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线索: 8218666

广告合作: 8218607

一诺千金,祖孙三代为“盐场鲁班”守墓百年 ——最后一位守墓人:终于可以睡一个安稳觉了!

2019-03-31 18:52:39来源:自贡网分享到

自贡网讯(记者 张才)清明节前夕,被誉为自贡盐业史上传奇人物、被后人尊为“盐场鲁班”“井神”的颜蕴山及其夫人坟墓,从荣县高山镇迁至颜氏宗族祖籍地威远县新店镇颜家坝安葬,数十名颜氏宗亲及我市文化、民俗届人士参加了落成祭奠仪式。

从1899年到2019年,因一句承诺,董家祖孙三代守护“恩人”整整120年的旷世义举,至此成为历史。最后一位守墓人、83岁的董三公如释重负,感慨道:“终于可以睡一个安慰觉了!”

族人祭奠“蕴山公”

“叩首、再叩首、三叩首!”昨日,迁建蕴山公墓落成祭奠仪式在颜氏宗族祖籍地、威远县新店镇颜家坝举行,数十名颜氏宗亲以及原自贡市文联主席邓科、自贡民间艺术家协会主席赵应等我市文化、民俗界人士参加了仪式。

主祭人、蕴山公位下裔孙、自贡颜氏宗亲联谊会副会长颜雄鹰宣读《乙亥祭蕴山公》祭文:“公终生实践彰显的‘工匠精神’,是我们自贡颜氏家族的骄傲和自豪,也是中国乃至全世界的重要范例!追忆公光宗耀祖,传承家风美德之时,更能激励我们自强不息,勤劳勇敢,传承孝道……”赵应在讲话中表示,被誉为自贡盐业史上传奇人物、被后人尊为“盐场鲁班”“井神”的颜蕴山,既是族人的“蕴山公”也是自贡的“蕴山公”,其发明制造的钻井、修治井工具得到了广泛应用。

据悉,清雍正年间,本地颜氏一族在“入川始祖廷耀公”率领下从广东迁入。后人口口相传“(箩筐)一头挑了一只鸡,(如果)鸡叫唤就在哪里落脚”,于是便定居在威远河如一条玉带绕过的颜家坝(后命名),刚开始“补疤叠补疤,一件围腰就有好几斤重”,到数年间白手起家。现蕴山公墓就在“入川始祖廷耀公”墓侧,正对蜿蜒流过的威远河。

盐史上的传奇人物

蕴山公族名颜杰礼,字蕴山,入川始祖廷耀公第五世孙,清代盐场著名工匠,受雇于王三畏堂,任十八口盐井总办。善凿井、治井技术,一生创制和改进了许多锉井、固井、修治井及打捞井下落物之工具,去世后众盐井和新开盐井悉数于井口旁立“颜公蕴山之神位”。颜蕴山最为流传的故事是与一盐商打赌“从800米深井下捞一块手表,最后赢了50两银子”,还有就是“每顿都要吃一只鸡,一个肘子”。

颜蕴山出生于颜家坝,年少时常随父亲到胞叔颜昌英永兴井上卖簸箕,很快在井灶上混熟了。在胞叔精心培养下,加上天资聪明、刻苦努力,年纪轻轻就练就了一身锉井和修治井的好本领,“凿井无不见功,修井手到病除”,人称“盐场鲁班”“井神”。其发明的“活偏肩”等一系列钻井、修治井工具,现藏于自贡盐业历史博物,被外国学者誉为中国的“第五大发明”。

另“每顿饭都要吃一只鸡,一个肘子”的传奇则引出了一个人,颜蕴山儿时伙伴董光明。

一诺千金报恩百年

颜蕴山与董光明年少时经常割茅草背到自贡卖,颜蕴山出人头地后便想到了这位儿时伙伴——流传最广的说法是颜蕴山总是觉得每餐“一鸡、一肘”,自己的厨师无论如何都做不出“家乡味”,便找来了当时留在老家、三十出头还没有娶上媳妇的董光明。

3月31日,迁建蕴山公墓落成祭奠仪式当天,颜氏宗亲、82岁的颜节先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请董光明来做“一鸡、一肘”可能只是一个借口,董光明只是个放牛娃并不会做菜,甚至连“油菜都不会炒”,当时颜蕴山如果想吃回锅肉就得另外找厨师做。并且,颜蕴山对董光明极好,有人请吃饭会要求对方“给我厨师留个座位”,后来还给他张罗了一门亲事,还送了几间青瓦房。

颜节先的话可信度极高,因为是董三公的父亲董少荣给他说的,而董少荣是听父亲董光明亲口讲的——那是1974年的一天,在煤矿当工人的颜节先来到荣县高山镇祭奠蕴山公。

“解放前,四五岁大我就骑在父亲背上去看蕴山公。”颜节先表示父亲年老、自己长大后单独去看蕴山公不下十次,其中1974年那次还没走进坟场就被一个八十多岁的老人拦住了:“他问我干啥子,问我是啥子人,又问了我父亲的名字和我爷爷的名字——神色才缓和下来,说了一句,‘哦,原来是九少爷的孙孙啊,快请快请!’”

祭拜过后,见天色已晚,老人执意留客,并吩咐儿子媳妇赶快烧火做饭,当天晚上两人好一番长谈后颜节先才搞清楚来龙去脉。原来老人名叫董少荣,其父便为董光明,他告诉颜节先,“恩人”颜蕴山过世后,董光明便带着家人返回乡下,居于墓前,以“报恩”为家训,以“守墓”为传承,董少荣尊父训,每年清明带后人到后山祭拜,培土理坟,平时负责“盘查”闲杂人等。

解放前,由于战乱和灾害,不少当地人扶老携幼外出逃荒,但董少荣留下了,称“逃难可能保得到一条命,但却不能守坟,违背了父亲许下的承诺。”据悉,逢年过节好不容易弄到一块肉,得先端到坟上祭拜过“恩人”。渐渐地,董少荣年事已高,便召开家庭会,经商议最后将守墓重担交给了其中一个儿子董昭君。

最后守墓人 卸下百年重担

随着年纪增长,董昭君便成了旁人嘴里的“董三公”。和父辈们一样,除了春节、清明祭拜之外,董三公还会定期清理坟上长出的杂草、培土等。儿子在县城买了房接他去他不去,仍然守在超过百年历史的老房子里,始终放不下后山的墓。

坟前一块石头异常光滑,每次爬上200多米来到后山董三公都会在上面坐上好一会儿,三年前(2016年),他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曾表示,自己应该能活九十岁“还能再守十年”。

“老人心里其实也有委屈。”颜氏宗亲颜刚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多年来往颜氏宗亲和董三公一家已经成了亲人,每次前去祭拜老人都会迎出来好远,说自己头两天就做了一个梦,梦见有亲人要来,同时他也会提一个小小要求,要求宗亲和他一起在村里大摇大摆地绕一圈:“有人看不起,有人说我一辈子帮人守墓,没得出息。”

负责此次迁建事宜的颜刚告诉记者,作出迁坟决定是因为最近两三年在坟上陆陆续续发现盗洞“有的已经打穿了,当时还报了警”,再加上董三公年事已高看不过来“发现盗洞也只有用土填上,有时候半夜里听见动静还要往山上跑”,再加上旁边的采石场也越逼越近……

3月26日,迁坟当天,董三公从早上一直守到下午,无论旁人怎么劝都不听,最后长叹一口,如释重负气说了一句:“终于可以睡一个安稳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