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线索: 8218666

广告合作: 8218607

网站首页 > 副刊 > 正文

国统区唯一公开身份的中共省委书记

2018-06-29 20:19:23来源:自贡网分享到

自贡手机报,盐都资讯一手掌握!移动用户编辑短信0813发送至10658678即可订阅,5元/月

1945年12月,为参加抗战胜利后的政治协商会议,吴玉章作为中共代表团成员,随周恩来团长抵达重庆。随后在会上作过多次重要发言,又利用过去在同盟会、国民党中的地位和老关系,广泛联络民主党派人士和社会知名人士,积极宣传我党的路线方针政策。次年4月,国民党政府“还都”南京,中共中央决定在重庆设立公开的中共四川省委和中共代表团留渝联络处。26日,中共四川省委在曾家岩老50号周公馆宣布成立。30日,周恩来副主席离渝前,在中山路263号举行最后一次记者招待会,宣布四川省委已成立,向记者们介绍吴玉章同志为中共四川省委书记,王维舟同志为省委副书记。值得一提的是,吴老也是当时在国统区唯一公开身份的中共省委书记。

一、

中央留吴老在四川当省委书记,是考虑到假如政协局面还能继续,还要协商、开会,吴老可以由渝去南京参加会议;吴老是参政员,政协中共代表,又是老同盟会员,国民党老前辈,与四川的张群、张笃伦、熊克武等有一些交情,有利于自我保护和开展工作。

省委公开后,吴老以省委书记的名义四处奔走,拜访各处党、政、军、民机关,各民主党派及民主人士。又趁冯玉祥将军在重庆北碚为张自忠将军举行殉难纪念会的机会,亲自草拟挽联,派人以中共四川省委的名义送去,挂在会场中间人们最注目的地方。挽联上写着“已使日寇灭亡,忠魂可慰;再令生灵涂炭,民命何堪”。第二天,重庆各报以特别醒目的位置相继报道了这一消息。此事引起了国民党的注意,重庆行辕主任张笃伦找到吴玉章说:“他奉命查复此事,你们公开身份,手续不周到……”吴老驳斥说:“第一,蒋介石在政协开幕时说各党各派可以正式公开,‘四项诺言’中有此一条,我们公开是有根据的。第二,中国共产党是有组织的党,我们有办事处和报馆在这里,有党员在这里,应有党的组织。第三,我们公开,在重庆有这个必要。”经过这一番斗争,国民党被迫默认了中共四川省委的合法地位。

中共四川省委在社会上公开活动后,国民党知道“明枪”已无法再放,就施“暗箭”,授意大小报纸大肆造谣污蔑:“吴玉章搞暴动!”“王维舟作匪运!”“川北有匪呀!”还派出军队封锁路口,盘查行人,严密监视红岩村南方局、八路军办事处等驻地。又派出大批特务和宪警加岗加哨,日夜监视曾家岩老50号、中山路263号及民生路《新华日报》营业部和工作人员驻地。吴玉章挺身而出,严肃警告国民党当局:“我们是不暴动的,是你们的特务在捣乱,在搞破坏;你们要注意,一旦和平谈判被破坏,对地方上是不利的!”

二、

1946年6月以后,国民党继续扩大内战,在各地制造白色恐怖,先后暗杀了李公朴、闻一多先生,形势十分紧张。吴老不屈不挠,带领省委和《新华日报》的同志们与国民党反动派展开针锋相对的斗争,召开李、闻追悼会,并代表中共四川省委在大会上讲话,广泛开展了一场场声势浩大的反饥饿、反内战的群众性签名活动。8月18日,《民主报》记者采访吴玉章,吴老回答记者说:“散布谣言是内战还要继续扩大的信号,是顽固分子想制造事件迫害民主人士的阴谋。他们淆乱听闻,要人民相信他们‘戡乱’‘平内乱’有不得已的苦衷,他们非努力‘戡’一下不可,于是在前方加紧扩大内战,在内地则加紧‘防范’民主分子,剿灭要和平民主的人,封闭要和平民主之口。”“我们要揭穿它!谣言吓不到英勇的战士,也困惑不了智者。但谣言背后的阴谋不能忽视,一切民主人士更不能不提高警惕。要揭穿其阴谋,让群众明白反动派的狰狞面目。”

随着形势继续恶化和紧张,中央让王维舟等先后两次疏散部分工作人员及家属撤回延安,只留下少数同志坚持斗争,省委办公地点也减少到两处。因人员减少,吴老更忙了,他先后参加了陶行知先生追悼会、纪念鲁迅逝世10周年大会、白象街实业大厦茶会等活动。他还不断发表演说,宣传共产党的主张,团结各党派、各界民主人士。他紧紧依靠《新华日报》,与国民党展开针锋相对的斗争。在《新华日报》创刊九周年时,特地举行隆重的纪念活动,参加纪念大会的除省委和《新华日报》馆全体人员外,还有各民主党派负责人及各界来宾数百人。吴老代表中共四川省委讲话,并观看了报馆同志演出的节目。

