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线索: 8218666

广告合作: 8218607

网站首页 > 副刊 > 正文

如果不是慈禧怯敌,这个组建海外兵团的自贡人就会奇袭日本!

2018-05-25 23:30:21来源:自贡网分享到

自贡手机报,盐都资讯一手掌握!移动用户编辑短信0813发送至10658678即可订阅,5元/月

在经历了长达七十余年的“闭关锁国”之后,已经落后于欧洲发展步伐的泱泱华夏,终于在清末打开了国门,自贡先贤宋育仁,在历史巨轮的承载下漂洋过海,成为四川历史上“睁眼看世界”的第一人,并展开了一段至今为人乐道的传奇故事。

三度献计皆被否

海邦玉帛久相从,忽忆当年靖海烽。

白日鲸鲵愁鬼国,热火霜露泣文宗。

似闻野火延空苑,真见花旗列峻墉。

不尽万方臣子恨,昆明战舰有长龙。

1894年(光绪二十年),37岁的宋育仁,以参赞身份随公使龚照瑗出使英、法、意、比四国,驻伦敦,深入考察欧洲各国的政治、经济、文化教育、风土人情。在他出行之际,在京供职的同乡刘光第有《送检讨育仁充英法等国参赞六首》见赠,表达对时局的担忧和对宋育仁出使寄予的厚望,上文之诗就是其中一首。眼观列强实况之后的宋育仁,根据此行所见所思撰成《采风记》四卷;一腔爱国热情的宋育仁,更多次书奏清廷,献“围日之谋”和“防俄之计”。

宋育仁出使西方四国之时,正值中日甲午战争之际。1894年4月,他坐海船在经历一个多月的海上风浪后抵达巴黎,5月移驻伦敦。到伦敦不足两月,“闻倭军事起”的宋育仁当即给户部尚书翁同龢、兵部尚书孙毓汶写信,“惟饬南北洋合台闽相连为守,重扼旅顺威海烟台辽东湾以固津沽卫京师,而从陆路进兵以为持久之计。”“倭兵少财乏,持久足以困之。计莫如因此大修武备,重治东三省边防,为目前团倭之谋,异日防俄之计。”结果这位尽职尽责的参赞的建议没有受到朝廷的重视。

很快,宋育仁接到北洋水师的电报,获悉“平壤兵到恐迟,牙山军单可虑,既而牙山平壤败闻,倭军趋渡鸭绿江,军事日棘”,此刻的他更是心急如焚,又“贻书张埜秋(张百熙)侍讲,谋请召还供职,因便得陈机宜”,可谓一颗报国忠心呼之欲出,但依然没有获准。

其实,在战事初起之时,北洋水师就商请公使馆代为购买英国舰船事宜。公使馆也通过英国人克锡引荐阿莫士庄造船厂和智利海军,商谈购买军舰。但因谈判过程中,北洋水师方面对购买何种吨位的军舰意见不一致,几经拖延,等到协议达成的时候,英国已经颁布了不向国外交战双方出售军舰的法令,购买军舰事宜搁浅。宋育仁给龚照瑗建议另谋他法,还是没有得到采用。

奇谋购舰攻日本

当年10月,噩耗从战场传来——威海全军倾覆!舆论上下纷纷谴责李鸿章,部分大臣也希望朝廷严惩。各国海军先后开进烟台港停泊,清廷陷入动荡,举国一片混乱,人心惶惶。在北京的英国使馆甚至向英国政府提出,派英国军队进驻北京保护使馆安全。闻讯的清廷电令龚照瑗,希望通过外交途径阻止英国使馆这一派兵想法,然而龚照瑗却复电说英国人绝无此意思。宋育仁当即向龚照瑗指出,“恐洋兵入城,京师震惊,激成意外之变”,“虑有鬼谋,发于不测”等语,龚照瑗不听,遂“拂衣而罢”,由此看二人之间已产生很大隔阂。

此时清廷风闻外界传言说满人统治二百余年,重用满人而轻汉臣,对汉人无丝毫利益可言,并认为汉臣中只有李鸿章一人能够站出来扭转中国的局势,故此许多满族朝臣上奏杀李鸿章。宋育仁从大局着眼“虑朝议果从,激而生变”,立即上书翁同龢,建议“迁都避敌,以解刼制之危”。同时向龚照瑗提出辞职回国的请求。但就在此时,主管南洋水师方面的张之洞来电,请宋育仁帮助向英国银行借款,以补充军备,在权衡轻重之后,他暂缓了回国的念头,转而一心促成此事。

宋育仁和使馆翻译王丰镐一起,找到哈德洋行谈判借款事宜,结果非常顺利,当即向南洋水师回复了情况。不料很快龚照瑗就拿出户部和外交总署发来的电报,说接到报告有人在外代外省借款,有妨债务,必须查禁。宋育仁据理力争,认为既然北洋可以借款,为什么南洋就不可以借款呢?因统管北洋水师的是龚照瑗的老丈人李鸿章,龚一时语塞,此事才得以继续。

不久后龚照瑗回国述职,由宋育仁代行公使之职。在他的主持下,与使馆参议杨宜治、翻译王丰镐密谋,找到英国水师后补兵官哈格雷甫,商议购买军舰。哈格雷甫告诉宋育仁,他早在7月就曾向龚照瑗献策购船事宜,不知道为什么一直没有回音。当哈格雷甫再次找到原来答应垫款的怡和洋行时,他们却不愿意垫款了,无奈只得另辟蹊径。

