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线索: 8218666

广告合作: 8218607

权健前"代理商":用摇一摇发展下线 曾被误认卖淫

2019-01-08 11:09:49来源:中国青年报分享到

李甜一直在关注最近的“权健风波”,一有新的进展就发给婆婆看,她希望权威信息能拉回婆婆的心,可是“她只信她们老师说的,任何的负面新闻在她和她老师那儿就是统一的竞争对手抹黑、是假新闻。”这个元旦,她婆婆都不是在家过的,而是陪着她们那些老师出去庆祝的……

作者|张均斌

“这次权健逃不过了。”在名为“权健传销揭秘群”的QQ群里,聚集了近2000名“权属”(权健从业者家属)和权健曾经的“代理商”们,他们在这里分享各自的经历以及收集到的“证据”,希望“扳倒”权健。

最新的消息是,2019年1月1日,天津市公安机关对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和虚假广告罪立案侦查。截至1月7日,已对束昱辉(男,51岁,权健公司实际控制人)等18名犯罪嫌疑人依法刑事拘留,对另2名犯罪嫌疑人依法取保候审。同时,相关部门依法查处取缔不符合消防安全规定的火疗养生场所、开展集中打击清理整顿保健品乱象专项行动。

“眼见他起朱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辉煌”过后的权健留下一地鸡毛, 一些“代理商”“逃离”,区域的“老师”也无法“静观其变”。扒开权健,那是一个个“建造金字塔”的故事,很多位于塔底的普通人的生活已是“千疮百孔”。

如今,曾经的“代理商”们正准备联合起诉权健,以期挽回自己的损失。“权属”们也想再拉自己的亲人一把。

感觉当时就是着了“魔”

如果不是最近的“权健风波”,刘晨是绝口不会再提“权健”这两个字的。两年多来,他刻意将这段经历埋藏在记忆深处,也不主动触碰过去搭建的权健圈子。可是权健的事就像一块疤,留在了一家人的心上。

刘晨是被自己的大姨带入权健系统的。2016年的夏天,他被带到位于南京浦口的权健工作室体验火疗,这个工作室是刘晨大姨的“老师”的,三室一厅的工作室里除了主卧能住人外,剩下的两个次卧都摆上了按摩床。在之后的半年里,这个工作室成了刘晨的家,同住的还有另外五个人,三男两女,彼此之间都沾亲带故。

刘晨体验了火疗,也听了权健“打鸡血”似的的宣讲会。回到福建老家后,经过大姨的劝说,他和他的岳父母都成了权健的会员。刘晨花费了7500元购买权健的产品成了普通会员,并前往南京加入了火疗工作室。

“在南京基本没学习过火疗,培训主要就是背产品资料还有介绍各种疗效。”刘晨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他到南京一星期后,“老师”就让他上手做火疗了,完全没经过什么培训,“就让人裹上湿毛巾,然后倒酒精烧,涂‘火龙液’。”而每天大量的时间就用来学习权健的产品知识以及各种话术。

“比如拉人来做火疗,就要‘观火识病’,说他亚健康,再趁机推荐产品,骨正基啊、麦芽精啊、卫生巾什么的,如果能让他加入会员那就最好了。”刘晨说,加入会员之后买权健的产品会有优惠,这也是发展下线常用的套路,“反正你要买,加了会员还能便宜。”想要获得折扣或返现,则需要继续发展下线,发展的下线越多,层级越高,赚钱越多。“就和金字塔的构造一样,‘老师’会给每一个被拉进来的会员画一个大饼,就说以后会赚很多钱那种。”

刘晨说,在工作室的生活很单调,每天早晚开两个会,分享前一天发展下线的经验得失,然后“老师”会分享几个成功的案例“打鸡血”,中间的时间就自由安排,可以背资料守家,也可以出去拉人来体验火疗。

“大家每天都无所事事,最常做的就是加微信好友。”刘晨印象最深的就是加好友这件事。他和同伴们会把自己的微信头像换成美女,然后通过微信“摇一摇”功能,寻找附近的人加好友以期发展下线。“有一天晚上,一个陌生男子突然找上门来,聊了半天,原来以为我们是卖淫的。”刘晨苦笑不已,“感觉当时就是着了魔”。

回忆做“代理商”的那段日子,刘晨说不出一点好。去洗浴店、按摩店拉人做火疗常常遭人白眼,拉不来人就没有收入,每天吃白水煮面……那为什么还能坚持下去呢?刘晨说,因为大家相信权健,“老师会告诉你,现在工作室生活苦点是因为我们还在创业初期,以后会慢慢好起来的。”

“一家这么大的公司谁会想到是骗人的呢?”张岩有些无语。2014年,张岩被他叔叔带去参观权健华北总部,豪华的办公楼、正规医院还有直升机、创始人种种荣誉头衔,这些都让他惊叹权健的“实力”和“正规”。晚会上,那一个个成功“代理商”的事迹更是听得他心潮澎湃,“宝马梦”仿佛近在咫尺。

