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线索: 8218666

广告合作: 8218607

厉害了!自贡农妇花近5年绣12.5米长《富春山居图》

2018-05-15 16:28:32来源:自贡网分享到

自贡手机报,盐都资讯一手掌握!移动用户编辑短信0813发送至10658678即可订阅,5元/月

自贡网讯(记者 张才 摄影 宋姿熠)中国十大传世名画、画中之兰亭序、国宝级文物,元代黄公望画作《富春山居图》,四年功成、画尽人生。七百多年后,荣县旭阳镇一农妇同样历时四年,用一百七十七万针,在长达十二点五米的绣布上真实还原了这幅绝世孤品,墨色浓淡相宜、气势磅礴,让人叹为观止。

“家里最值钱的就只有图了。”如今,为侄女筹集肝移植手术费用,她打算出售这幅呕心沥血之作。

绣成——

首次亮相出动了“全村”人:

14日中午,荣县旭阳镇石碓窝村3组,村民黄昌国、徐春华夫妇出去张罗一圈,叫来了五六个老头老太,在村道旁选了一处既能遮阴又稍显宽敞之处,一人负责一段,小心翼翼地将其展开。

长十二点五米,宽六十五公分,一眼望去很难相信这是一幅绣品,更像是一张画。其实就算是画作,也罕有如此巨幅,这就是徐春华耗费四年零九个月,用十二色绣线、一百七十七万针绣出的十字绣作品《富春山居图》无用师卷。

自今年三月徐春华在绣布上打完最后一个结之后,这是它第一次在众人面前亮相。

起头——

最初的想法是赚点钱:

徐春华做得一手好针线活,她的家里有台缝纫机,平时常用它缝缝补补,袖套、围裙等从来没在外面买过。丈夫黄昌国最多的衣服是毛衣,衣柜里足足有上十件,在他看来,妻子在这方面很能干,“很多人来找她帮忙起头(织毛衣)。”

徐春华第一次接触十字绣是在2012年,在外地职业学校上学的女儿绣了一件半截的“小活”《荷花》被她“捡”了起来,最后不仅无师自通地完成了该幅作品,还得到了专业人士的表扬,“摸起来平平整整,比干了好几年的人做出来的活都要好。”

于是一发不可收,第二年,徐春华就开始做“大活”——花了半年时间绣成了长两米、宽六十公分的《清明上河图》,如今这幅绣品仍挂在家中。据悉,为了完成这幅作品,徐春华买绣图纸、绣线、绣布等东西便花了四百多元,装裱加上木头画框花了八百元。“在市场上买这么大一幅装饰画也要好几百上千元。”徐春华说道。

《清明上河图》之后,徐春华便着手准备绣这幅《富春山居图》。绣图纸、绣线、绣布以及相关证书、附送书籍和邮票等一共花了她八千六百元,对于普通农村家庭来说,无疑是一笔不小的开支。“(当时)订货的绣品店说绣成后会帮忙联系买家。”黄昌国、徐春华夫妇坦诚地表示,当时的想法就是想赚点钱。

四年——

完成之后最想做的事是打麻将:

2013年6月,徐春华在打好格子的绣布上绣出了第一针,那一年她刚好四十岁。她在这幅作品上表现出了与众不同的刺绣天赋:绣“大活”通常情况下会先用水溶笔在绣布上勾出来,绣完后再用清洁剂进行清洗、晾晒、装裱。而徐春华为了保持作品干净整洁,省掉了这个步骤,不打草稿直接绣。

“一个小时最多能绣两格(一英寸),绣两个小时就要起身出去转一圈,不然头昏眼花,脑壳里还会嗡啊嗡地叫。”常年趴在绣架上,徐春华颈部鼓出了一个包,这让她疼痛不已。为了调整最适合的高度,黄昌国在板凳上绑了几条木棍将绣架升高。随着时间推移,徐春华的眼睛出现了不适,不仅视力开始下降,还会经常流泪。为此,黄昌国别出心裁,用一截废弃塑料水管在绣架上方做了盏可以调节高度灯泡,增加照明光源。

“上绣架之前还要把手上从田里带来的的泥巴洗干净,不然几年下来这图就变成了一张抹布。”白天要煮饭做家务,农忙时要下地干活,徐春华抽得出来的时间只有吃完晚饭后和上床睡觉之前的三到四个小时。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夫妇俩的想法渐渐改变了。可能付出的心血太多无法用一个价格来衡量,商量之后,两人打算将作品留着自己收藏,不到万不得已绝不出售。

“到后来,担心的就只有一件事,那就是得抓紧时间绣,再拖下来去恐怕身体就跟不上了。”徐春华说,2018年3月,绣完最后一针后她长长舒了一口气:“这四年过得比十年还要长。”而这时,她最先想到的是“现在终于可以打盘麻将了。”

变故——

家里最值钱的就只有这幅图了:

徐翠萍(本网曾以《这名自贡女孩独自拍了一套婚纱照,真相让人心酸!》为题进行过报道)喊徐春花叫三嬢,有时候她觉得三嬢比自己亲生母亲还要亲:“不管有好吃的还是别的好玩的都会先想到我,她对我比我妈更有耐心。”就连徐春华的独生女儿有时候都会抱怨:“是不是姐姐才是你亲生的,我是你充话费送的……”

2015年,徐翠萍在成都华西医院第一次准备肝移植手术时,徐春花拿出了四万元。“当时说做手术差钱也没开口要好多,家里一共有五万块钱存款便拿了四万。”徐春花说,这是记在账面上的钱,这些年没记账的钱花出去也有好几千上万元了,“翠萍一打电话喊我陪她去趟医院(检查或抽腹水),我就晓得怎么回事了,出门就要把钱揣兜里。”

黄昌国长年在工地上支模,一双手已经变形,一个月也有个三四千元收入,但有时候经常一两个月找不到活干;女儿从职业学校毕业后,现在在外打工还没成家。今年四月,徐翠萍从北京回来说可以手术,但医生说至少要准备五十万时,徐春花沉默半响,然后表示家里最值钱的也只有这幅刚刚绣好的《富春山居图》了。

本网对徐翠萍的遭遇进行报道后引起了其他媒体关注,先后有成都晚报、新浪微博、今日头条、网易新闻、腾讯新闻等跟进。

“现在估计全国人民都晓得我的故事了,但仍然没钱做手术,我的命运还是没有丝毫改变……”14日,记者再次见到徐翠萍时,她这样说道。记者发现她的肚子比半个月前又大了一圈。“准备就这两天到医院‘放水’。”徐翠萍表示,腹水已经压得她喘不过气来,同时她又担忧:“风险太高,不晓得荣县(医院)肯不肯收,不然又得跑一趟华西或北京就麻烦了——害怕家里卖油菜籽的钱不够。”

众筹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