稍后王丰镐通过比利时王后之弟介绍,认识了美国退役海军副将侠甫士,以及英国退役海军麦福尔、候补义绅菴洁华特等,宋育仁向他们许诺事成之后定有重酬,于是一干人特别卖力。经过几次商量,双方议定清廷将英国准备卖与阿根廷、智利两国的兵舰五艘,鱼雷快艇十艘,其他辅助舰艇若干艘转买过来。菴洁华特向议会提案,鉴于中日开战,为保护澳商务船队安全,假名澳洲商会在澳大利亚招募水兵两千名,组成一支舰队,拟伪装成澳国商团,佯称保护商队,经菲律宾北上,直攻日本长崎。同时,通过侠甫士和英国康敌克特银行总经理格林米尔洽商,因当时英国政府已经规定不能向交战国双方出售武器,所以由侠甫士转购。具体方法为由康敌克特银行借款200万英镑,战款100万英镑,并买定兵舰十艘,运输舰二艘,炮弹武器购备充足,组成一旅有力的海军,由曾经当过中国北洋水师提督的琅威里少将为统令,参照英国海军出兵章程管理。

谋定,宋育仁一面报请朝廷批准,一面向主战的封疆大吏如两江总督刘坤一、张之洞等人寻求支持。这期间,宋育仁将所有相关情况,都通过电报向翁同龢、孙毓汶、唐春卿、张之洞等人通报。还向途经巴黎前往俄国,祝贺尼古拉二世登基的外交部杨虞裳参议做了介绍,希望他在路上和特使王爵棠(王之春)说明购军舰的事,以期得到更多朝臣的支持。

1895年2月,从俄国返回的王爵棠一行再度途经巴黎,电报密约宋育仁和侠甫士到巴黎相会,表示全力支持宋育仁购买军舰的计划,言“血成共事,议与银行立约”。此时银行方面又提出,他们不肯保战争险,因为这是私下借贷,又违反英国的禁运规定,如果军舰到了中国,中国政府不认账,他们就没有办法了,所以提出必须要有可以作为质押的人。王爵棠当即确定,他本人、杨虞裳、宋育仁以及王丰镐四人,愿意剪发改洋装,随舰队一起,与船共存亡。王爵棠又考虑到宋育仁因如夫人绣丝同在,怕女性有拖累不好办,宋育仁回答说:从密谋购买军舰开始,绣丝皆全部参与其中,而且暗地里绕开龚照瑗充当联络人,女人穿洋服更容易,我已经告诉她了,她也非常乐意。至此,购买军舰事宜的每个环节都已经完成,其各级战斗人员也经募集妥善,真是“万舰齐备,整装待发”了。

爱国丹心照汗青

就在宋育仁等满腔赤血的爱国志士在域外随时准备起航的时候,没想到等来的却是中日议和的消息,而他们苦心经营用海外水师奇袭日本的计划也胎死腹中。在慈禧和李鸿章等主和派的操控下,战争败局已定。

1895年3月,丧权辱国的“马关条约”签订。龚照瑗回到伦敦,发现购买军舰的事后与宋育仁在使馆内发生了激烈的争吵,并将此事报告清廷。清廷得知此事,下旨将订船募兵等事一概作废,同时电召宋育仁速回国。

已为国付出全心全力的宋育仁此时“抚赝私泣,望洋而叹”,伤心欲绝。1895年7月,宋育仁搭乘商船,在海上颠簸近五十天后回到了上海。饱受挫折的他并没有一蹶不振,购船奇袭日本之计最终没能施行,更引起了他对国家危局的深思。在回国途中,他写成了《借筹记》,详细记述了此事的经过,“历忆此行,怆如隔世,泚笔记之,不敢示人,亦自写伤心怀抱,”以表壮志未酬之情。并成《甲午感事五首》以述其志,阐发心中的愤懑和对国家前途的担忧,其第三首至今读来依然猎猎生风、感人至深——

投笔一书生,今朝定请缨。

窃符惊魏寝,怀璧返秦城。

孤愤先心死,艰难愧位轻。

闻鸡中夜起,未悔弃承明。

今年,适逢宋育仁先生诞辰160周年,听闻自贡市文化旅游投资开发有限公司正在筹拍以宋育仁先生出使欧洲四国为背景的电影《赤血伦敦1894》,向世人推介这位自贡先贤,心生感慨。谨以此文对这段历史事件做一个简略的回顾,希望有助于让更多人了解宋育仁在中国近代史上的独特地位,分享他并非虚构的传奇故事,也以此留作对家族前辈的崇高追忆。

(本文作者为宋育仁第五世孙)

先贤词典

宋育仁,生于清咸丰戊午年(1858年12月27日)十一月二十三日,卒于民国二十年(1931年12月5日)十月二十六日,字芸子,号芸岩。出生于四川富顺县大岩凼倒石桥(现属自贡市沿滩区仙市镇)。光绪己卯科(1879年)举人,丙午科(1886年)进士,初授翰林院检讨,辛卯科广西主考。中国早期资产阶级改良主义思想家,被誉为四川历史上“睁眼看世界”第一人,重庆维新运动倡导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