从天津回家后,张岩就交了7500元成了普通会员,可是接下来的两年,他一直处于金字塔的底端,那些成功案例一个也没有在他身边复制过。“两年时间,基本每天都在向人介绍权健的产品,拉人做火疗,我说话没什么信服力,基本没成功过。”

做了两年“代理商”,非但没赚到钱,张岩还欠了一屁股债。最后也是因为“钱”的事,张岩离开了权健。权健要求各地“代理商”每个月去天津开会加强凝聚力,后来因为实在负担不起路费,加上每次开会流程固定、没什么新鲜的,张岩就不想去了。为此,他和叔叔大吵了一架,一气之下就离开了。

张岩说,权健的问题其实大家都知道,只是身在其中并不觉得那是“问题”,“大家都想赚钱嘛!”出来两年多了,张岩仍没还清当初欠下的债,和叔叔的感情也没得到修复。前几天,当初的“老师”给他来了电话,大体问了他生活现状,嘱咐他不要接受媒体采访。

刘晨做了半年左右也离开了,天天白水煮面的日子让他看不到希望。他和大姨一家也没了联系。这几天,他又翻了当时工作室室友的朋友圈,打听了一下他们的情况,发现其中不少人因为赚不到钱走了。

“扳倒”权健才有希望“找回”妻子

魏力最后悔的就是没在早期阻止妻子加入权健。后来,看着妻子越陷越深,他已无能为力,“吵着吵着,感情就淡了”,妻子却毫无所觉,想把魏力也带入权健。

根据个人的销售业绩,权健设计了一套晋升机制。从初级会员开始,往上分别是初级经理、中级经理、高级经理、钻石会员,最高级别为皇冠大使。魏力的妻子已经是“高级经理”级别,手下管着不少人。魏力说,两年多,能到这个级别,是因为他妻子拉了很多人加入会员。

两年前,因为在家带孩子无事可做,魏力的妻子通过她二姐接触到了权健,魏力觉得妻子有事可做也好,就没怎么过问。可是一段时间后,“家里权健的保健品越来越多,她总是买买买,还一定要让我吃,给我配了一堆。”魏力试图和妻子沟通,后来就演变成争吵,可是都不管用,妻子还一心想拉魏力入伙。

魏力去过权健的华东总部,也被妻子拉着参加权健团队大大小小多次会议,“感觉就是在洗脑”。他总结了权健开会时的套路:放着特别大声的音乐,中高层排场十足,上台分享的一定是“丑小鸭变白天鹅”的故事,成功的标配一定是买了一辆宝马。但妻子只相信“老师”的话,说“‘老师’是要培养她。”

做了几年,也没见妻子的收入增加,“最多一次好像就(一个月)拿了5000多元,还大部分又买了权健产品,她已经入魔了。”最让魏力受不了的是妻子经常住在工作室,不回家,“有时候想想,要不是为了孩子,早就和她离了。”现在只要妻子说权健的情况,魏力就会录音;用过的权健产品,他也都会拍照。他准备把这些证据交给有关部门,“扳倒”权健,才有希望“找回”妻子。

权健的可怕不只是骗钱,更是摧毁信仰

“哪怕权健被查被抓了,我婆婆这些人也会认为是假的,或者被冤枉的。”李甜已经基本放弃拉回婆婆的想法了,“权健的可怕不只是骗钱,更可怕的是可以摧毁一个人。”她说。

自从婆婆成了权健会员后,李甜的家就变成了一个火疗工作室,看着每天家里人来人往,她说不出的别扭。一群人每天不是讲产品就是讲制度,李甜给婆婆提意见,结果一提,老人家就急眼,丝毫不为所动,对峙了几次都没有结果,“和着了魔似的,不让说权健不好,一说就翻脸。”

光是这样,李甜也就顺从老人心意,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可是,老人居然把主意打到了孩子身上。“我家宝宝八个月,我婆婆说喝麦芽精好,总是喂,我不让喂就偷着喂。”权健的麦芽精是一款酸碱平衡素,产品说明书上写着其具有调理肠胃、提高免疫力等功效。李甜发现,每次喝完麦芽精,小孩的大便颜色都和麦芽精的一样而且很硬,她很担心,为此和婆婆大吵过几次,“但小孩喝完确实也没什么症状,婆婆还是坚持喂,没办法,我只能自己看紧一点。”

李甜一直在关注最近的“权健风波”,一有新的进展就发给婆婆看,她希望政府的权威信息能拉回婆婆的心,可是“她只信她们老师说的,任何的负面新闻在她和她老师那儿就是统一的竞争对手抹黑、是假新闻。”

“哎,好无奈哦。元旦婆婆都不是在家过的,而是陪着她们那些老师出去庆祝的……”李甜也不知道还有没有婆婆回头的一天,她好想一家人能回到过去的样子。

(应被采访者要求,文中采访对象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