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线索: 8218666

广告合作: 8218607

因地震安全原因和安全生产需要 荣县暂停页岩气开采作业

2019-02-25 21:36:59来源:自贡网分享到

自贡网讯(记者 罗乐 卜一珊)2月24日5时38分、2月25日8时40分、2月25日13时15分,荣县高山镇附近分别发生里氏4.7级、4.3级、4.9级三次4级以上地震。地震发生后,省、市、县党委政府高度重视,立即启动地震应急预案Ⅲ级响应,组织消防、武警、公安干警和民兵参与抗震救灾。市委书记李刚,市委副书记、市长何树平第一时间赶到现场,指挥抗震救灾工作。

截至2月25日17时,三次地震共造成2人死亡,12人受伤(其中3人重伤,9人轻伤),荣县受灾人数13260人,房屋倒塌9间,损坏10911间,造成高山镇水打沟水库等5座小型水库坝顶防浪墙出现裂纹,但不影响大坝及水库安全。地震共造成荣县直接经济损失1399万元。我市其它区县也有不同程度损失,救灾工作正有序开展。

据悉,地震发生后,荣县庚即成立了抗震救灾指挥部,下设灾情核查、抢险救灾、次生灾害防御、受灾群众安置等7个工作组立即赶赴现场,组织相关力量开展伤员救治、受灾群众转移安置、灾情核查、工程抢险、灾情动态监测、次生灾害防御等相关工作,共转移安置605名受灾群众。2月24日、25日下午,荣县部分群众因质疑近期地震与页岩气开采有关,到县行政中心聚集,经宣传疏导,已陆续散离。目前,因地震原因和安全生产需要,页岩气开发企业已暂停开采作业。

遭遇地震后的高山镇正安学校

武警火速增援

13:30,武警自贡支队派出荣县中队20人前往震中查看灾情,组织先期救援;13:42,支队长许志杰、政委郭建军带参谋长刘波赶赴一线加强组织指挥。

13:55副参谋长张雷带前指和机动中队共计73名官兵,携带救援器材,火速增援救援行动。

武警自贡支队官兵到达现场后,及时帮助转移群众,搬运物品,疏通道路,排除房屋受损险情。目前救援正在持续进行中。

>>>新闻回顾

2月24日05时38分,据中国地震台网正式测定,四川自贡市荣县(北纬29.47度,东经104.49度)发生4.7级地震,震源深度5千米。自贡震感强烈,尤其是荣县当地,不少市民在睡梦中被惊醒。

记者在现场看到,房屋存在不同程度的受损。荣县高山镇浸水村8组邓家春的砖瓦房墙体已经开裂,屋内的红砖有部分已经倒塌并将家具砸坏,红砖倒塌的地方与邓家春的床近在咫尺,地震时候正在睡觉的邓家春吓得不轻。

在浸水村8组的邓家春看来,这次地震他是“烧了高香”,因为一大堆倒塌的砖头直接掉落在他床边,并将屋内的家具砸坏。“睡梦中,我被一阵‘轰轰轰’的巨响惊醒,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邓家春将灯打开,吓出了一身冷汗,床面前一大堆的砖头,原来是砖墙倒了。“如果这些砖头直接砸到头上,后果我都不敢想。”邓家春赶紧和老伴儿跑到里屋躲避。

截至24日上午9时,市地震监测中心共记录荣县高山4.7级地震余震13次,其中,ML0-0.9级地震5次,ML1.0-1.9级地震7次,ML2.0-2.9级地震1次,目前最大余震为2019年2月24日05时55分2.1级。各区县暂无人员伤亡情况,震中区域高山镇等地房屋倒塌约50间、损坏约1500间。

1970年以来,震中50千米范围内发生4.0级以上地震5次,其中震级最大的为1985年3月29日四川自贡4.8级地震(距震中约50千米),时间、空间距离最近的为2018年7月23日四川威远4.2级地震,距震中约11千米。

现场图片。

“这次地震太吓人了,现在都还心慌慌的。” 回忆起当时的情景,七组村民邱忠学仍让是惊魂未定,他家的房屋墙体开裂,有一面墙已经发生位移,瓦砾掉落了一地。“在二楼一间没有住人的房间里,屋内的东西掉了一地。幸好没有住人,不然后果不堪设想哦。”邱忠学说,地震发生时,一下子把他从睡梦中惊醒,他赶忙翻身爬起来,就和家人往外跑。事后,就再也睡不着了。

居民房屋开裂倾斜。

我市已启动三级应急预案,成立指挥部。

记者打开微信朋友圈,几乎都被地震消息“霸屏”,都表示被“震”醒了,称“太恐怖了”。“摇晃得太厉害了,持续了差不多10秒钟,窗子摇得稀里哗啦的的。”自贡曹女士说道,之后再也无法入睡。由于震中在荣县,市民荣县震感更是强烈。“我觉得比5.12还摇得厉害。”蒋先生心有余悸。

据悉,此次地震震中位于荣县高山镇,荣县地区震感强烈。目前,全县房屋损坏约1500余间,受灾群众约6000余人,转移安置约600人,暂无人员伤亡。

地震发生后,省、市、县高度重视,我市已启动三级应急预案,成立指挥部,对震情灾情及应急工作做具体安排部署。自贡市防震减灾局局长,荣县县委书记,县委副书记、县长第一时间赶赴受灾现场,了解受灾情况。目前社会秩序稳定,安置工作有条不紊开展,受灾情况正进一步收集了解。

当日上午,记者迅速赶往震中看到,房屋存在不同程度的损坏。在高山镇浸水村的公路边,一家农户用砖砌起来的院坝围墙已经垮掉,留了一个很大的缺口,地面上一片狼藉。沿途中,还看见有村民正在自家院子清扫砖头、瓦片、玻璃等。(记者 卜一珊 周嘉 赵永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