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线索: 8218666

广告合作: 8218607

加油,我们等你!幼儿园孩子街头跳舞为白血病同学筹款

2018-11-06 15:26:18来源:自贡网分享到

自贡手机报,盐都资讯一手掌握!移动用户编辑短信0813发送至10658678即可订阅,5元/月

和小伙伴视频,乐乐会大声武气地说“我得的是白血病!”

在这群幼儿园孩子眼里,白血病和感冒发烧、肚子疼没什么区别,小伙伴只知道“乐乐生病了”“治病要很多钱”“如果没钱治病就不能一起玩了”,于是在家长协助下这些五岁上下的孩子在小区门口、到这座城市最热闹的地方,用在学校学的舞蹈连续两个晚上帮乐乐筹款。

一群会跳舞的天使

11月4日傍晚起风了,冷空气如期而至,就在人们缩着脖子急急忙忙往家赶的时候,一群小朋友走出家门开始向华商聚集。从统一着装上能看出他们来自同一家幼儿园,陪同家长担心孩子冻着在园服里又添了衣服,因此每个人看起来都“胖”了不少。

展架、捐款箱、桌子、音响都是家长自己准备的,网购近千张爱心卡还剩下不到一半,早到的小朋友用彩笔画上了各种图案。晚上7点活动正式开始时一共来了13个小朋友,比头一天多出了将近一半。

“爷爷奶奶叔叔阿姨哥哥姐姐大家好——”主持人、同学罗若晴还有十多天满五岁,她认为最快乐的三件事是“出去旅游、吃火锅、和小朋友一起做游戏”但“乐乐生病了做不了,所以要帮助她。”小朋友们除了朗诵《三字经》之外,还跳了三支舞:《燃烧我的卡路里》、《晚安喵》和《偶像万万岁》,基本上能拿得出手的都拿出来了,每一个小朋友都很认真,相比之下女孩子的舞蹈动作更加准确、熟练,男孩子相对笨拙,但都在努力跟上节奏。

可能天气缘故,当天晚上逛华商的人不多,但孩子们的表演仍然让不少人停下脚步。

“昨天(11月3日)人要多点。”同学赵子墨的妈妈告诉记者,3号下午他们本来是在小区门口搞募捐,接到线报当天晚上华商搞活动,便决定转移阵地,大人小孩都没有回家在外面吃了碗豆花饭就赶了过来。一直跳到晚上八点。

经清点,两天下来捐款箱共收到到1622.5元,目前这笔钱已经转交给了乐乐亲人。

据了解,活动帮助对象乐乐今年五岁半,在丹桂幼儿园大一班接受学前教育,上个月月底确诊患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现在成都华西医院接受治疗。从入院算起,乐乐离开她的小伙伴已经半个多月了。

“乐乐是我们的好朋友。”赵子墨和乐乐住同一个小区,两人一起上学放学、一起上辅导班、一起玩耍荡秋千;住同一小区的还有黄汐尧,“疯”完之后会用自行车一直把乐乐载到家门口;罗若晴列出的参加自己五岁生日名单,乐乐排第一个——

“总想做点什么能帮帮她。”罗若晴的爸爸告诉记者,一次乐乐和女儿视频时大声武气地说“我得的是白血病!”当时他的鼻子就酸了:“可能在孩子们眼里,白血病和感冒发烧、肚子疼没什么区别。”赵子墨的妈妈是活动发起人之一,为此专门组建了一个微信群,她告诉记者前几天见乐乐爸爸出去上班骑的是一辆电动车“估计把家里的车都卖了。”

一场突如其来的灾难

“车还没有卖。”11月6日下午记者在贡井区某楼盘建筑工地见到了乐乐的爸爸,他表示曾找过二手车商给自己开了三年的卡罗拉估过价,但后来从病友相互经验交流中得知,在今后长达两年半的治疗期间孩子很容易发生感染,甚至不能“乘公交”,留下这辆车是为了方便接送乐乐进行治疗,目前借用朋友的电动车代步是为了省下油钱给女儿治病。

这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家庭,乐乐的妈妈是大安区公安分局一名协警,乐乐的爸爸大学学的是土木工程专业,估计这个月转正后工资能拿到五千块钱左右,两人工作都很忙,乐乐平日多由爷爷奶奶接送。

乐乐生病前

10月19日乐乐的爸爸发了一条朋友圈:“女儿对不起,五年半以来爸爸都没怎么好好陪过你”,在这之前他的朋友圈基本上是工作,之后全部都是女儿。当天乐乐妈妈带着乐乐到医院挂号看皮肤病,孩子一句“嘴唇发麻”引起了医生注意,经进一步检查初步诊断为白血病。在这之前乐乐饭量逐渐减少,到后来不肯吃饭,身上出现紫红色小点点,医生初次诊断为皮肤过敏。

乐乐生病后

开始进行化疗后,尽管乐乐身体上经受着常人难以想象的痛苦,但仍然乖巧懂事。关于“剪光头发”一事母女俩曾有这样一段对话:

乐乐:妈妈为啥子女生要剪光头发?

妈妈:因为医院不方便洗头。

显然乐乐对这个答案不满意,一再追问下妈妈只得如实相告:

头发脏了会有细菌容易感染,你看你昨天不是发烧了吗?而且你输的药药有点厉害会掉头发,所以不如干脆剪掉。以后你病好了会长起来的,不用担心。

乐乐没有继续问了,第二天早上起床后说:

妈妈,我觉得女生剪光头也挺帅——

乐乐怕打针 爸爸捂住了她的眼睛

乐乐的爸爸告诉记者,乐乐治疗过程会经过三道坎,首先是长达两年半的治疗期,然后五年是一道坎,平平安安十年过后才能把一颗心放下称得上痊愈。与之同时乐乐小伙伴们的期望可能无法实现,接下来的两年半乐乐会留在成都进行治疗,可能在幼儿园里再也见不到乐乐,也不能一起玩耍了。

关于费用,乐乐的爸爸表示从数十万到上百万不等“上不封顶”,甚至结果很有可能是“人财两空”。他告诉记者为了照顾乐乐,妻子可能不得不把工作辞了,自己的工作却不能丢,还得靠这份收入给女儿治病。

乐乐的爸爸说:“实在到了山穷水尽的哪一天,我打算带乐乐出去耍一趟,只要她想去哪里就去哪里——”(记者 张才 摄影 叶卫东 部分图片由受访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