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线索: 8218666

广告合作: 8218607

初心未变 追梦不息 绿茵场上有群追梦人

2019-04-03 17:31:35来源:自贡网分享到

他们,是一群普通人,活跃在社会的各个阶层;

他们,也是一帮爱好者,驰骋在球场的各个位置。

从初识足球运动,到接触顶级联赛;从支持四川全兴,到参与本土比赛 ……因为喜爱,他们参与,因为梦想,他们坚守,甚或投身自贡业余足球的发展中,十余年如一日。如今,自贡每年举办的各类业余球赛已超千场,参与人数达数千人,正是他们的付出,才有了自贡业余足球良好的氛围和基础,广受各级足协的好评。

然而,经过十余年的发展,自贡业余足球的不足开始逐渐凸显,球员梯队断层、市场环境突变、品牌影响削弱等诸多因素制约着业余足球的发展,目前,相比最辉煌时期,自贡业余足球联赛球队总数已出现急剧萎缩。如何壮大深厚的群众基础,如何搭建良好的参与平台,如何完善最佳的梯队建设,是自贡足球发展亟需破解的难题。

就此,记者专访了我市业余足球界多名“元老”级人士,从不同角度和不同纬度,详细了解了自贡业余足球的发展轨迹,及他们对未来发展的思考,以期找到一条适合自贡业余足球发展的最佳路径。

初识

向你致敬,足球青春

年近五十岁的刘长山,长期活跃在自贡足球界,可谓“元老”级人物。第一次见到刘长山,是在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运动衣、运动裤、运动鞋,走路生风,活脱脱一个年轻小伙。说起和足球的结缘,刘长山陷入了回忆……

七十年代初期,由于受各种因素制约,足球氛围并不浓厚,对于这项早已风靡全球的运动,大多数人难以深入了解,群众基础极为薄弱。

一九七七年,刘长山年仅七岁,一次偶然的机会,他观看了一场业余足球比赛,初次接触足球,他便深深喜欢上这项运动。

五年后,西班牙世界杯拉开战幕,此时,刘长山正随家人在成都走亲访友,这是他第一次通过电视观看世界最高水平的足球比赛,激烈的对抗、流畅的配合、花式的突破,一个个精彩瞬间,让刘长山深刻感受到足球的无穷魅力。

初中毕业后,刘长山开始长期混迹于三中球场,“那时,球场开始有了更多踢球的伙伴,”刘长山回忆道,大伙儿分帮开踢,轮流上下,输了还得“射屁股”。对于当时的业余足球,刘长山认为,逐渐有了群众基础,不过太过业余,完全没得章法,“都没有经过正规的训练,基本是自由发挥。”

直到一九八九年,央视首次转播意甲联赛,欧洲最高水平的职业联赛让国人首次接触到更多的技战术思想和阵战型变化。巴乔、马尔蒂尼、维耶里、巴蒂斯图塔、齐达内、皮耶罗……九十年代的意甲巨星云集,如今,年逾不惑的球迷仍能如数家珍。

通过高水平联赛转播,不少七零八零后开始喜欢上足球,自贡业余足球也从此迈入新的里程。

年满四十的郑先生回忆以前踢“坝坝球”的日子仍记忆犹新。郑先生说,“那时,住的都是筒子楼,每到傍晚,楼下就有小伙伴大声邀约,”他说,听到楼下喊“踢球”,各家的娃儿都坐不住了,匆匆刨上几口饭就慌着出门,“为此,不少娃儿没少挨家长的棍子”。

在郑先生印象中,当时,球场大多是铺的碳渣,好一点的便是砂砾,一旦摔倒,全身都是伤,虽然条件艰苦,但踢球的小伙伴很多,“有时候去晚了,没有场地,只能央求人家打下,”他说,九十年代之后,自贡业余足球开始有了坚实的群众基础。

如今,这些踢着“坝坝球”长大的孩子大多已近不惑之年,在忙于生计、忙于家庭的同时,他们不少人仍坚持着足球梦想。诚如刘长山所说,足球的包容性、观赏性、偶然性、感染力是其它运动所不具备的,“它就像会魔法的少女,能深深抓住你的心。”

发展

雄起雄起,四川足球

全兴队的诞生,对于四川球迷来说,不仅拥有了自己的主队,也有了情感的寄托。

一九九四年,全兴队在首届职业联赛中掀起“黄色旋风”,四川“金牌球市”应运而生,“雄起”声响彻大江南北。刘长山回忆,那时,但凡有全兴的比赛,自贡球迷都会组队前往主场助威,刘长山说,“在当时,能搞到一张门票,就很牛了。”

