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线索: 8218666

广告合作: 8218607

哗然!自贡荣县某中学教师多次骚扰女学生 聊天记录曝光

2018-08-02 22:49:22来源:自贡网分享到

自贡网讯(记者 张才 周航宇)“喜欢你啊,不行啊!可爱而漂亮的妹纸……”这段荣县某中学初中某班班主任、五十多岁的刘华(化名),与隔壁班14岁女孩雯雯(化名)之间的QQ聊天记录,大致可分为三个阶段:

1、要求女孩不叫老师称“华哥”,事无巨细汇报自己的行踪以及多次关心对方吃饭与否;

2、提出带女孩出去“溜溜弯”“兜兜风”“看电影”,称“喜欢你啊,不行啊!可爱而漂亮的妹纸”;

3、当引起女孩称其“猥琐大叔”时,以担心别人误会为由,多次要求删除聊天记录,并数次追问。

据悉,目前荣县教育局已经成立调查小组调查此事。

14岁的女儿突然想转学

其实,张文学(化名)并非雯雯生父,但一直视为己出。“从6岁多点点带到了14岁,其实是不是亲生已不重要了。”张文学称,八年来女儿的生父没有来看望过一次,雯雯也早已改口叫自己爸爸。

有求必应、水果牛奶一箱一箱往家里扛、给女儿花六七百块钱买一件衣服自己穿几十块钱一件的T恤——平日在工地揽活很少回家的张文学,对雯雯的宠爱已到了让周围亲戚朋友都“看不下去”的地步,且没因(五年后)小女儿的出生有丝毫收敛。

张文学的观点是女儿应“富养”。他记得两年前送雯雯走进这所全县设施最为齐全、同时也是最漂亮中学时,他对女儿说了两句话,第一句是“你要好好读书”,第二句是“有人扯掉你一根头发丝丝,都要给我说。”

两年当中,雯雯长得飞快,尽管只有14岁但身高已超过了1.65米,成绩保持在中等偏上,在班上不仅担任多项职务还是同学QQ群群主;平日里,回到家里都是帮忙洗碗拖地、进房间自己写作业,很少出门——在老师和家长眼里,雯雯是一个品学兼优的好孩子。

母亲刘娟(化名)事后回想起来,才发现整件事露出“苗头”是在今年5月底。一天,雯雯对她说想转学,刘娟当时也没有在意回了一句:“你这个成绩想考荣中(荣县中学)估计还差点,还要努把力哦!”然后没有了下文。

紧接着,六月初,刘娟带小女儿到江浙一带旅游,这一去就是二十多天,当中雯雯的干妈曾多次打电话,内容只有一句“你好久回来”。当月月底,刘娟回来后问起此事,干妈称“事情已经解决”后,刘娟就没再深究。

直到7月4日傍晚,张文学从外地回来的第二天,一家人在外婆家吃完晚饭往回走,刚进家门雯雯就开口了:“爸爸我想给你说件事。”此时,父母方才从孩子外婆口中得知,女儿躲在屋里已经哭了好几场。

不像师生对话的聊天记录

女儿截屏的数段QQ聊天记录让张文学愤怒不已。一晚上,张文学夫妇都无心睡眠。

与雯雯聊天的对象是隔壁班班主任刘华,五十多岁,QQ头像为和雯雯年纪差不多的他孙子的照片。据悉,两人之前并无过多来往,当刘华加雯雯QQ时她还有点诧异,因为她在添加好友设置里设置了必须输入真实姓名。

翻开两人的聊天记录发现,这位爷爷级的隔壁班班主任,能熟练使用各种表情,有流汗的、流泪的、卖萌的还有献花的……聊天记录里,刘华要雯雯称自己“华哥”,并表示自己尽管五十多岁了,QQ头像用的是“儿子的儿子”照片,但以诚相待“我才18岁心脏,童心不老”;雯雯则表示称呼老师是因为自己是一个懂礼貌的小孩。

刘华不但关心雯雯的学习、状态以及到家没有、吃饭没有,还事无巨细汇报自己的行踪,比如“刚开完会”“准备去成都,还有一个小时到成都,星期天从成都回来”等等。

渐渐地,刘华开始直呼雯雯小名,称“你好乖好漂亮”,并提出带雯雯““遛遛弯”“兜兜风”“看电影”……遭到雯雯以“带你孙子去溜背(呗)”拒绝后,又称 “喜欢你啊,不行啊!可爱而漂亮的妹纸”。

当雯雯称其为“猥琐大叔”时,刘华回复“叫大叔,不要猥琐”,雯雯称“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时,他回复“你都不接受,我也白献这殷勤啊”。最后,刘华要求“聊天记录记得要删掉”“全部删掉”“不想别人看到有误会”并一再追问“怎么样?”“删了吗?”

最后,雯雯将聊天截屏留存后删除了这位好友。

“他不调走就只有我女儿转学”

“我给她说今后不要理他了,今后在学校里碰到了也不要喊老师,绕道走。”一夜无眠的张文学夫妇好不容易熬到天亮,算准上班时间到了给雯雯班主任打了电话。“当时班主任老师正在外地出差,刚开始说‘不可能哦’,收到我发的聊天记录说‘作为同事不好说’,喊我们找校长。”

7月5日上午,张文学赶到学校,学校负责人称调查后立即答复。次日,夫妇二人再次来到学校,校长当面道了歉,称处理方案是“扣除刘华半年绩效”。

“一开始我就表明态度,不谈钱。”事后,张文学告诉记者,他要求刘华当面道歉,学校出处理文件并盖章和将刘华调离。接下来将近一个月时间,他先后跑了教育局等相关部门,其中让他无法接受的是在提交相关证据后,调查人员提出要和雯雯进行面谈。

“这件事她根本不晓得,每次出门我都说见朋友谈事情,打电话都专门跑到阳台上。”张文学称,自己竭尽全力不让女儿再受到一丝伤害,其中一项一直无法谈妥的条件就是“要求刘华调离”:“他不调走就只有我女儿转学。”他表示自己再也无法忍受女儿雯雯和刘华同处一个校园。

8月2日中午,记者接到热线电话赶到荣县见到张文学,交谈中这位见惯大风大浪的中年男子数次热泪盈眶,他感觉到事情发生后女儿像变了一个人,不爱说话了:“以前我们两个是那样亲,有说不完的话,喊一声立马回答‘要得’,现在喊好几声都不应,最多鼻子里‘嗯’一下……”

县教育局已成立调查小组

当日下午记者拨通了该校校长电话。对方表示,学校对此高度重视当即召开党组会,并将情况向县教育局进行了汇报。

“当时我看到(聊天记录)也吓了一跳。”该校校长称,该聊天内容的确不应该来自一位老师和学生之间的对话,言语极不恰当。他告诉记者,之前没有接到类似举报,刘华从教多年,与他班上学生关系良好,学生都称其为“华哥”。

校长表示,自己曾两次向学生家长道歉,事后刘华也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提出当面道歉,但雯雯父母没有接受。他解释之所以无法满足对方提出“将刘华调离”条件,是因为没有相关规定,“目前县教育局已经成立调查小组,学校将坚决服从根据调查结果作出的任何处理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