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线索: 8218666

广告合作: 8218607

童年的味道

2019-01-02 22:28:06来源:自贡网分享到

酸、甜、苦、辣、咸……味觉所体会到的滋味,会深深地植根于记忆中。这种记忆中,既有各种滋味的印象,也会有与这种滋味相关联的情感。童年里的一些食物,随着时代的发展,很多都已消失,但那种味道记忆却永远都在。

麻辣烫:考验火候和锅底的纯粹食物

小时候,一到放学,校门口摊摊儿的麻辣烫,又辣又烫的刺激感,简直能让饥肠辘辘的娃儿些上瘾。以前,学校门口的麻辣烫菜品简单,土豆片是主打,一根签签穿个三四片,放进红红的锅里煮一煮,提起来直接吃。想要吃辣,再往辣椒面里裹一裹,味道相当死火。

现在,冒菜、串串儿,恐怕都是麻辣烫的延伸,程序上多了搭配的蘸料,美味如何,有一半的功劳归于蘸料好不好吃。要知道,不用任何蘸料,直接煮后捞起来就吃的麻辣烫,才是考验火候和锅底的纯粹食物吧!

蛋烘糕:可以常有的“奶油蛋糕”

很多“80后”小的时候,最喜欢的一件事就是吃生日蛋糕。五颜六色的奶油,各种样式的裱花,光是想一下,都觉得安逸。蛋糕都是其次,包裹在外面的那一层厚厚的奶油,才是食欲的源头所在。

但是奶油生日蛋糕不常有,于是,学校门口摆摊摊儿的蛋烘糕,就成了解馋的东西。蛋烘糕的蛋饼和生日的蛋糕有异曲同工之妙,但蛋烘糕里面的夹馅儿却比生日蛋糕更甚。要甜口味的,有果酱、奶油;要咸口味的,有火腿肠、大头菜、肉松,还可以随意搭配。纯奶油的最过瘾。老板将几口三四寸的小平底锅,薄薄地刷上一层油,舀上一勺黄糊糊,随着小锅里滋滋的声音,香气四溢。揭开小锅盖那一刻,是最富有仪式感的,老板拿着还冒着热气的小锅儿,舀上一大勺白白的奶油,厚厚地抹在蛋烘糕的一侧,再拿镊子轻轻牵起另一边,一对折,麻溜地装进袋子里。咬一口,满嘴的奶油香合着蛋烘糕的香气,很安逸。

现在,蛋烘糕还是那个蛋烘糕,但是馅儿料却无比丰富了,榴莲、海苔、蟹黄的,但是老板说,卖得最好的还是“奶油”馅儿。

八宝粥:软糯香甜中的温暖

冬日的早上,一碗冒着热气的八宝粥,晶莹剔透的汤羹里,洒满了碎碎的芝麻、花生,橘红特殊的味道配上冬条、葡萄干的甘甜,合着软软的糯米,驱走了扑面而来的寒意。

小时候,自家的早餐要么是牛奶鸡蛋,要么是稀饭馒头。要吃一碗甜糯的八宝粥,就得去外面买。自家里拿个带盖儿的大碗,噔噔噔跑下楼。摊儿上一口大蒸锅,一揭开白烟缭绕,店家迅速地拿出一碗蒸好的糯米饭,用一根扁扁的竹篾片,蘸点白水顺着碗沿儿一划,糯米饭就到碗里了。早先在碗底“不露山水”的枣儿啊、核桃仁啊、桂圆啊这时便铺在面上了。店家将一字排开的料挨个舀进去,淋上满满一大勺汤羹。盖上盖,噔噔噔跑回家,搅和搅和,那口从头到脚的暖和劲儿,迫不及待。

贡井黄粑:几十年如初的味道

无论是现在还是以前,小娃儿们对带甜味的东西,都无法抗拒。不像长大以后,甜或不甜,只是一种味道而已。

吃惯了白米饭,甜甜的、可以当饭吃的黄粑,自然是小孩子们的食之极品。贡井老街子的巷巷头,有家不太好找的“贡井黄粑”,年轻的小黄老板和稳重的老黄老板“两爷子”几十年坚持纯手工做黄粑。从泡米、磨浆、吊浆、蒸糕、和糖、制糕,工序要用整整一天,可成品仅仅只有40斤。小黄老板说,这门手艺是从奶奶手中接过来的,两爷子就在这个巷巷头的自家屋头经营这个店。贡井黄粑有别于宜宾、泸州的黄粑,它的口感像年糕,没有一粒一粒的糯米。货真价实的红糖配合着货真价实的米,香甜、化渣。好多顾客都是从小吃到大:“几十年了,一直都是自己家屋头做的黄粑的那种味道!”

锅盔:嗯,人间美味

小时候记忆中的锅盔,是在闹哄哄的店堂里,就着一碗酥油茶的酣畅淋漓。咬一口又焦又酥的椒盐锅盔,喝一口酥油茶。喝的时候,沿着碗边发出“伏——”的一声,这种满口溢香的味道和声音的配合,能在精神上获得很大愉悦感,至于吃相等问题,哪用管。

贡井老街子的“徐锅盔”,徐老爷子打锅盔的手艺真真好。不过要锅盔好吃,“烘烤”的火候很重要。想象一下,将一个红糖锅盔,从中间撕开,层层牵扯,从外到内,酥脆软硬度富有层次感,中间的红糖,就这么顺着边儿流出来。嗯,人间美味!

传统糕点:儿时执念的“三剑客”

蛋条、红圆、苕丝糖,可以说是小时候零食里的三剑客了。各有各的味道,风格迥异。蛋条脆,红圆软,苕丝糖香。尤其是红圆,又叫“汤圆”,红色的圆圆的一颗一颗,表面沾满了白糖,是最符合“糖果”的模样。那个时候很多人家里都有专门放糖果的钵钵,但是家里人一般都不让多吃,说吃多了糖牙齿长不好,于是那个钵钵便成了小小人儿深深的执念,光想一下,都会吞口水。

在贡井和平广场旁边,有一个小巷子,商铺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旧模样,有一家做糕点的,师傅是个“80后”,店子开了有十几年了,坚持纯手工制作,来往都是常客。他笑着说,自己小时候吃这些,长大了就做这些,也算是了了自己小时候对甜食的心愿吧。(文/马莉莎 摄影/宋姿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