然而,第二年,全兴却身陷降级区,为捍卫主队,四川人喊出了“保卫成都”的口号,一场悲壮的四川足球救亡运动席卷巴蜀大地。市民余先生亲身经历了当时的“成都保卫战”,在成体中心,“球场外排起长龙,球迷们高喊口号,所有人都在为川足加油,”他说,九十分钟的比赛,最终,全兴绝杀八一,成功保级,终场哨吹响那刻,全场沸腾了,“没有在现场根本无法体验那种热血沸腾的感觉。”

借着四川球市的火爆,以及自贡籍球员魏群的崛起,自贡足球开始蓬勃发展,然而,当时的自贡足球比赛,还主要以“盐都杯”、“市运会”、“三好杯”为主,球员更多的是借机关企事业单位及学校的名义参加比赛,而业余足球仍以“坝坝球”为主,业余足球联赛则完全处于空白阶段。

此时,熟悉职业足球运作的球迷开始意识到,要助推本土足球发展,必须具备深厚的群众基础,必须建立良好的参与平台,为此,一场深刻影响自贡业余足球发展的大事件开始在无形中酝酿。

自贡老朋友足球队领队,长期参与自贡足协各项赛事筹备工作的李琦武介绍,二零零四年底,一群足球爱好者决定组织一场邀请赛,自贡锐克体育用品店作为赞助商冠名,至此,在热心人士的积极推动下,首届“锐克杯”于第二年拉开战幕,这是我市业主足球联赛的起源,也是目前自贡业余足球联赛的前身。

两年后,“锐克杯”组织了排位赛,共有十六支球队参加,前八支队伍进甲级联赛,后八支进乙级。此后,由于参与球队不断增多,自贡业余球赛开始分为甲级、乙级、丙级和杯赛等类型,不仅本土球队积极参与,还有宜宾、内江、乐山、泸州等城市的球队报名参赛,“可以说,在当时,自贡的业余足球联赛是领跑川南的。”

然而,由于制度不健全、规则不明晰,在业余足球联赛中球队摩擦、质疑裁判等现象不断凸显,甚至发生球场暴力事件,不仅严重影响联赛的公平公正,更有违体育精神,为此,深有远见的自贡足球爱好者开始寻求一条改革之路。

辉煌

燃烧激情,本土联赛

二零一四年,可谓自贡业余足球的关键之年。

李琦武介绍,是年,自贡业余足球联赛开始改革,试水市场化运作,组建了“自贡市业余足球联盟”和“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负责具体管理和承办业余足球赛事,并调整联赛设置,以“超级”、“甲级”、“乙级”为基础,实行球员指纹注册、提高参赛门槛、提高裁判水平等制度,并在球赛纪律委员会的基础上,增加了第三方监督机构,成立了球赛仲裁委员会,“如果说把以前的联赛归为野球的话,改革后的联赛已经接近半职业化。”

李琦武说,以前的联赛更多的是注重“竞赛、竞技”理念,经过改革,新的联赛则偏向于“快乐足球”,为此,“足球联盟”还专门设置了“欢乐组”,希望更多的足球爱好者参与其中,同时,在部分比赛中引入了现场解说,增加与球迷之间的互动,“通过一些列的改革,自贡业余足球迎来了最辉煌的时刻,当年,报名参赛的球队达到四十余支,不少外地球队也积极报名参赛。”

当时,国内经济飞速发展,不少企业也热衷于投资足球,在自身脱变的同时,社会资本的进入也加速了自贡业余足球联赛发展,“那时,不少球队都拉来赞助,球队的服装、设备及参赛费用基本能做到零支出,”李琦武说,这样的背景下,极大提高了球员参加比赛的积极性,不少球队因为球员较多,还分设了一二队。

二零一五年,在一份当时的报道中说道,由央视主办的大型群众体育赛事“谁是球王”中国民间五人制足球争霸赛中,自贡一支组建不到一年的“草根”球队不仅勇夺西南赛区冠军,还首次踢进全国八强。虽在南方四支队伍小组单循环赛中,未能最终晋级,但自贡民间足球已在全国崭露头角。“该球队的强势崛起,也是自贡业余足球发展积累的必然成果,只有不断夯实足球的群众基础,才能取得更好的比赛成绩。”李琦武这样总结道。

经过两年的发展,自贡业余足球联赛已是享誉川南,二零一六年,鉴于自贡足球的良好态势,四川省足协决定将“四川省第一届业余足球联赛(足协杯选拔赛)”川南赛区主赛场设在自贡。“当时,联赛正在如火如荼的进行,谁代表自贡参加比赛呢?”李琦武说,经过“超级”球队领队的投票,决定由上一年度的冠亚军代表自贡参赛。在由纯本土球员组成的情况下,当年的比赛,自贡代表队奋勇拼搏、发挥出色,最终,取得了川南赛区的二三名。此后,每年参加重要赛事及对外交流,自贡代表队都能获得前三名以内的好成绩。

