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线索: 8218666

广告合作: 8218607

网站首页 > 副刊 > 正文

刘湘叔侄的荣边“响水洞”之战

2018-12-16 18:13:38来源:自贡网分享到

□ 张清明

在距离自流井区荣边镇干塘村2里多远的地方,有一地名叫“响水洞”。85年前,在“响水洞”曾发生过一场历时三个月的军阀之间争夺地盘的小战役。

上世纪初,“响水洞”地处荣县与宜宾两地交界处。那时的“响水洞”崖上属宜宾义正乡(双石铺),洞崖下为荣县荣边乡。“响水洞”崖从崖脚到崖顶垂直高30多米,崖洞上有一条小河顺崖而下。崖湾成n形,长400多米,两边山崖相距100多米。崖两边突出崖体的巨石都有3米多长。“响水洞”位于n字形中间,洞宽5米。洞口下有3米多深的水凼,与下流的三叉小河相通。“响水洞”因河水顺崖而下,在岩石上溅发出滴哆声而得名。民间传说,山崖下藏有一对金鸭子,每到晚上,就会从山崖下传出嘎嘎的叫唤声。

“响水洞”所在的山并不高,山上长有成片的、高大茂密的柏树,山崖下杂草、荆棘丛生,阴森森的。山崖边有一条石板路,在当时,这条石板路是从双石铺到桥头铺的唯一通道。由于“响水洞”周边人烟稀少,石板路周遭时常有劫匪出没,胆小的行人经过这里时,都只能结伴而行。

1932年10月至1933年10月,四川军阀刘湘、刘文辉叔侄俩为争夺地盘,双方调用兵力数万人,在川西、川北、川南数十个县,进行了长达一年的战争。“响水洞”所在之地也成了双方武装争斗之地。

为争“四川王”叔侄反目为仇

刘湘与刘文辉都是四川大邑县人,二人是堂叔侄关系,刘文辉是刘湘的幺叔,但刘湘却要比刘文辉年长六岁。刘湘毕业于四川陆军速成学院,刘文辉从保定军校毕业时,刘湘已是少将旅长。虽然刘文辉不在刘湘军中任职,但刘湘尽力扶持堂叔刘文辉发展壮大队伍。刘文辉也在经济、军事、政治上对刘湘给予扶持。

四川军阀在长期混战中,熊克武、刘存厚、杨森等军阀或战败或下野,无势力称霸四川,而刘文辉后来者居上,任四川省政府主席、川康边防总指挥、24军军长,防区为川康一带81县,几乎占四川总面积的一半,其兵力达12万人。刘湘时任四川善后督办,任21军军长,防区为川南、鄂西一带,共计46个县,兵力11万人,控制着四川水路枢纽、入川出川的山城重庆。

叔侄俩时称川军“二刘”,互依互助互靠共同发展,成为四川势力强大的两大军阀。但一山不容二虎,做为四川军阀老大的刘文辉、刘湘,各怀鬼胎。刘湘想做“四川王”,而刘文辉也欲想独霸四川。

1932年10月,刘湘率先进攻刘文辉所辖管的南充,开始了“二刘”之间的争夺战。1932年11月,刘湘分兵三路进攻刘文辉,越过沱江,攻下泸州。与此同时,两军在成都交战。

后经多方出面调停,“省门之战”结束。刘文辉赴眉山成立司令部,组织部队与刘湘在荣县、威远一带决战。1932年12月10日,双方展开激战,刘文辉手下旅长陈鸣谦阵前倒戈。刘文辉只得向刘湘求和。1933年6月,刘湘与刘文辉在乐山、荣县之间展开血战,刘文辉所部惨败而归,退到川康成为“川康王”。大获全胜的刘湘成为“四川王”,实现了独霸四川的野心。

双方士兵横尸“响水洞”

“响水洞”之战,是刘文辉与刘湘争夺地盘的战争中,最后的一次小战役,从开战到结束,历时三个多月。

“响水洞”是刘湘、刘文辉两方势力的交界地。刘湘所部驻扎在离响水洞三里远的罗汉山(今荣边镇拱桥村8组唱戏坝),而刘文辉在离响水洞4里外的跳石沟(今荣边镇尖山村7组)驻有军营。

1933年6月,刘文辉所部进攻刘湘在唱戏坝的军营,在“响水洞”遭到刘湘所部的埋伏。一攻一守,双方展开血战,枪声、手榴弹爆炸声不断,让附近百姓胆颤心惊。争夺战过程中,两方士兵四处抓人当挑夫抬夫,对不从者进行枪杀,并四处抢掠百姓家财。在兵祸逼迫之下,苦不堪言的百姓纷纷外逃。

双方军队在易守难攻的响水洞,僵持不下,战事持续三个多月。1933年10月,刘文辉战败,溃逃到乐山,“响水洞”之战结束。战事结束后,“响水洞”崖下的沟里堆满了双方丢下的几百具战死士兵的尸体。

今年96岁的干塘村民谢代候在当年发生“响水洞”之战时,才9岁多。谢大爷说,当年,他家住在皮匠坡(今干塘村10组),距离“响水洞”四里路。双方军队撒走后,他和附近的大人跑到“响水洞”去看热闹。没想到,看到的场面十分恐怖吓人,“响水洞”周边到处是断头、断腿,有的尸体肚皮被炸开了洞,肠子流出在外……因两军官兵四处抢掠百姓家财、抓挑夫抬夫,周边的住户全都跑光了。因此战事结束后,死亡士兵的尸首,无人去掩埋,任由野狗咬食。以致于在此地草丛中时而可见尸骨,阴森恐怖。白天,行人路过时,都要结伴而行,天黑后,无人敢走。

有一叫杨克容的挑布担子的村民,赶场往返于双石铺与桥头铺之间,而“响水洞”又是必经之路。一次,他路过“响水洞”时,天已黑,无人结伴。他只好硬着头皮,挑着担子往前奔走。当走到崖边是,看见崖下有十多处地方散发着绿光,吓得他全身的毛发直立,扔下担子就跑回了家。

第二天早晨,他和一个胆大的村民来到“响水洞”崖边查看,崖下沟里的绿光却不见了。当天下午,他独自一人下到崖沟里,把遮掩在草丛中的尸骨一一清捡出来,放入崖洼里掩埋。第二天,他请来道士在“响水洞”崖坝上做道场,敲鼓击钵,诵经放鞭炮。周边有好几百人前来观看道士做道场。从此,人们的恐惧感渐渐消失,商贩村民经过“响水洞”时,也不再那么害怕了。

“响水洞”原貌已遭破坏

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生产队把“响水洞”崖顶上的石坝当晒坝,晾晒粮食。当地石匠在“响水洞”崖上和崖边大量开采石头,响水洞原貌遭破坏。如今,“响水洞”掩藏在竹林中,人难以下行到洞口。左崖突出崖边的巨石还保存完好,右崖突出来的巨石,已垮塌落到沟底,被石匠开采。以前,荣边村民到双石铺赶场,必走这条石板路。2000年,荣边至仲权之间的乡道修通后,走这条石板路的人逐渐少了,现在“响水洞”路段已被荒草掩没,几乎没有人再从那里经过了。

(本文资料部分来源于网络,其余由谢代候等老人讲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