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线索: 8218666

广告合作: 8218607

网站首页 > 副刊 > 正文

好人三姐

2019-02-02 20:20:50来源:自贡网分享到

□ 宋保中

三姐是我的摄友,富顺人,她的网名是“三月里的小雨”,比我们年长,大家都亲切地叫她三姐。

认识三姐源于前年在富顺的一次外拍。富顺几个爱好古装COS(动漫人物)的妹子约我去拍照片,她们要出一个正片。我叫上了最好的摄友曾哥,又邀请了平时耍得好的几个摄友去。到了富顺和妹子些商量估计要花一天,因为她们有两个场景要拍,定为上午在西湖拍,午饭后再转场去玛瑙山继续拍。曾哥跟我说他准备喊一个富顺的摄友来一起拍,我答应了。一会儿,三姐风风火火地赶了来,曾哥给大家介绍,她就是富顺的三姐。开工拍摄了,时间很紧也没有多顾上她。拍古装,妹子些的发型和头饰比较复杂,时不时得整理一下,我们这几个男人不方便帮忙,这时三姐停止了手中的拍摄去帮她们细心地整理,俨然成了编外“妆娘”。三姐很亲和,一下子就跟她们搞得很熟。有了三姐的帮忙,我们上午的工作很顺利就完成了。中午在一家豆花店吃饭,按平时外拍的习惯,吃饭大家都是AA制。三姐说这次由她买单,以尽东道主之义,另外还叫了些酒菜。

下午在玛瑙山拍照片出现了状况。山上蚊子多,妹子些被咬得受不了,直叫苦。因为拍的镜头比上午要多,我们就分成了A组和B组同时进行,以节省时间。我带着A组拍摄。没过多久B组那边吵起来了,负责B组的陈哥可能中午喝多了酒,加上妹子些心烦意燥,拍摄很不顺利。陈哥发火大声训斥起来,她们受了委屈也顶起嘴来,要知道富顺的妹子是有脾气的。三姐见状连忙跑了过去,耐心地安慰她们,指导怎样更好的按摄影师的指令走戏,我也跟陈哥交流,叫他控制一下情绪。下午的拍摄拖了较长的时间才完成了。

三姐为人豪爽热心,做事干练细致,这是她留给我的第一次的印象。后来我们也去了几次富顺拍照片,每次都把三姐叫上了,她也慢慢和我们这些自贡的摄友熟悉了。

最后一次见到三姐是我们在贡井拍照片,我和曾哥要在张家花园里的罗马楼给模特拍复古人像。头天我打电话问她有没有时间来,她爽快的答应了。第二天我们很早就出发了,还有点担心她从富顺来赶不到时间。我们到的时候,三姐早都在大门口等了,原来她怕早上从富顺赶车来路上会耽搁时间,头天就来自贡住在朋友家里。我们很快就完成了拍摄,时间还早,就在公园里的一家露天茶坊喝茶聊天。平时不善言辞的三姐不知怎么回事话特别多,她跟我们聊起了她的家庭(要知道对女的来说这是很隐私的话题),我们才明白为什么她总是一个人,原来她很早就离婚了,带着儿子生活,儿子大学毕业后留在了外地工作。她以前在富顺一家公司做财务,由于健康原因,不到年龄就提前病休回家了。她一直很喜欢摄影,说最想去“香格里拉”领略世外桃源的美丽。还有让我和曾哥都感到很意外的是三姐说要和我们合影说留作纪念,没几天她把这张合影发给了我们,没想到这竟是一次永远的告别。

大概一个多月以后,曾哥告诉我说三姐走了,是心脏病突发没有抢救过来。      三姐是我的摄友,富顺人,她的网名是“三月里的小雨”,比我们年长,大家都亲切地叫她三姐。

认识三姐源于前年在富顺的一次外拍。富顺几个爱好古装COS(动漫人物)的妹子约我去拍照片,她们要出一个正片。我叫上了最好的摄友曾哥,又邀请了平时耍得好的几个摄友去。到了富顺和妹子些商量估计要花一天,因为她们有两个场景要拍,定为上午在西湖拍,午饭后再转场去玛瑙山继续拍。曾哥跟我说他准备喊一个富顺的摄友来一起拍,我答应了。一会儿,三姐风风火火地赶了来,曾哥给大家介绍,她就是富顺的三姐。开工拍摄了,时间很紧也没有多顾上她。拍古装,妹子些的发型和头饰比较复杂,时不时得整理一下,我们这几个男人不方便帮忙,这时三姐停止了手中的拍摄去帮她们细心地整理,俨然成了编外“妆娘”。三姐很亲和,一下子就跟她们搞得很熟。有了三姐的帮忙,我们上午的工作很顺利就完成了。中午在一家豆花店吃饭,按平时外拍的习惯,吃饭大家都是AA制。三姐说这次由她买单,以尽东道主之义,另外还叫了些酒菜。

下午在玛瑙山拍照片出现了状况。山上蚊子多,妹子些被咬得受不了,直叫苦。因为拍的镜头比上午要多,我们就分成了A组和B组同时进行,以节省时间。我带着A组拍摄。没过多久B组那边吵起来了,负责B组的陈哥可能中午喝多了酒,加上妹子些心烦意燥,拍摄很不顺利。陈哥发火大声训斥起来,她们受了委屈也顶起嘴来,要知道富顺的妹子是有脾气的。三姐见状连忙跑了过去,耐心地安慰她们,指导怎样更好的按摄影师的指令走戏,我也跟陈哥交流,叫他控制一下情绪。下午的拍摄拖了较长的时间才完成了。

三姐为人豪爽热心,做事干练细致,这是她留给我的第一次的印象。后来我们也去了几次富顺拍照片,每次都把三姐叫上了,她也慢慢和我们这些自贡的摄友熟悉了。

最后一次见到三姐是我们在贡井拍照片,我和曾哥要在张家花园里的罗马楼给模特拍复古人像。头天我打电话问她有没有时间来,她爽快的答应了。第二天我们很早就出发了,还有点担心她从富顺来赶不到时间。我们到的时候,三姐早都在大门口等了,原来她怕早上从富顺赶车来路上会耽搁时间,头天就来自贡住在朋友家里。我们很快就完成了拍摄,时间还早,就在公园里的一家露天茶坊喝茶聊天。平时不善言辞的三姐不知怎么回事话特别多,她跟我们聊起了她的家庭(要知道对女的来说这是很隐私的话题),我们才明白为什么她总是一个人,原来她很早就离婚了,带着儿子生活,儿子大学毕业后留在了外地工作。她以前在富顺一家公司做财务,由于健康原因,不到年龄就提前病休回家了。她一直很喜欢摄影,说最想去“香格里拉”领略世外桃源的美丽。还有让我和曾哥都感到很意外的是三姐说要和我们合影说留作纪念,没几天她把这张合影发给了我们,没想到这竟是一次永远的告别。

大概一个多月以后,曾哥告诉我说三姐走了,是心脏病突发没有抢救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