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线索: 8218666

广告合作: 8218607

仰天窝 岁月留痕待重生

2018-05-11 19:00:08来源:自贡网分享到

自贡手机报,盐都资讯一手掌握!移动用户编辑短信0813发送至10658678即可订阅,5元/月

自贡网讯(记者 蒋周德 文/图)“前有珍珠,后有玛瑙,左有凤凰,右有天窝”,这句流传已久的民谚所指是自流井。珍珠、玛瑙是山,凤凰是坝,天窝是池。天窝即仰天窝,是自流井通往叙府(宜宾)古盐道上的一个站点。因棚户区改造,包括古盐道在内的仰天窝将发生沧海桑田般的变化。

实地踏访古盐道

一个阳光灿烂的午后,记者想找处绿地呼吸那弥漫着花香的清新空气。萌生这种想法的同时,脑海中闪现出从未谋面的仰天窝。

匆匆来到张家沱与光大街交汇处的汇柴口道路工程项目部。经询问,从其旁边沿着一条石板路前行。两旁的房屋已经拆除,瓦砾、砖块等建筑废弃材料和野花野草随意地铺排着。虽然渣土遍布,几乎遮盖了石板,但因连续数日天气晴朗,石板路还算好走。一路上行人不断,既有与记者逆行到市区去的,也有从市区来闲逛的。

前行300多米,进入到金钩湾住宅区。住宅区一排排成套房一路绵延至半山腰,与左面(东面)的围墙之间有一道石梯。沿着石梯拾级而上,至成套房结束,再上行十几米,可见一块地质灾害点公示牌,上面写明因降雨和人为因素,此处容易滑坡。据了解,2009年,我市进行了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地质灾害治理工程——自流井区仰天窝危崖整治,为期达5个月。

继续上行,便进入棚户区。据了解,去年8月底,自流井区启动金钩湾片区拆迁项目,到年底拆迁签约基本结束。因此,多数已经人去房空。身前身后也没有行人,周边林木蓊郁,绿意盎然,不时能看到一些褐色的大鸟从草间飞起,在树上鸣叫,记者仿佛从喧嚣的城市瞬间穿行至野外森林。然而,向东望去,车水马龙的沙湾,繁华和热闹清晰可见。

“支持棚改征收,造福子孙后代”的横幅,挂在一公共厕所墙上。该公共厕所南面有两块古碑,从旁边的“自贡市历史建筑”标牌上,可知是仰天窝将军碑、恩流自井石碑。

恩流自井石碑嵌入一户人家厨房的墙壁。从这家人开始,便进入了仰天窝住宅区,道路也由石梯转为有一定坡度的石板路。

沿着石板路前行四五十米,右侧一口池塘映入眼帘。记者站立的池塘边,有两株树冠如巨伞的古树,一株是黄葛树,一株是大榕树,三个居民在黄葛树下悠闲地聊天。记者询问得知,这池塘便是仰天窝池。

据盐业遗迹保护志愿者陈星生了解,从张家沱往金钩湾、杞子岩(地质灾害点)上行,这一带曾有恒源井、燊成井、海盛井、如海井、福来井、官海井、海源井、海福井,挖耳井的传说也出自这里。

张家沱曾经是自流井最大的食盐等物资集散地。古叙府毗邻自流井。经陈星生考证,从张家沱通往叙府的古道有两条:一条是经汇柴口、永安、孔滩……到宜宾,一条是经源渊井、仰天窝、舒坪、仲权、漆树、白马场、百花场等地,同样至宜宾。

信息待解古石碑

为保护尚未列入各级文物保护单位、保护点的历史建筑,2017年10月,市规划管理局、市文广新局在广泛调查后,公布了若干处“自贡市历史建筑”,并于12月统一制作了标牌,其中便有仰天窝将军碑、恩流自井石碑。

仰天窝将军碑在古盐道南面,中间只隔一条水沟。该碑为长方形圆首,高2.6米、宽1.1米、厚0.15米,正中楷书竖排阴刻“皇清贝也赠中宪大夫明威将军香山之通道”,1行17字,字径0.12米,右侧刻“乾隆十六年”(1751年)。碑额及碑沿浅浮雕云龙纹。

恩流自井石碑在仰天窝将军碑西南面约3米远处。在黄葛树下闲聊的一位居民告诉记者,该碑原来独立于此,后来被一家人配建一间屋做厨房,在砌砖墙时便将就用这碑,既没有毁掉这碑,又节约了砖块。

