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线索: 8218666

广告合作: 8218607

网站首页 > 副刊 > 正文

实业救国的盐商奇才颜心畬

2019-03-31 21:19:27来源:自贡网分享到

□  邓 科

颜心畬,族名克熟,字心畬。清光绪十二年七月初七(1886年8月6日)生于四川富顺县(今大安区)三多寨已开始衰落的颜桂馨堂。颜心畬系“复圣公”颜回第七十三代孙,是继其曾祖颜昌英之后,颜桂馨堂又一大展宏图的掌门人,是千年盐都新老“四大家族”中,唯一既受到国民政府蒋介石的接见并题词,又受到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毛泽东主席、周恩来总理签署任命的商界、政界奇人。

白手起家,拓展实业

颜心畬6岁开始读私塾,勤奋刻苦。刚满10岁时,其父颜云和、祖父颜紫澜相距三天先后病逝。家道本已中落,更兼痛失两栋梁,生活更加穷困,一家人的生活、家务全靠他母亲李氏苦苦支撑。颜心畬16岁时,他母亲无力继续支撑下去,他不得不外出自力谋生。

颜心畬先在自流井泰和盛药铺当学徒,后来又到贡井兴隆井颜氏家族办的桂馨灶房当学徒。因人勤奋,有文化,办事认真,深得族人赞赏,很快被推举为桂馨灶经理。在勤奋经营三年,挖得第一桶金后,颜心畬于1904年开始自立门户。先在自流井张爷庙内挂牌设立“其昌号”,自行苦苦经营盐业,并入股投资五福井。稍有成效后,即迁至正街民益茶园后楼,聘请一人管理内部,自己继续对外开展业务。

1902年,蒸汽机车在自贡盐场试用成功。1904年,汲卤钢绳在自贡盐场开始取代了传统的篾索。很快,从1913年起,第一部站炉机车的作用就迅速被自贡盐场认识,随即被盐场相继采购,使用者逐年多起来。通过观察、分析,颜心畬敏感地意识到这是自贡盐场开始的一场科技革命,它必将会引发出一个重要的商机。于是,他游说堂弟颜宪阳合资,于1916年到上海,购回几部站炉机车在盐场推销,小赚了一笔。之后,更新款的卧炉机车问世。1919年,颜心畬再次赴上海,购回卧炉机车及钢丝绳等盐场急需物品,赢利颇丰。

随即,颜心畬开始独自包推骑龙井,很快获利。1935年,颜心畬在郭家坳自办崇福井,两年建功。之后,又自办双福井,也见成效,最高月产卤2.8万担,是当时自贡盐场著名的高产井,烧低压瓦斯达50余口灶,获利颇丰。就这样,颜心畬通过对盐场物资的销售和与他人合办,直到后来自己独办经营井灶,终于白手起家,成功开创了事业。

1937年,抗日战争全面爆发以后,沿海一带相继沦陷,海盐生产备受破坏,运输受阻,淮盐断货,造成湖南、湖北等省原海盐销区的民众苦于淡食,急须救援。1938年3月起,国民政府要求自贡盐场年产食盐在原有基础上再增加15万吨,并出台多种政策措施激励川盐增产,以加运湖南湖北等省,这就形成了自贡盐业史上的“第二次川盐济楚”。自贡盐场很快就开始大量起复卤井,增加盐灶,提高产量。1939年,国民政府为增强抗战建国动力,决定划出富顺县的自流井和荣县的贡井两地,组建成四川省辖的自贡市。至此,这一地区经过长达1500年的时间后,终于从因盐设镇、因盐设县,达到了因盐设市。

颜心畬紧紧抓住“第二次川盐济楚”商机,在原有井灶的基础上,迅速将双福井安装成双车双炉,以备检修时轮换使用,避免耽误生产时间;在凉高山佃推王家的海川、如川两井;在大冲头锉办怀远井;在贡井张家山,先佃推后买断宝隆井;在大文堡兼有双福灶、汇通灶;在贡井兼有同济灶、同和灶、蒸云灶,并独资兴办起“永记裕民笕”等等实业,成为井灶笕号一条龙齐备的大盐商。