难题

足球之殇,成长之痛

改革必然经历阵痛,转折出现在自贡业余足球最辉煌的时刻。

由于“超级”前两名可代表自贡参加各项赛事,一方面,由于接触了更高水平的比赛,不少球员心态开始浮躁,在自贡业余足球联赛中难以正常发挥,导致球队战绩不断下滑;另一方面,其他级别的球队却无此殊荣,对参加业余联赛开始变得兴趣乏味,从而导致整个业余联赛水平呈现下滑趋势。

在李琦武看来,自贡业余足球联赛从辉煌到沉寂,还有更多因素交织,他认为,一方面,由于市场环境的变化,不少企业举步维艰,难以向球队提供更大的资金支持,导致不少球队需求筹资参加比赛,“虽然费用不高,但也影响着球员的积极性。”他说,加之部分七零八零后已步入中年,生活和家庭花费了他们更多的精力,同时,年龄的增长也伴随着体力的下降,难以像年轻人一样再驰骋绿茵场,“以前踢球的是这一拨人,现在还是这一拨人,很少见到新面孔,球员梯队的断层也制约着足球运动的发展。”

与此同时,五人制足球赛的兴起,也对自贡业余足球联赛造成一定的冲击,“五人制球赛比赛灵活、场地较多,对球员身体素质要求较低,更具有参与性、娱乐性,被越来越多的足球爱好者所接受,”李琦武认为,在诸多因素制约下,自贡业余足球联赛应该进行更大力度的改革,创新机制体制、提高参与热情、加大年轻球员培训力度,只有这样才能让自贡业余足球联赛再次焕发青春。

以前,七零八零后踢球,家长大多会反对,认为先要把学习成绩搞好,如今,更多的家长认识到足球运动不光是拼体力、拼技术、拼战术,更重要和更高层次的是智力与心理的比拼,不仅可培养青少年的协调性、观察力,还能培养团队协作精神和顽强拼搏意志,是一项有益于身心健康的运动,所以,目前,更多的家长愿意自己的孩子参与足球运动。

然而,刘长山认为,目前,参与足球运动的青少年总体数量还是较低,同时,训练时间也不充裕,“每周两次训练,本来就不足以达到训练目的,加之,小升初、初升高等重要时间节点将流失大量的优秀球员,”他说,目前,不少训练较为机械化,缺少灵活度,难以培养出适应现代足球竞技的优秀运动员,“最大的问题就是球员老龄化严重,要发展自贡足球运动,必须加大基础设施投入,切实解决梯队断层问题。”

十余年的发展,自贡业余足球已经聚集了广泛的群众基础,据悉,目前,足协每年组织的业余足球联赛超千场,参赛人数达数千人,中老年“卓然杯”、青少年足球俱乐部周末联赛、校园足球联赛、恐龙杯全国足球邀请赛、自贡业余足球联赛等一大批具有社会影响力的球赛品牌已深入人心。自贡足协负责人表示,虽然在发展的道路上难免遇到这样那样的挫折,但是足协将创新赛制、搭建平台、加强青训,致力于自贡足球的发展,“相信在自贡足球人的积极推动下,自贡足球的未来将是一片光明。”

花絮

上月底,中国足协乙级联赛第二轮,四川九牛优必选对阵浙江毅腾的比赛在自贡南湖体育中心上演,比赛吸引众多球迷到场助威。

自贡“盐之魂”球迷俱乐部也到场助威,俱乐部负责人陈强介绍,俱乐部成立于去年三月,至今已有一年时间,目前,在册会员两百余人,除本地球迷外,还有来自四川其他市州的球迷,甚至有来自欧洲、非洲的球迷加入,“大家聚在一起主要是喜欢足球,为自己喜欢的球队加油鼓劲,”陈强说,除组织观看比赛外,俱乐部还组织了不少公益活动,希望将球场上的热情带到生活中,让更多的人领略足球的魅力。

与此同时,记者也专访了两位外籍球迷,倾听他们对自贡的感受。

HARRY,来自英国诺丁汉,目前在成都温江工作,此次是他第一次来自贡,“到成都一年半了,很喜欢四川的生活,也很喜欢四川的球队,”他说,这次是和朋友一起到的自贡,就是为九牛助威。

说起对自贡的印象,HARRY直言自贡菜特别好吃,“吃了美蛙鱼头,很辣,不过味道很好,比成都菜好吃,”他说,自贡给自己的感觉很舒服,很喜欢自贡这座城市,希望以后能常来自贡品尝自贡菜。

而来自赤道几内亚的西利罗则是一名学生,目前在华东理工大学学习,此次来到四川是作为交流生。到中国学习生活三年的西利罗,相比上海,更喜欢四川,“四川很好,四川很好,”他说,不论是生活节奏,还是生活气息,都非常喜欢,四川让自己感到非常舒服,他笑着说了一句才学会的四川话,“巴适”。(记者 黄鸿 摄影 罗祥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