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线索: 8218666

广告合作: 8218607

自流井接官厅故址探寻

2019-03-03 16:48:15来源:自贡网分享到

接官厅是中国古代地方官迎接上级官员入城的礼仪场所,这种文化仪轨是礼仪之邦道德观念在官场的外在表现之一,是传统文化的一部分。接官厅一般建在官道入城的边界处,是一座城的历史文化地标,从中可以直观地看到城市轮廓演变的脉络,从而感受到城市文脉传承的搏动。

自流井地区原属叙州府富顺县管辖,曾经建有一座接官亭。可能是因清康熙二十五年(1686年),叙州府驻军和富顺县在自流井地区设“自流井防汛把总衙署”,以归顺“五方杂处”之民,以及清雍正八年(1730年),富顺县分县丞署移驻自流井,使之先后成为独立的军事管辖区和独立的行政管辖区,而有了地方官的原故吧。

自流井接官厅的确切地点在哪里呢?未见古籍记载。在当代出版的《庙坝文存》陈仲贞“郭梦芝先生轶事”回忆录中,看到一段有关于自流井接官厅的文字:“自流井接官厅曾建一亭,先生题有一联:‘百道奔流归锁岭,一亭好景在溪山。’,工稳贴切。当时由先生书之,石工镌刻。”文中所说的先生,即郭湘,号梦芝,富顺县庙坝乡(今大安区庙坝镇)人,清末秀才,同盟会会员。1913年当选为四川省第一届议会会员,并连任至1927年。离任后,居自流井经营盐业,住在沙湾一带,是驻自流井盐务机关的座上宾。该回忆录作者陈仲贞,曾任川南盐务稽核分所稽查员,住自流井关外,与郭湘交往很深。可见,他的回忆是第一手的。陈述琪编注的《联揽盐都》一书还收录有描写自流井接官厅的另一联:路转山腰,从此驱车忘道远;人登峡口,何妨缓步看平波。此联的作者和出联年代均不详。

关于自流井接官厅的地点,一直流行有两种说法:其一,自流井王爷庙下沙滩对岸山脊上的两座牌坊处(1956年铺设内昆铁路时拆除);其二,自流井法藏寺东侧路边新建的小亭处。这两处相距不到百米,且都在古时从富顺县城进入自流井城的官道上。但笔者对这两种说法一直存疑。

近日,从罗新本处得知了自流井接官厅位置的新线索。罗新本有一同学过去住在王爷庙对岸半山腰。据这位同学回忆,他父亲曾讲过,曾有一个亭子在他家向西斜对着的沱湾处的古官道旁,离王爷庙“石龙锁江”的夹子口不远,这个亭子就是接官亭,亭子旁边还有一些石碑。

听得此信息,笔者猛然想起去年夏天应邀考察“自流井历史文化长廊”项目时,在这个地点曾见过两通残碑。当时,由于无法辨认早已风化了的字迹,也就忽略了作进一步的深究。笔者匆匆赶到釜溪河王爷庙沱湾,站在两通残碑处,脑海中迅速链接起那帧著名的“釜溪河千船云集”的老照片, 一座草亭清晰地出现在笔者站立的地方。

面朝对岸王爷庙,缓步而行,夹子口“石龙锁江”迎面而来,只见被龙峰山、松茅山架着的釜溪河拐过沱湾笔直向东流去。这正是郭湘“百道奔流归锁岭,一亭好景在溪山。”所表现的意境。遥望右岸,一条古官道环绕沱湾蜿蜒而来,这不正是 “路转山腰,从此驱车忘道远;人登峡口,何妨缓步看平波。”,官员下轿于此,忘记一路劳顿的惬意心境么?!自流井接官厅,亭也,厅堂也,其形呈椭圆状,高大宽敞。有历史对联为证,有民间原始记忆为证,有现存残碑为证,再加上有1938年孙明经在几乎同一位置拍摄的照片为证,因而毋庸置疑,笔者站立的地方乃自流井接官亭故址。

自流井接官厅位置的确定,是釜溪河历史文化遗迹的又一发现。可以在现有的两通残碑处,建“自流井接官亭故址”碑群,将情景交融的那一副对联、历史真实的那两帧老照片用石刻和影雕的形式再现于此,使游人在这里能欣赏到母亲河的最佳美景,从而感悟历史,传承文明,记住乡愁。陈星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