颜心畬独具慧眼,从瓦斯不足,煤炭烧盐入手,在威远县弯沟开办“必胜煤矿”,在大田口开办“崇福煤矿”,1941年投产,最高日产煤120多吨。以后他又接办了荣县“福利煤矿”。有此三矿,充分满足了颜氏家族的生产生活用煤。为了解决煤炭的运输问题,颜心畬购回美国福特牌的4吨大卡车8辆,组成汽车队专门运煤运盐,成为当时自贡马路上的一道独特风景。

盐业、煤矿的发展和汽车运输都离不开钢铁作支撑,从1941年起,颜心畬自办钢厂,先后聘请留法冶金专家吴端甫(吴玉章侄子)、留德冶金专家杨树棠、留日冶金专家张珮璜为总工程师,并购置大型设备。

颜心畬所办的“崇福炼钢厂”(即后来的自贡机一厂和自贡铸钢厂区域)于1944年7月生产出千年盐都的第一炉钢,每日可产钢锭8吨,以后共连续生产400余吨。除炼钢之外,该厂还为井灶生产机车配件、盐锅,为煤矿生产制造矿车、水泵、抽风机以及榨糖、面粉、打米、制革等轻工机械,基本满足和适应了当时自贡盐业生产的发展和需要,使自贡市的钢铁机械工业迈开了极其艰难的第一步。此外,为充分利用盐场所产的牛皮,开办了“友仁”制革厂。另外,还开办有“永丰”面粉厂、炼油厂等23个企业。后来的自贡井盐史权威专家宋良曦认为:“颜心畬的确是自贡市钢铁工业、机械加工工业和轻工业当之无愧的奠基人之一。”

秉承家风,热心公益

颜心畬通过白手起家,经历了几十年风风雨雨的经营拓展后,到抗战后期已拥有资本2424万元(法币),使颜氏家族在“颜桂馨堂”衰败50年后,又重新成为了自贡盐场的大户。身为千古贤人“复圣公”颜回的后裔,颜心畬不忘良好家风,牢记祖训,长期坚持勤谨守业、反哺社会、广施博善、造福桑梓的公益慈善行为。

兴办“桂馨家庭工业社”和创办“桂馨私塾”。自从1905年颜桂馨堂破产分家后,家业一落千丈,颜氏家族的很多家庭都极感经济困难但又无事可做。颜心畬组织这些家族妇女开展生产自救。颜心畬于1929年出资购买织布机10部、手摇织袜机20台,并购进原材料,聘请技师作指导,开展桂馨家庭工业。在上世纪二十年代中期,颜心畬集资创办“桂馨私塾”,解决子弟读书问题。以后,“桂馨私塾”改为“私立桂馨小学”,外姓子弟也可在此读书。

修桥补路,方便车辆和行人。自流井火井沱至张家沱之间的龙门滩上,有一座横跨在釜溪河上的石桥,这就是解放前的“善后桥”,现在叫“新桥”,是自流井和贡井之间的重要交通要道。在修桥以前,每年夏季河水泛滥,波涛汹涌,渡船危险,两岸的来往行人只能望河兴叹。1920年,自贡地方人士开始酝酿集资建桥。颜心畬认为“自贡人民跋涉艰难,建桥善后利涉大川”,于是积极会同堂弟颜宪阳和三多寨的大盐商李桐垓、李敬才等人捐款修桥。1921年开始动工,由三多寨佛子寺俗名叫陈宝初的和尚设计施工,历时4年、耗资3万银元修成。

