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线索: 8218666

广告合作: 8218607

自贡开展全市不可移动文物现状调查

2018-10-09 22:32:33来源:自贡网分享到

自贡手机报,盐都资讯一手掌握!移动用户编辑短信0813发送至10658678即可订阅,5元/月

留住历史,传承文脉,启迪未来。千年盐都独具特色的城市文化特质是由不可移动的建构筑物、可移动的文史资料和留存于市民生活中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所共同形成的,这些也将作为今后推进文化旅游融合发展的宝贵资源,更是盐都培育文化创意产业、打造文化出口基地的独特优势。但因城市发展、产业转移等原因,一般的历史文化街镇、建筑等不可移动文物逐年衰落冷清,当地居民迈入老龄化。因此,为确切了解掌握全国第三次文物普查10年以来全市不可移动文物的保存现状,建立健全全市文物数据库,为《自贡市井盐历史文化遗迹保护管理条例》的制定及实施提供客观普查数据,我市拟用一年的时间,开展全市不可移动文物现状调查,更好地保护好、利用好我市珍贵而独具特色的文化遗产。

唤起城市记忆

157年后清朝石牌坊通体完好

2008年5月,自流井区漆树乡街区中心处发现高4.9米、宽3.25米的颂德牌坊(又名乐善坊),这是自贡现存牌坊中规模最小、建造时代较早的建筑特色鲜明的建筑物。

随后,由市、区两级文管部门组织的文物考古人员对颂德石坊进行了现场勘察及资料搜集。资料显示,牌坊建于清朝咸丰元年(1851年),距今已有157年的历史。牌坊雕刻精美,采用镂刻手法雕刻的花鸟人物、狮象螺铛均栩栩如生,宝顶上镂空雕刻。牌坊上的匾额、柱联,施圆底刻,厚重庄严,苍劲有力。鉴定人员发现,虽然历经157年的风吹雨淋,但牌坊完整无损,字迹、图案清晰可见。整个牌坊设计考究,极具立体感、透视感。牌坊建筑严密,从结构、水平、重心及垂直线条的精细处理上看,虽经历157年时间,但主体没有发生倾斜。这些都显现了当时自贡地区工匠们的高超技艺。

据当地居民介绍,颂德牌坊是当时民众为歌颂骑尉颜昌英、奉直大夫李振亨捐资修路而专门修建的。石坊正面通体布满雕刻图案,正门嵌有修路碑记。考古人员介绍说,漆树乡作为历史上重要的盐运集散地,是自贡通往宜宾的盐运必经之地。这次发现的颂德石坊,成为研究清代时期自贡的盐运、盐文化的宝贵实物资料,也是自贡在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期间,作为新发现的不可移动文物点中具有重要文物价值的文物。

传承历史文脉

我市共有不可移动文物2404处

“咱们自贡底蕴丰厚,历史悠久,老祖宗留下的宝贵资源和财富,必须传承下去,才能让子孙后代找到自己的根。”四川理工学院中国盐文化研究中心主任、四川理工学院人文学院副院长曾凡英说道,随着时代变迁,一些历史文化遗存而今面临着各种各样的问题:不少文保单位修缮好后空置不用,在风吹雨打中再次“千疮百孔”;不少古建筑消失在城镇化进程中的“推土机”下,变脸成为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城市改造让文物建筑命运堪忧。根据2014年自贡市第三次文物普查,我市共有不可移动文物2404处,其中井盐历史文化遗迹近1200处,多数为古遗迹、古墓葬、古建筑和近现代重要史迹及代表性建筑。据不完全统计,近三年来约有122处井盐历史文化遗迹消失、损毁或被改建。

古建文化遗产是自贡这座城市在历史演变中传递历史文化信息的载体,蕴涵于其中的历史文化信息失而不可复得,是人类极为宝贵的财富。我们只有将自贡井盐文化遗产的人文特征与民族文化有机融合,才能让珍贵的自贡井盐文化遗产在发展中得到保护与传承,在社会历史发展进程中与时俱进。“比如张爷庙,过去是整个自贡老街的有机组成部分,现在由于城市改造,孤零零地矗立在一群钢筋水泥建筑的包围之中;而自流井老街,也是整体被规划打围,老建筑空置起反而损坏更大,非常可惜。真正拆掉以后,不管如何建设都只是新建的复制品。我市虽然古建文物点众多,但是还有大量的古建文保单位没有得到很好的充分利用。”曾凡英说。

从我市的不可移动文物现状调查数据来看,形势不容乐观,因城市建设(道路建设、市政建设、园区建设、项目建设)直接消失的有78处;因城乡居民居住环境改善(城市棚户区改造、农村增减挂钩、新村建设以及居民自行改建)消失的有36 处,因自然原因(无人居住垮塌、自然灾害)消失的有10处。尤其是区县、乡镇的历史文化建筑留下的大都是残垣断壁、败瓦颓墙,濒于消失。比如漆树老街,原来的黛黑色的小青瓦、棕色的木框架、白色的竹编泥墙形成的古朴风貌,由于居民生产生活发展,已由钢筋混凝土墙或者砖墙所替代,仅剩的几间房屋也因长时间无人居住与管护存在墙体开裂、倾斜等安全隐患。

汇集社会力量

保留下历史的见证

近日,调查工作启动仪式在四川理工学院中国盐文化研究中心举行,市盐史专家,市、区文广新局、文管所负责人以及四川理工学院人文学院师生参加启动仪式。省文物专家库专家、自贡盐业历史博物馆馆长程龙刚作了《自贡深厚的井盐文化》专题讲座。自贡古迹遗址保护协会秘书长李玉就开展调查的具体内容、方式方法、资料收集整理等进行培训。本次调查首期将对自流井区328处、大安区349处不可移动文物现状、保护情况、受损情况等进行详尽的实地查勘、记载、分析,并形成调研报告。

“古建筑,不怕用,就怕不用。做好细致调查与资料记录,让这些文物建筑能保留下来。”曾凡英说,在考察期间,通过十年前后对比,一些不可移动文物也有了可喜的变化,比如三多寨的保善堂,就比较有代表性。“保善堂始建于清代,为西式洋楼、穿逗木结构与夯土结构多重建筑。保善堂原为三多寨寨长李孟麟家族的住宅,当时李系自流井大盐商,直到1950年,保善堂被政府没收,后有8户三多寨村民在里面居住,期间对建筑有加修和改建。”参与此次调研的老师介绍道,近年屡经易手后,被个人通过民间购买的方式获得,并对其进行修缮。队员们发现,三多寨保善堂通过十年间对比,老宅更换了木质房梁,在建筑原架构基础上进行修缮,尽可能保留了古宅原有的风貌,甚至宅内植株也根据留存下来的信息进行栽植,现今的保善堂已能初现当年的风采。

另外,还有牛佛四合院布局,由正殿、戏楼、厢房组成的贺乐堂,虽在解放后成为民居,存在一些私搭乱建,但在2009年成为自贡市文保单位,2012年成为四川省文保单位后,近些年为加强文物保护,已将居民迁出,并于2017年开始对建筑本体进行全面修缮。“这座古建筑的存在,对研究自贡地区清代建筑、银行业的发展,具有重要的参考价值。在考察期间看到得到保护很是欣慰。”此次调研团的老师介绍道。(记者 李秋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