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线索: 8218666

广告合作: 8218607

网站首页 > 副刊 > 正文

黄巨良的家庭和家风

2018-04-16 17:17:35来源:自贡网分享到

自贡手机报,盐都资讯一手掌握!移动用户编辑短信0813发送至10658678即可订阅,5元/月

口 黄千红

黄巨良何许人也?现在知道的人并不多,而在上世纪中叶,那时是不知道的人并不多,特别是教育界和文学艺术界。但是,如果现在的人提到著名书法家黄宗壤,然后说到黄巨良是黄宗壤的父亲,那大家就清楚了。

黄巨良在自贡文学艺术界是一位很有影响的人物,尤其是川剧界。黄巨良曾担任自贡市政协委员、市文联副主席、市川剧院第一副院长。

黄巨良的家是一个家庭和睦且艺术氛围浓厚的家庭,其父擅长戏剧,其母“懂戏文,明剧理”,以黄巨良为灵魂人物的自流井大巷子“黄氏弟兄”,为资阳河河道(川剧艺术流派)的著名川剧玩友,代表人物有老大黄庶咸、老二黄了初、老三黄巨良、老六黄景明、老七黄启灵、老九黄一良、老幺黄象离。宗壤老师的文章《南华宫看“吆台戏”》就有这么一段:“作为四川人、更作为在川剧‘资阳河’河道(流派)颇有名气的自流井正街大巷子‘黄氏弟兄’川剧玩友世家的子弟,我的戏瘾几乎可以说是与生俱来。玩友(川剧发烧友)们聚在茶馆里吼‘围鼓’,父亲司钹、六爸打锣、幺爸司小鼓、唱‘小喉咙’(小嗓)、大伯唱花脸、七爸和九爸唱须生。”

黄巨良作为黄氏弟兄的灵魂人物和一家之主,思想倾向进步,早在北京工业大学读书时,黄巨良就参加了“五四”爱国运动。在泸州川南师范任教时,与恽代英、萧楚女、刘愿安等共产党人有过交往。黄巨良平生有两大愿望:“兴办实业、倡导教育以促进社会进步。”他竭尽全力,亲手在自流井创办了一所公益性的储菁补习学校,并出任校长,为本地培养了不少人才。上世纪30年代初期,自流井曾一度井停灶歇,民生凋敝,为了给饥饿者以活路,根据自流井地下党组织的倡议,时任储菁补习学校校长的黄巨良等一批爱国进步人士出面,利用社会关系,筹办“平民教养工厂”,以使收容教养的孤儿有个能吃饭的一技之长。为了筹集办厂的不菲经费,黄巨良率领黄氏弟兄,联络各方川剧玩友、艺人和亲朋好友,举行游艺募捐演出活动,演出节目都很精彩,如:川剧《审子踏尸》《杀家告庙》《坐楼杀惜》《夜叹杀宫》《情探》《装盒盘宫》,以及田汉的话剧《湖上的悲剧》和歌舞节目等等。而且,黄巨良还利用这个机会,在《打胖官》基础上新编了《新打胖官》,揭露当时自流井的时弊和驻军某营长的胡作非为。游艺募捐活动大获成功。不久,平民教养工厂终于在上桥文武庙开工了,黄巨良亲自出任工务主任,负责一切生产技术,使自流井地区失业贫民的生计问题得到了一定程度缓解。

新中国成立后,百废待兴,川剧艺人的生活很苦,黄巨良出于社会责任感,参与组建了市川剧实验改进社(市川剧院前身),其时黄巨良正在市青年俱乐部文学组担任不拿一分钱工资的教职。黄巨良自加压力且全身心投入的这两项工作,都是纯粹做奉献。市川剧实验改进社组建起来后,黄巨良又满腔热情地创作了一批金钱板、花鼓词等曲艺说唱作品,讴歌社会主义新中国。为了宣传抗美援朝,他及时创作了《劝友参军》《英英血债》等现代川戏。而最让黄巨良欣慰和自豪的是,他将歌剧《白毛女》改编为大型川剧,并搬上舞台,在自流井南华宫首演,成为上世纪50年代初期自贡市戏剧史上的一件盛事。不过,有关改编《白毛女》背后黄巨良所付出的艰辛和代价,外界却知之甚少。当时,黄巨良已是年过半百之人,岁月不饶人,又时当酷暑,加之他自己又身患疟疾,据宗壤老师《黄巨良改编<白毛女>》一文中透露:“(父亲)常常卧床盖数床衣被犹自寒颤不止,待病情稍缓解,又以毛笔夜以继日挥汗疾书。”可见,一个五幕十六场的歌剧《白毛女》被改为三幕十六场的川剧,并非易事,实则是含辛茹苦而得之的。尔后,黄巨良进市文联工作,这是新中国建立后黄巨良第一份拿工资的工作,这又是一个新组建的单位,当时的市文联只有两个人,一个主持工作的副主任(那时不叫主席),一个办事员,这个办事员不是别人,正是黄巨良。这又是一番辛苦,可想而知,不再赘述。以后,自贡市川剧院成立,黄巨良由市文联调任第一副院长,后来又当选为兼职的市文联副主席,黄巨良彻底回归戏剧战线的这一铆,又是一番风雨兼程和无数个不知疲倦的日日夜夜,直到1962年黄巨良生命的最后一息,时年66岁。

黄巨良和他的黄氏弟兄虽然先后永诀了这个世界,然而,黄巨良和他的黄氏弟兄所擎起的黄氏家风依然。黄巨良和他的黄氏弟兄重家教,治家民主,身教重于言传,正是道家所谓的“无为而治”。据宗壤老师回忆,他家的家训是:玩物丧志;玩人丧德。为儿孙积田积土,不如为儿孙积德。对人处世应做到恭、宽、信、敏、惠。恭则不侮,宽则得众,信则人任焉,敏则有功,惠则足以使人(语出《论语 ·阳货》)。宗壤老师的堂兄黄宗池曾告诫过宗壤老师“当家不当官”,用自己的专长来服务社会,这也体现了黄氏家风。黄巨良从来不将自己的习好强加给子女,他的子女甚多,却没有一个是纯粹从事川剧的艺术家,其后人黄宗塗、宗坛、宗壤、宗型以及其侄黄宗池,后来悉数成为文艺界有一定影响的艺术家,同样德艺双馨,是为“第二代黄氏弟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