热心筹办地方教育事业。颜心畬坚持“不置田产遗子孙”的家训,热心地方教育事业。1942年,颜心畬与侯策名等大盐商为了“增产赶运,川盐济楚”和为自贡培养盐化工专业人才,从而发起倡议,拟成立“国立自贡工业专科学校”。后经国民政府教育部核准,成立了以颜心畬为主任委员,侯策名、王德谦等为委员的“国立自贡工业专科学校地方捐助资金管理委员会”。在盐商捐资和监管下,1944年10月,自贡工专在自流井一对山(现红旗小学处)正式成立,开创了自贡高等职业教育的先河。1949年后,此校搬迁合并到泸州化工专科学校。

1947年, 颜心畬被选为国民政府自贡市参议员。1948年, 颜心畬被选为自贡市私立蜀光中学董事长。他自任该校董事、董事长以后,坚持到学校视事,本着教育兴邦,多出人才的宗旨,坚持“尽心为公,努力增能”的校训,对学校的教学管理、思想教育等诸多方面都作了精心安排。尽管时局动荡,经费紧张,管理困难,但颜心畬一直恪尽职守,坚持到自贡和平解放。

抗战献金,积极带头,受到最高当局接见。抗战时期,冯玉祥将军到自贡募集抗战经费,会见了当时的自贡市盐业商会会长颜心畬。颜心畬慨然出任“自贡市节约献金救国运动会”理事,带头并动员颜氏家族的男女老少积极捐金,八方游说工商界同仁捐资献金,成果显著。冯玉祥将军引荐颜心畬到当时的陪都重庆。蒋介石接见了颜心畬,并题赠给他八个字:“迈进生产,支援抗战”。据目前所知,因抗日献金受到当时最高当局接见的自贡盐商,唯有颜心畬和余述怀两人。

与时俱进,科技革新

从开始盐业生产以来,自贡盐商就生存在竞争激烈的环境中,内有各井、灶和商号之间的竞争,外有其他川盐和淮盐的竞争,加之官府的高额赋税,要想在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就得不断投资改进生产设施、创新生产技术和管理方式,用高质量、低成本去占领市场。在这方面,颜心畬无疑是高手中的高手,他主要采取了这几个方面的举措:

组建“永记业务总处”。以前,颜心畬所经营的井灶,均自成体系,各单位都配备全套人马,各自收支核算。若要了解情况,就必须亲自跑遍各单位,费时又费力。颜心畬于1937年成立“永记业务总处”,以总揽各井灶业务。总处设经理1人、副经理1人、总稽核1人、会计主任1人、会计若干、总务兼出纳1人。下面各单位设座办1人、记账1人、事务兼现金1人。单位账册采用循环簿,一本由记账员记当日账目,另一本则送“永记业务总处”,由会计登账,每日派人轮流送取。上下情况一目了然,便于统筹安排,提高效率。

财务改革。以前的自贡盐场都是用的旧式帐,即所谓的来、去、进、缴、存、欠“六柱帐”。这种竖写的旧式帐极为不科学,很难表现生产的各种因素。成立“永记业务总处”后,颜心畬就坚持推行有阿拉伯数字横写的新式会计科目记账。起初,遭到多数财务人员抵制。但颜心畬坚持改革不松手,直到3年后才全面推行,效率提高走在全市盐业财务的前列。

自主发明“走丝杆”装置。以前掏井、锉井,要调整工具在井底或井哐内的位置时,都是要将下到井里几百上千米的钢绳拉起来调整,有时反反复复许多次才能达到要求,极为费时费力。颜心畬慎密思考后,与管事、工人共同研究设计出一套“走丝杆”装置。用此装置将“椎”和钢丝绳连接起来,进行掏井或锉井,需要重新调整工具在井哐内的位置时,只需要旋转丝杆就行了,避免了反反复复拉起钢绳费时费力的折腾。以后,自贡盐场普遍都使用了这种工具,提高效率十几倍。

