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线索: 8218666

广告合作: 8218607

网站首页 > 副刊 > 正文

有一种年味叫“耍龙灯”

2018-02-12 20:40:48来源:自贡网分享到

自贡手机报,盐都资讯一手掌握!移动用户编辑短信0813发送至10658678即可订阅,5元/月

□ 尔东马

“咚咚咚呛,咚咚咚呛!咚咚咚呛咚呛咚呛!”

远远地,锣鼓和钹的声音从河对面山顶上的浸水村传过来,整个山谷弥漫着浓浓的喜庆气氛,与我一般大小的一群孩童就忍不住兴奋起来。

“龙灯狮灯要来啦!龙灯狮灯要来啦!”欢呼雀跃之声此起彼落。我们便忍不住你追我赶地跑到地势稍高的田坎上去张望,双掌捧成喇叭状放在嘴前,向着对面的山顶齐声大喊“龙灯狮灯快过来,快到果子园(我家所在村民小组的小地名)里来”。

这是记忆中关于“年”的最美好片段。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中国内陆乡村,绝大多数男女老少还守着田土谋求生活,一些渴望改变的年轻人开始到沿海城市闯荡。每到腊月年关,外出打工的人纷纷拎着大包小包倦鸟归巢般回到亲人身边,守在家里忙碌了一年的农人也陆续放下所有农活,家家户户炒胡豆花生、熏腊肉、爆米花、炸酥肉,家境好一点的还免不了杀年猪、宰鸡鸭,张灯结彩,整个腊月都浸润和散发着浓浓的年味。

到了大年三十,家家户户贴春联、燃鞭炮,然后是一年中最丰盛的一顿团圆饭。这一天,人人都会穿上新衣新裤,包里装满瓜子、胡豆等零食出门,一路走一路吃,吆五喝六地走家串户,玩纸牌、唠闲嗑,嘻嘻哈哈,村里一派喜气洋洋的气氛。当然,最幸福快乐的莫过于孩童们,整个春节好吃好喝,又自由自在,啃着零食漫山遍野地疯跑打闹,还能多少领到些压岁钱,男孩可以买火炮儿、零食,女孩可以买喜欢的发夹、头绳。

一眨眼,离开生我养我的村子和那素色的年华已好多年了。而今,我常常在一个人时回想过去,那素色年华里的许多酸甜苦辣都已淡去,而那舞动的龙、破阵的狮子和令人心醉的锣鼓声却一直鲜活地留存在脑海里。与“龙灯”“狮灯”相比,以上所有欢乐祥和气氛,不过都是主角粉墨登场之前的渲染和此后半个多月龙腾狮舞的背景而已。那时,我所在的村子,长年活跃着一支支舞龙舞狮团队、一群生龙活虎的乡土艺人,平时耕田种地,一到春节前夕便整理行头,操练“舞艺”。大年初一,这些艺人就开始走村串户,舞龙斗狮,向乡邻拜年送福,沉寂了一年的村庄深陷于一阵阵喧天的锣鼓和铙钹声中。

“咚咚咚呛,咚咚咚呛!咚咚咚呛咚呛咚呛!”每当熟悉的锣鼓声隐隐约约地传进我们的耳朵,小伙伴们就忍不住兴奋起来。我们立即终止正在玩耍的游戏,或跳上高处张望呼喊,或追逐着挨家挨户去“通风报信”。这时多数人家就会立即腾出人手,清理院坝、摆放条凳、准备红包,高高兴兴迎接“龙灯狮子”和新年福瑞。也有少数人家,因厌烦吵闹或心疼红包,早早关门闭户,溜之大吉。当然,多数时候,我们都是眼巴巴地等到天黑,锣鼓声不知何时突然就消失了,“龙灯狮子”却不见踪影。一个个垂头丧气地回到家里,向大人抱怨,大人们免不了要宽慰几句:“人家总要一家一家、一个组一个组地走嘛,或许明天就到我们这里了。”

