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线索: 8218666

广告合作: 8218607

网站首页 > 副刊 > 正文

想念曾祖母

2019-02-11 20:38:43来源:自贡网分享到

每个人的一生,都有一个“港湾式”的人物,亲人、朋友或是什么,总是一个无法替代的存在。我不知道你的“港湾”是谁,或者是什么,但在我的记忆中,永远有一双苍老的手——很宽、很厚、很温暖。

我的家庭很大,父母亲都有五六个兄弟姐妹,唯有我这一代都是独苗,又比其他堂兄堂姐表兄表姐小,自然就是最受宠的一个,从小被娇惯着长大。我便越发的放肆,因为我的身后有一个宽容我的曾祖母。

曾祖母说来有些来历,据说她当年是城里珠宝商家的大小姐,后来有了什么变故,才被送到小县城,父母也不知所踪了。大概因为童年过得太好,便有了“女儿应当富养”的思想。所以才养成我乐观向上、开朗又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

曾祖母很老了。一个人走不了路,中了风,说话口齿不清楚。她手抖得厉害,平日不敢让她自己拿杯子喝水,怕伤着她。尽管这样,我还是喜欢和她呆在一起,曾祖母坐在沙发上,我坐在地毯上,电视机在前面开着,曾祖母不时用她颤抖的手抚摸我的头和背,偶尔说出一两句模糊的话语,即使我听错了意,她也从来不会生我的气。

但是,曾祖母还是走了。

就在我生日的前一周,母亲打来电话,她的声音有些哽咽:“你回来一下吧,曾祖母走了。”那一刻,我也说不清是什么感觉。在出租车上,感觉整个人像梦游一般,什么都感觉不到,只是呆呆地望着窗外。

曾祖母的家不远,我很快就到了,其他人还没赶回来,家里只有三两个人,当我说出“我想和曾祖母待一会儿”后,他们离开了。我瘫坐在她的身边,眼里有些酸涩,摸着她遍布皱纹的手,她的手很黄,指甲不是正常的透白,而是泛着黄,茧很厚,皮很薄,轻轻一抚就会动,血管一清二楚。我的泪水涌出来了……

而今,带着对曾祖母想念长大的我,学会了珍惜身边的一切,珍惜眼前的一切。蔡雨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