公司的办公室,却被挪用做了文学创作室。

赵应年轻时酷爱文艺,曾借调到原市文工团做乐器手,后来就职于沿滩区文化馆、市文联。

那时,赵应写了多篇小说,其中短篇小说《买领袖像章的人》,于1984年被市文联、市文化局联合评选为优秀作品。

上世纪90年代初,许多人怀揣着致富梦想纷纷“下海”。为改善生存状况,赵应也从市文联辞职做起了生意,慢慢疏远了文学艺术。

流年似水,一晃十多年过去。2007年10月的一天,赵应摆宴席庆贺自己60岁生日,亲友众多,热闹非凡,有人祝他健康长寿,有人祝他生意兴隆。他女儿却说:“爸爸,您最爱的是文学艺术。如果不丢弃,您收获会更大。”

当晚,赵应翻出过去的照片、文稿。那一张张当知青时在文艺宣传队的照片,让他觉得年轻时是多么的快乐;看着那些省、市级报刊发表的作品,他才发现自己曾经写过那么多东西,为自己曾经的勤奋分外感动。

从此,赵应重拾起文学艺术中的文学部分,笔耕不辍。2012年7月,中国文联出版社为他出版了《黑色的情歌》,收录中短篇小说19篇。2013年4月,该出版社又为他出版了《夜半歌声》,收录中短篇小说10篇……

《盐马帮》喜获丰收

这些年来,赵应像血气方刚的青少年,文学创作激情迸发,新作不断问世,其中影响最大的无疑是《盐马帮》。该小说在全国各地同步发行,并远销台湾;市广播电视台将其制作成有声小说,在该电台、喜马拉雅FM网站广播,受到听众喜爱;凭借这一小说,他被中访网全媒体中心等50余家主流媒体评为 “2015年十大新派作家诗人”;由其本人编剧后,成都巴蜀艺田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拍摄为同名电影;该电影在影院放映后,于2017年3月上挂爱奇艺网站,至今点击率超过100万人次。

“写作《盐马帮》,是一个偶然机缘引发的。”赵应回忆说,2012年春,他和文友们到云南省昭通市盐津县豆沙关古镇旅游。古镇上,一组马帮队伍坐在地上休息的雕塑吸引了他的目光。他近前细看,发现雕塑所刻画的是自流井的盐马帮。原来,早年间,自流井马帮往云南、缅甸等地运送食盐,途经豆沙关,在此驻足休息,给当地带来了繁荣,因而被做成雕塑以示纪念。

作为土生土长的自贡人,对盐业、盐商的故事听说过不少,盐马帮的故事却鲜有耳闻;自贡的盐马帮,却被外地做成旅游景点的标志性雕塑,赵应内心五味杂陈,决心挖掘这一段厚重的历史。

赵应不仅是从文史资料中,一点一滴地找寻盐马帮的痕迹,还深入采风。当年初夏,他孤身出发,沿着盐马帮的足迹,经宜宾、水富、盐津、昭通、昆明、松山、腾冲……一路采访挖掘。

为了获得更多第一手资料,赵应此后又去了3趟云南,收获颇丰。

因为采集到了大量第一手资料,加之对马帮汉子们的崇敬之情在心里激荡,赵应持续处于亢奋状态,每天写作近10小时,几乎让他整个人虚脱。

衍生多部优秀作品

“自流井到腾冲有两千多里,路途中除了要忍受人马劳顿,还会受匪徒滋扰。马帮人必须抱成团才能生存,而抱团的方式就是加入袍哥组织。因此,写马帮就要先把袍哥组织的形成、发展、帮规、行话、习俗、轶事等弄清楚。”赵应说,他为了将《盐马帮》涉及袍哥的内容写得准确、鲜活,查阅了一百多万字的资料,还几经辗转找到曾当过袍哥、90岁高龄的王大爷喝茶聊天,以掌握鲜活的材料。

在创作《盐马帮》的同时,他又开始交叉创作盐都民俗专著《自贡民俗》。

赵应在上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任沿滩区文化馆馆长期间,曾参与《中国民间文学三套集成.沿滩卷》的搜集、整理工作,了解到大量的本土民俗。2012年8月,他联合长期关注自贡地区民俗文化的文史作家幸代明,动笔整理,历经近一年,三易其稿完成《自贡民俗》,被专家誉为“自贡这一方人和水土的DNA”。

随后,赵应又根据所掌握的史料,马不停蹄地创作《话说袍哥》。2016年12月,该作品由团结出版社出版,在大陆和台湾同时发行。《话说袍哥》是我国第一部全面、客观介绍袍哥、融民俗研究与小说创作于一身的奇书。

为拍摄电影《盐马帮》,赵应和导演各处选景,在江油市二郎庙镇意外发现一块有关自流井的石碑。该石碑为矩形,阴刻楷字:“打到自流井去,夺回卖国贼蒋介石抵押给帝国主义的盐场。”赵应走访当地文物、宣传部门了解到,1936年红军长征来到川北,部队严重缺盐,苦不堪言,所以立此石碑明志,并秘密派遣战士前往自流井购盐。根据这一史实,赵应创作了小说《特遣队》。

《特遣队》小说,赵应五易其稿,并编剧为电影剧本,参加今古传奇杂志社举办的比赛,获2017年度优秀小说一等奖、优秀编剧奖。

繁忙之中坚持阅读

新的一年来临,赵应在忙碌着:由6部作品汇成的中篇小说集《飘逝的小船》,即将付梓;反映上世纪20年代妇女解放运动的长篇小说《天乳》,他在搜集50多万字的史料后,已创作了6万多字……

赵应说,他每天晚上都看书,已读了数百部明清时期的小说,以及《逃离》(艾丽斯.芒罗作)、《被掩埋的巨人》(石黑一雄作)等100多部诺贝尔文学奖作品,这给他的精神生活提供了一个广阔的空间,也给他的写作补充了必须的营养。

赵应发现,有许多书一印出来就在图书馆、好友家中束之高阁,或者躺在旧书摊上无人问津,甚至被作为废品化为纸浆。赵应感悟出,作家要把那些鲜活的生活、真实的历史、真挚的情感写出来,用自己的作品为补丁,去修复别人灵魂的漏洞,这样就能让自己的书“活”下去。

年过七旬的赵应思维敏捷、精力旺盛,看起来比实际年龄年轻许多,他认为这主要归功于良好的心态和文学的滋养。未来的日子里,他的追求是,写出一部部“长寿”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