立于清乾隆十二年(1747年)的恩流自井石碑,高2.6米、宽1.14米、厚0.14米,石碑碑文楷书竖排阴刻“恩流自井”四个大字,字径0.50米。碑右侧楷书竖排阴刻“特授叙州府正堂星生王公祖大人德政”,左下刻“富厂五挡井”。

仰天窝将军碑、恩流自井石碑均系青砂石刻而成,是自流井区现存较少、保存较完好的清代碑刻之一。两碑相距仅3米,建造时间相差不到5年,它们之间是否有关联性?明威将军是怎样的一个人物?王星生又是为何许人,又因何事而立德政碑?两块石碑对研究自贡近代历史、盐业发展史,又具有多大的价值和意义?限于碑文及文献记载的缺失,这些问题尚待盐史专家们进一步考证。

高高山上一池水

上世纪50年代以前,从张家沱通往仰天窝的古盐道,是盐都大道(马吃水)方向进入自流井的重要通道,挑夫盈途,路人比肩。曲径通幽、风景秀丽的仰天窝,还赢得诗人歌咏。

民国三年(1914年),荣县程家场(现贡井区成佳镇)人兰尧夫(清末副榜,相当于准举人)游历自流井,作《自流井十八景诗》,其中有首就写仰天窝池的,名为《仰天龙嘴》:“盈盈一水似龙涎,感叹芳池近路边。泽润寰区忘旱暯,胍寻高岭涌春泉。源通峡口流来远,底似锅形望去圆。我亦仰天作长啸,层宵直上入云烟。”

乾隆四十二年(1777年)段玉裁撰修《富顺县志》卷二《山川下》记下了这样一段文字:“仰天窝池,在县西九十里自流井,池在山顶,周遭一里,水清澈,四时不涨也不涸”。不过,记者眼前的仰天窝池,因为有生活污水排入(过去还很可能有生产污水排入),池水较脏。

仰天窝,这“四时不涨也不涸”的池塘,与高新区一对山有同一个传说。相传,孙悟空腾云驾雾路过自流井上空,看见地上像蚂蚁一样挑箩抬筐的人,一箩一筐地抬石担土欲垒一座大山,便动了恻隐之心。他到远处用金箍棒夺了一峰扛在肩上,觉得不好走,又夺了一峰,用金箍棒挑着走。要到时,突然鸡叫,天将大明,他慌忙搁下两峰,抽出金箍棒时屁股重重地坐在了地上。两山峰便成了“一对山”,那一屁股就坐出了个“仰天窝”。

沧海桑田仰天窝

站在仰天窝池塘边的两棵古树间,环视四周,池塘东面、南面是一个接一个的低矮的非成套住宅,西南面是碧绿的田野,远处是仍在那里办公的市公路养护段,西北面是市农业机械研究所原办公场地及职工住宅,北面是原市光明食品厂,目光越过该厂,矗立在土地坡的电视塔似乎就在不远处。

走过池塘西南面的田埂,再上行几十米,便踏上了露水湾通往市公路养护段的公路。公路左侧是市农业机械研究所原办公场地,高高的外砖墙上挂着“参与棚改我有责,支持棚改我光荣”的横幅。里面挂着“自贡市农机化技术推广站”“川南阀门厂”两块招牌。据了解,川南阀门厂曾经租赁过这里一段时间,但如今已经歇业,整个院子非常静谧而冷清。记者沿着东面一条支路上行几十米,看到由市光明食品厂改制而来的光明食品(自贡)有限公司。30多年前,甜润可口的光明雪糕,让多少孩子梦寐以求。目睹它如今已破败的模样,记者心里也“拔凉拔凉”的。

返回主干路前行一二十米,眼前突然开阔,左面是市车管所曾经的办公场地。市车管所已经接连搬了两次家,离开这里10多年了,办公楼才开始拆除。正对面是改造拓宽一年多了的西山路,尽管旧貌变新颜,这里依然设有站名为“露水湾”的公交站。

据了解,2012年3月,自流井区制定相关规划,在4.5公里长的釜溪河周边范围内,打造既贯穿历史又富有时代特色的滨河历史文化长廊,其中,在本就是一体的松毛山、富台山、仰天窝上建设步行旅游通道。2015年,自流井区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时,又明确提出修建仰天窝公园。

在露水湾公交站等候公交车时,记者眺望来时的路,不禁遐想未来的仰天窝公园会是啥模样,乃至错过了好几趟公交车,不过心里倒挺舒畅,希望未来的仰天窝公园真如那般能兼容历史遗存与时代特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