1946年12月30日,北平发生美军强奸北大女大学生事件。消息传到重庆,群情激愤。吴老和张友渔(继任四川省委副书记)领导省委和《新华日报》馆全体同志,在各民主党派和人民团体的支持配合下,于次年1月6日发动了声势浩大的全市学生示威大游行。参加这次游行的学生达15000多人,其规模之大、秩序之好是少见的。这场运动持续到2月5日“反对美军暴行周”。后来因特务镇压学生运动造成流血惨案,更加引起学生的愤怒,导致全市学生总罢课和请愿。为此,警备司令孙元良、市长张笃伦都来请求吴老“不要再搞了”。吴老驳斥说:“学生反美运动我们不能制止。打人不是学生坏,而是特务坏,你们应该把特务压下去,答应学生的要求才是解决问题的好办法。”为防意外,吴老和张友渔商量研究,进一步疏散人员,清理和烧毁文件资料,加强内部的革命气节教育,为迎接更艰苦的斗争做好了一切组织和思想准备。

三、

1947年2月28日凌晨两点多,国民党突然派军警宪特包围了曾家岩老50号中共四川省委机关和《新华日报》馆。由于守门的同志拖延了近半小时,使吴老、张友渔和管机要的同志及时销毁了重要的文件资料。特务诱开大门不成,只好用事先准备的榔头、铁棒砸开大门,一百多特务冲进省委机关,翻箱倒柜搜查、打人铐人、抢东西。吴老和警卫员柴银清被软禁在楼上,张友渔等13名同志被软禁在楼下客厅里。吴老愤怒地向闯到楼上的特务抗议:“为什么半夜三更闯入我中共四川省委机关?你们竟敢破门而入,这是你们破坏国共合作的行径!”领头的特务说:“这是为保护你们的安全,帮你们撤退。”吴老气愤地质问:“为什么你们不敢白天公开进来?而要深更半夜破门而入?这不是说明你们害怕群众吗!”吴老义正言辞:“我驻京、沪、渝三地的中共代表机关是经你们政府答应设立的,没有你们政府的明文和我们党中央的命令,我们一定坚守我们的岗位,决不撤退。”吴老担心敌人危害大家的安全,声色俱厉地申斥敌人:“你们半夜三更来此胡闹,简直无理之极。绝不允许你们动我一个人!我要去找你们的孙司令、张市长。”特务头子忙说:“你们的人员全部集中在楼下客厅里。”吴老叫柴银清打着电筒陪他下楼看望软禁在楼下的同志。吴老当着特务的面说:“同志们,国民党政府要我们撤返延安,但我们必须要有他们的明文和我们党中央的命令才行,否则誓不撤退。我们要坚守岗位,坚持共产党人的立场和气节。我们有共产党、毛主席,有全国人民的支持,我们一定能够取得胜利!”他转身怒视特务说:“你们破门而入,肆意搜查和抢劫,这是你们破坏国共谈判,撕毁‘双十’协定和政协决议的恶劣行径,我要给你们的政府当局打电话。”但电话早已被特务们切断,打不通了。

9时许,张笃伦、孙元良相继来见吴老,摸出公函念了一遍。吴老代表省委和《新华日报》提出强烈抗议:“我们要坚守我们的岗位,我们绝不怕任何困难和任何压力。这是你们破坏和谈,关死和谈大门,一切后果由你们负责。”吴老要孙元良撤回监视的特务,允许被软禁的同志回自己寝室休息。孙元良支支吾吾,最后只同意在楼上打地铺,同吴老住在一起。下午,楼下13个同志搬到楼上,男同志住吴老的房间,女同志住隔壁的房间。此后,吴老除与张友渔等同志商量事情外,常常利用时间给大家讲历史和革命故事,激励大家的斗争精神。他讲《革命军》的作者邹容,荣县独立领导人之一的王天杰,革命先烈杨闇公、李硕勋、向警予和他的侄儿吴鸣和等人的革命事迹。这些在敌人“临时集中营”的同志,在特务们重重包围下的工作人员,受到极大的教育和鼓舞,都以革命烈士的事迹来激励鞭策自己,抗争到底。

吴老的言传身教给了同志们极大的力量,八天八夜的软禁,大家紧紧团结在吴老周围,同敌人进行着顽强的斗争。由于党中央、周恩来和董必武、吴玉章等与国民党反动派的坚决斗争,最后国民党当局不得不答应派飞机将我们约二百余人全部送回延安。

1947年3月8日下午5时,飞机抵达延安东关机场。朱德、董必武、叶剑英、李维汉、杨尚昆等中央领导前来迎接。吴老和大家一起平安返回了延安。第二天,在紧张的备战情况下,中央为京、沪、渝三地胜利返延的同志举行了隆重的欢迎大会。谢鸣明/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