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线索: 8218666

广告合作: 8218607

网站首页 > 副刊 > 正文

曾三省和曾省三

2018-11-05 19:06:33来源:自贡网分享到

自贡手机报,盐都资讯一手掌握!移动用户编辑短信0813发送至10658678即可订阅,5元/月

口 钟学惠

曾三省和曾省三,这是两个有趣的名字。

想必他们的长辈在给他们起名取字的时候不约而同地想到了荀子那句名言:“君子博学而日参省乎己,则知明而行无过矣。”可是人们要么不太了解两人,要么傻傻分不清。其实一个是明朝钟祥县人,一个是晚清本地人,两人都与荣县有一段历史渊源。

曾三省即曾省吾,字三省,号确庵,晚年自号恪庵。明代湖广承天府钟祥县人。嘉靖三十五年(1556年)岁次丙辰进士。隆庆六年(1572年),以右佥都御史巡抚四川,当时蜀土司都掌蛮(僰人)发动叛乱,其首领阿大、阿二、方三等盘距九丝山一带僭王称号,屡抗官兵,惊震云贵川三省。万历元年(1573年)曾省吾奏请朝廷发兵征讨并亲率官兵出征。派遣大将刘显、刘铤父子率汉土官兵,分五路围攻僰人。因寡不敌众,王城被攻破,僰人遭到明军惨绝人寰的屠杀。这支少数民族从此销声匿迹,他们的悬棺葬习俗也成为留给后人的千古之迷。平叛之役大获全胜,曾省吾也因此升任右副都御史。至今,在九丝城还留有他撰文并书的《宗功小记碑》崖刻和“九丝山岩刻”。

在征剿僰人期间,出于对明朝初年靖难死事的忠臣胡子昭的仰慕,他曾亲临荣县拜谒子昭故里和阁老坟,并作《祭胡子昭》文。

曾省吾后来官拜工部尚书,太子太保,地位十分显赫。可惜颇为内阁首辅湖广同乡张居正所赏识,并倚为心腹知交的他,在张居正病故后,遭到新任内阁大肆排挤,最后被削职为民,永不叙用。

曾省三,字佑卿,荣县人,出身在荣县双石桥一个贫民家庭。他天资聪颖,虚心好学,很受乡贤和私塾老师的赏识。在老师的资助下读完了私塾,后来参加府试,知府也很赏识和器重他,于是很快出了名。他的求学生涯也顺风顺水,由秀才而举人,再到咸丰二年(1852)进士及第,一气呵成。被选为翰林院庶吉士不久,改任兵部主事,接着以此身份出任江西赣州南康县太守。这时,恰逢太平天国起义。因太平天国主张蓄发,而清朝政府颁令削发留辫,把太平天国起义军蔑称作发逆。

听说太平天国大军将至,曾省三亲自率军到南康边境去抵御。正好晚清湘军著名将领鲍超赶到南康。看到曾省三军队严整,随时准备迎战敌军,非常诧异地说:“敌人气焰十分嚣张,我们这样尖锐的军队都还考虑是否打得赢他们。你竟然有这么大的胆子,用团练武装来抗击敌军?”又说:“你们军力弱,实在不行的话,就把你们的队伍杂编入我们军中,跟我们一起竭力和敌人拼一拼。”曾省三答应了鲍超的安排。

鲍超何处此言,原来鲍超可不是等闲之辈。鲍超,初字春亭,后改字春霆,夔州安坪藕塘(今重庆奉节)人。行伍出身。在曾国藩手下转战广西、湖北、安徽、江西、浙江、广东、河南、陕西各地镇压太平天国运动,先后赐号“壮勇巴图鲁”、“博通额巴图鲁”。他的军队被号称鲍军或霆字军。一生参加过500场以上战役,身遭遇108处创伤。光绪十二年(1886年)逝世,谥忠壮。

根据鲍超进军太平天国的时间和路线,鲍军进驻南康的时间约在1861年春夏。敌军来到以后,看到省三他们的守备力量明显增强了,担心早埋伏,于是远离南康而去。从而保全了南康县。

当时江西巡抚沈葆桢非常赞赏曾省三的胆识,在给皇帝的奏章中评价曾省三说:“操行坚苦,勇敢有为。”于是曾省三得到了同治皇帝官加一级、领道衔(省部级待遇)的奖赏。

平定太平天国以后,调江西吉安府。到任吉安一年,仍然像在南康时筹措经费,加强防御。同时,还在军政事务的空隙,考核官吏治政能力,严厉去除一直以来留下的弊病,颁布条令,设立禁止事项。老百姓对他非常认可。

曾省三曾说:“欲治民,先厉士。则兴学为急。”他把发展教育作为管理百姓的重要措施。但当时吉安的青原、白鹭两个书院,因为战乱祸害,没有了办学经费,所谓兴学,难以为继。他就主持劝捐活动,共募得两万贯钱和二千余担租谷的田地。聘请一个叫刘殿大儒主讲,还为吉安下辖的各县书院募捐。在曾省三的努力下,吉安地区读书风气蔚然兴起。

可是,因母亲去世,回家守制。服孝三年期满后又回到江西任职,却因病卒于江西省城南昌。终年仅四十一岁。

曾省三入官以后,逐渐得到曾国藩赏识。在他春风得意的时候,大量购置唐宋文人书籍,希望以一己之力尽数求索,但最终没有能实现平生夙愿。赵熙在民国《荣县志》中,对他文风和文品做出了高度评价:“其文高异,一扫县人之论而独为之。生山乡中,能持通人之论。清三百年,士不以边隅而自郁者,省三一人而已。”说他的文章高妙而奇异,与县人文风大不相同。他生于山乡却能秉持通达的观点。不因为生于边远的地方而自我封闭,在清朝三百年中只有曾省三一个人。

曾省三出仕后,为家乡留下了多处墨宝。咸丰六年(1856),题刻锁江桥碑,刻碑于原立于城南锁江桥左侧,后毁。据拓片重刻的石碑现陈列于荣州碑园。其字迹遒健有力,有较高的书法价值。同治五年(1866),重修讲教洞,曾省三题记勒碑,惜碑今无存,幸有其拓片为荣县文物管理所收藏,也成为研究义门王氏的重要资料。至今讲教洞下方崖壁上还留有他题刻的“宋王庠王序读书处”几个大字,可惜因时间久远和文革期间遭破坏,已不易辨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