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线索: 8218666

广告合作: 8218607

反向春运“逆”出新年味 自贡人家的春运“逆行”

2019-02-11 17:09:09来源:自贡网分享到

提到春运,在人们的习惯认知里就是节前集中回乡、节后扎堆返城的人口“大迁徙”。“一票难求”“黄牛倒票”更加剧了众多旅客年复一年的疲累与焦虑。当回家的归心似箭成为很多人共同的心情写照时,也有一些人反其道而行之,用另一种方式,体会了一番不同的过年滋味,这就是“反向春运”。

所谓“反向春运”,就是年轻人把老家父母和孩子接到自己工作的城市过年,节后再送回老家。这显然是有意避开“民工潮”“学生潮”的一种灵活变通。在机票、车票票源充足且打折促销的背景下,“反向春运”势必以其省钱省力的出行优势备受青睐,甚至成为许多在城市打拼的“80后”“90后”陪伴父母过年的“妙招”。

春节期间,记者采访了两个自贡人家,一家是接爸妈“反向”到北京过年,另一家则是夫妻俩陪孩子和老人在上海过年,不同的方向,“逆行”中却体现出相融的年味。

在北京

父母带上冷吃兔来过年

我市蜀光中学高2006届9班学生郑昊在大学毕业后,应聘到一家知名国企工作,工作地主要在北京和青岛。“以往过年,基本上除夕那天回,初六那天必须回来,因为初七要上班。如果要卡这两个点的话,票也就比较紧张。一回一返感觉好像比平时上班还要累的感觉。”

“今年你在单位忙,我们来北京一起过年。”年前,当郑昊告诉父母因为在北京加班不能回家过年时,父母爽快地表示,带着家乡的特产来北京过年。郑昊感激父母做的决定,“反向春运”首先节省了一笔不小的开支,从重庆飞北京,两个人才一千元左右,可如果反过来,则至少贵出一倍。春节前几天,是郑昊工作最繁忙的时候,不必刚一结束工作,就卷入春运大军。

从自贡到北京,郑昊很清楚,“反向春运”对父母而言,不仅仅是换一个地方过年那么简单。北方气候干燥,长期生活在南方的父母有些水土不服,嗓子干燥。但更重要的是,她们舍弃了浓浓的乡愁,颠覆了几十年来脑海中关于年和团圆的定义。

“在自贡坐大巴到重庆,然后重庆飞北京,到了北京机场后再转车来我的居住地,父母就这样一路将冷吃兔和香肠等家乡特产背到北京。”郑昊回忆道,除夕那天,自己和父母以及侄儿在北京的居住地炖了汤、烧了排骨,还喝了红酒,“虽然没有了过去在家里过年时一桌子的家乡菜,但在自己看来,父母在身边,春节依旧年味浓。”

地坛看庙会,爬长城,参观军事博物馆……虽然父母是第一次在北京过年,但都还习惯,郑昊告诉记者,“故宫因为初一到初八的门票全部售完,打算再请父母在北京多待两周,错峰体验一把“紫禁城里过大年”。”

在上海

圆孩子的迪士尼梦

廖丽和老公都是自贡人,目前同在上海虹桥一家商场工作,因为平时工作忙,有了孩子后便送回自贡老家让父母照看。孩子让外公外婆抚养,用廖丽的话说,“孩子虽然长得胖胖的,但长期不在父母身边怕产生孤僻的性格。”今年春节,廖丽给孩子和老人订好机票,邀请他们到上海过年,圆了孩子的迪士尼游览梦。

以往过年前一个月,廖丽夫妻俩就开始谋划回家的路线和车票,但要抢到一张车票实在太难了,“过年前几天,上海飞成都或重庆的机票几乎是全价,要1400元以上,为了节约钱只能选择坐火车。”

廖丽说,近几年从上海到重庆开通了动车,但一票难求,去年过年前和老公从上海坐的硬座到重庆,再在重庆北站汽车站坐大巴车回自贡,虽然两人只花费700元,但路途上近40个小时的滋味实在难受。

春节前,从重庆坐飞机到上海,最低的价格不到200元。“我给孩子和双方老人买2月2日白天的机票,每人260元,比卧铺票还便宜。”而从上海返回,廖丽给家人订的是2月11日飞重庆的机票,每人费用300元。上海迪士尼是中国内地首座迪士尼主题乐园,廖丽的女儿可可经常在给妈妈的电话里说,只在电视里见过迪士尼乐园,想去现场玩一玩。“这个春节,带可可在迪士尼玩了一天,孩子别提多高兴了。”廖丽觉得,这样的过年方式,让孩子在大城市开阔了眼界,老人感受到了祖国发展的巨大变化,很有意义。

记者手记

“反向春运”映射“新”团圆

在中国人的传统记忆里,过年就是回到老家。如今,随着家庭结构的缩小,生活半径的扩大,在哪里相聚,已渐渐变得不如“团圆”本身重要。“春运”逆行的身影里,有的相聚在子女打工的城市,有的举家登上出国旅行的航班,但无论在哪儿,一个共识越来越清晰:只要亲人在身边,家就在身边。

把老人和孩子接到城市里过年,丝毫不减年轻人的敬老孝心和举家团圆的过年味道。在过往的“春运”语境里,“回谁家过年”往往成为许多年轻小两口的争议话题,这既隔阂了夫妻感情,也为过年平添了不悦。在我看来,父母的所在之处就是儿女们的“团聚”之所、“过年”归宿。更何况,把父母接到大城市过年,陪老人逛街购物、观赏景点,也不失为一种休闲和旅游,又何尝不是晚辈们的孝心表达。(记者 陈凡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