铸造有边盐锅。以前自贡盐场都是用的没有锅边的“千斤锅”。为增加盐锅的容量,颜心畬首先在崇福炼钢厂铸造出有边的盐锅,走在全市盐锅改革的前头,大大提高了生产效率。

绘制出自贡盐井岩层第一张断面图。过去,自贡盐场在锉办新井时,都要对下挫后搧起的泥砂进行检查、分析,并登记在岩口簿上,作为该井的原始资料,但登记完后就将泥砂倾弃掉了。1935年,在锉办郭家坳崇福井时,颜心畬专门派人从下第一锉就开始收集、整理泥砂,用科学方法将各层次的岩砂依次储存在特制大木箱的小方格内,并精心绘制成崇福井哐岩层纵深断面图。这口崇福井的砂石资料,整整装了四口大木箱。自贡解放后,颜心畬将这张图和四箱标本捐献出来,成为自贡盐管局盐井岩层资料第一图。

赴美国考察。抗战胜利后,颜心畬说服并联合侯策名、熊佐周、罗筱元、罗华垓、张开铭等700多位大小盐商,联合筹建“四川盐业股份有限公司”。公司成立后,经董事会反复遴选,最后确定颜心畬、罗华垓为正式代表,远赴美国考察最先进的盐业生产,并洽谈外汇、外债和采购机器设备。颜心畬、罗华垓,还有总工程师沈祖堃一行三人,满怀壮志在美国学习考察了一年多,准备回来放手大干一场。不料当时的国民政府已摇摇欲坠,事前答应的一切承诺完全泡汤。至此,颜心畬会同“新四大家族”策划的一场振兴中国盐业,发展民族工业的梦想就这样彻底破灭了。

大义无私,带头捐产

1949年12月5日,自贡和平解放。颜心畬衷心拥护新政府稳定社会、发展生产的主张,积极带头将自己经营了几十年的井灶、煤矿、钢厂、制革、炼油、面粉等23个企业,以及花2万多美元从美国购回、尚未启用的所有机器设备,一并捐献给了国家,比盐场其他观望等候到公私合营时才交出产权的盐商早了两三年。地方和中央政府对颜心畬的爱国爱乡、大义无私的行为充分赞赏。1950年1月,颜心畬以自贡工商界无党派民主人士身份,当选为自贡市各界人民代表会议代表。

1950年7月14日,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总理周恩来签署通知,任命颜心畬为川南人民行政公署工商厅副厅长。1950年9月5日,中央人民政府主席毛泽东签署任命颜心畬为川南人民行政公署委员。至此,颜心畬成为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自贡和川南地区党外民主人士中第一个国家高级干部(国家行政11级),与当时自贡的书记、市长同一级别。

随即颜心畬赴泸州川南行署上任。1952年,中央决定合并行署,成立四川省人民政府。1952年10月31日,周恩来总理签署任命颜心畬为四川省人民政府财政经济委员会委员。同年11月15日,毛泽东主席签署任命颜心畬为四川省政府委员。他随即被调往成都,派驻四川省工业厅工作。

1955年,颜心畬调任自贡市政协副主席、常委,兼任四川省政协常委。1957年3月,颜心畬到北京列席政协第二届全国委员会第三次会议和最高国务会议,受到毛泽东主席、周恩来总理等中央领导的亲切会见,并合影留念。

但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颜心畬从北京回自贡不到三个月,就被定为“右派分子”,被打倒。同时,被撤销了省人民代表、省政协常委、市政协副主席职务,工资由行政11级干部的170元降为16级的96元。一生耿介、清白无辜的颜心畬受此沉重打击,身心俱受损。1961年1月12日,75岁的颜心畬含冤而逝。

1984年5月29日,中共自贡市委统战部对颜心畬的问题再次复查,并重新行文明确“颜心畬同志的右派问题属于错划,应予改正,恢复政治名誉,按原工资级别行政11级补发抚恤费。”颜心畬的错案终于得以昭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