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线索: 8218666

广告合作: 8218607

网站首页 > 副刊 > 正文

狮子山的故事

2018-05-11 22:42:43来源:自贡网分享到

自贡手机报,盐都资讯一手掌握!移动用户编辑短信0813发送至10658678即可订阅,5元/月

□冯世全/文

清脆的“镇场声”一起,立刻全场清风哑静,几十双眼睛齐唰唰盯住了石泉。石泉亮开噪子:“各位,今天我讲的这个故事发生在1942年,冀中大平原滹沱河边有一庄子,叫桥头镇……”石泉吐词清楚,“学念唱做”运用恰当,将这段抗日故事讲异常精彩。

《烈火金钢》的效果超出了预期,听他“吹牛”的越来越多。林冒壳的圈子真被他拆了,林冒壳也成了石泉的听众。一个生产队都在摆他的“龙门阵”。

生产队的干部对石泉的“龙门阵”也上了心。队长邹洪发主动找上石泉,告诉他:“能不能每天讲一场,不要间断,你现在讲两天歇两天,整得听的人个个心欠欠的。”

石泉说:“我怕影响活路。”

队长说:“不影响,我们几个队委商量了,你的‘龙门阵’放在晚饭后,每晚不超过两个钟头,地点就放在原来生产队的大食堂。这样子,你的‘龙门阵’照摆,该干的活路照干,我们不会让你打‘黑摸’,由生产队出煤油,在食堂内吊个汽灯,保证亮堂,听的说的都安逸。”

自此,石泉的“龙门阵”便成了兴华五队的固定节目。

四、无心插柳

石泉的“龙门阵”整响了,明钊可动起了心思,他说,你露脸了,我也能唱能跳能吹(明钊的笛子吹得很好),我也想露露脸。

在兴华,有一个密切注视青年活动的人物,他不是狮子山人,他叫国辉。

国辉,团市委青农部干事,团市委指派的下乡蹲点人员。

国辉告诉石泉、明钊:“干脆全大队回乡青年组织起来成立一个宣传队,让大家干活之余也能聚聚、放松放松、快快乐乐,唱一唱跳一跳。”

“这事可不是简单的事。”石泉觉得有难度,怕大队不同意。国辉告诉石泉、明钊,宗明的工作由他做,只要大家有信心,有兴趣,就不用担心。

在国辉的努力下,大队书记宗明表示:“坚决支持。”于是,狮子山下有了一支农民青年宣传队——兴华业余宣传队。

兴华成立宣传队让狮子山下的回乡青年欢喜非常。他们自动聚在左家坝,他们要为宣传队的诞生欢呼,他们决定搞一台节目庆祝庆祝。他们要借这台节目表现自己,他们要向狮子山的农民打个响亮的招呼。

石泉、明钊、侯丰自然成了这支宣传队的头,石泉负责组织领导,撰写文稿、创作剧目;明钊负责乐队的排练指挥;侯丰负责晚会的总筹划、总导演,

青年们自报特长。经过摸排,侯丰拿出了晚会的节目单,独唱、舞蹈、相声、话剧这些都有!

随后,紧张的排练开始了。白天,他们在生产队参加农业生产,完成生产队指派的活路,晚饭后,迅速赶往左家坝。狮子山的回乡青年,不管有无节目都自动参与,有节目的排节目,没节目的就“打杂”、制道具。

接近十二点了,大家兴犹未尽地摸黑回家。宣传队的事全是义务,没有一分报酬,全是自觉自愿,但没听见谁埋怨,每个人都是劲头十足,喜笑言开。

那时节恰逢收谷子,石泉每天天才麻糊亮就得背上拌桶,拿上沙镰(割稻的刀)下田,打满拌桶再回家吃早饭。中午,吃过饭歇口气又得头顶烈日出工,那可是四五十度的红火大太阳,能让人脱皮。没办法,因为这时的狮子山还处在靠天吃饭的自然经济状态中。

打谷天,农民就得顶着烈日劳作,农民盼的就是有个好太阳,如果没太阳,打下的谷子会生秧、发霉,到手的粮食都会毁掉。太阳愈辣农民愈欢喜,太阳愈辣谷子愈快晒干。下午收工了,赶紧从田里拨出泥腿回家扒上几口就到“书场”为乡亲们讲故事,故事讲完立马赶到排练场(就是一个“月亮坝”),他还要写剧本、刻钢板、背台词……

石泉生命中这段航路塞得太满太满,生命之舟承载太多太多!即使这样,石泉和宣传队的兄弟姊妹一样,没有怨言,没有叫累,忙有忙的乐趣。石泉感到这段日子特别快乐,特别充实。(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