“咚咚咚呛,咚咚咚呛!咚咚咚呛咚呛咚呛!”锣鼓声分明就在不远处响起,我们知道,这次是真的来了。这时,周边的小伙伴就呼啦一下子循着这热闹的锣鼓声鱼贯集聚,你追我赶奔向正在表演的院坝。当然,有时我们忙于别的事情,突然注意到一“冲”(两山或两丘相夹的平地)之隔的邻家有锣鼓之声,跑出去时锣鼓声却突然停住了,我们知道这一场表演已结束,接下来就会转移到我们这边来。果然,你的眼睛在过“冲”的田埂路上搜寻,必然发现一个提着马灯或灯笼的人走来,由他负责提前入户递上拜年帖,向主人家道声“恭喜恭喜,新年大吉”,以此达成表演送福意向,俗称“打帖子”。尔后,不过三两分钟光景,一群人举着色彩喜庆的祥龙或巨口大开的雄狮,沿着曲折起伏的田埂路相跟而来。队伍最前面必然是戏龙的宝珠或是斗狮的“沙和尚”,后面是鼓乐手。

院坝里,主人家早已用条凳围出一块空地,鼓乐手围坐于条凳之上,多是锣、鼓、钹三钟打击乐器。“咚咚咚呛,咚咚咚呛!”乐声起,表演即拉开序幕。在我的印象里,舞龙呈现的是蛟龙游动的自由灵活,舞狮展示的狮子破阵的艰险和诙谐。所舞长龙,龙身用竹篾扎成,节节相连,每一节点做成灯笼状,外面覆罩画有龙鳞的巨幅红布,每隔数尺有一人执竿,首尾相距数米,俗称“龙灯”。表演时,龙前由一人持竿舞一彩色巨球,前后左右四周挥舞摆动,拟作宝珠以戏龙。舞龙者一般5人或7人,在龙珠的引导下,持竿而舞,相互配合,龙首作抢球状,牵引龙身自然灵活游走,完成穿、腾、跃、翻、滚、戏、缠等动作和套路,充分展示龙的灵动神韵。

我们更喜欢的,当然还是舞狮表演。我们村庄常见的狮子舞,基本上是两人合作扮一头大狮子,所舞之狮,仍是用竹条扎就,以各色彩纸糊成一个大张其口、双眼鼓突有神的狮子头,在其颈部缝上一块长幅黄布作狮身,两个操持人掩于其中,一人举狮头主导,一人躬身居狮尾配合,俗称“狮灯”。表演时,另有一人以“沙和尚”扮相,手拿绣球,于狮前引导或做戏弄状。鼓乐声起,狮子随着锣鼓点的轻、重、快、慢,循着“沙和尚”的逗弄引导,模仿狮子做出舐毛、擦脚、搔头、洗耳、朝拜、翻滚等各种动作,或翘首仰视,或俯首细嗅,或匍伏撒娇。突然,鼓点密集紧凑,卧狮一跃而起,与“沙和尚”追逐奔突。少顷,居于前的操持人迅速踩上后者双肩让狮子直立、浑身颤抖,展示雄狮暴怒,憨态毕现,惟妙惟肖,妙趣横生。有时,遇到技艺精湛的表演团队,还会有一些高难度的挑战和展示,比如摆出一张长凳,让狮子表演“鲤鱼跃龙门”,或将几张狭长的木凳直接叠放起来,让狮子徒手攀爬上去再倒着爬下来。整个表演过程自然掌声、喝彩声不断,在精神文化相对匮乏的年代,这无疑是令观者一生回味的盛宴。

往往表演正当高潮,“打帖人”举起右手,五指聚拢示意暂停。然后开始高声唱说几句顺口溜作为新年贺词,比如“爆竹放得喜洋洋,我送黄龙上天堂。保护老人多福寿,保护小孩健康长;保护中年顶天柱,保护学子成栋梁;保护风调又雨顺,保护四季皆平安”。祝贺完毕,主人家奉上红包以答谢,表演者开始收拾家伙向下一户转移。现场观看的小伙伴就成群结队、蹦蹦跳跳地跟在表演队伍后面,从东家跑到西家,从正月初一跑到元宵十五,就这样满含期待,满含喜悦地蹦跳过每一个新春佳节,让浓浓的“年味”滋养我们无忧无虑的童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