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线索: 8218666

广告合作: 8218607

网站首页 > 副刊 > 正文

楼顶有共享厕所

2019-04-08 22:54:06来源:自贡网分享到

口 王孝谦

陈四是建工业园区时的拆迁户,他见隔壁单元的邻居在自家楼顶配建了两间小屋,也想在楼顶配建一间小屋喝茶,询问了几次邻居才给他说要办成事只有去找规建局长。于是陈四压低鸭舌帽,混在上班的人流中去找局长。前面穿超短裙的年轻女子打卡进门,陈四紧跟其后抬腿往里钻。瘦高个保安伸手拦住他,并大声呵斥:“又是你?别想混进去。”陈四狠狠瞪了保安一眼,取了鸭舌帽,无奈只得退了出来。

第二天早上八点不到,陈四就在规建局地下停车库外蹲守,十点刚过局长坐的车来了,陈四一下子冲过去挡在路中间,车急刹停下来,司机伸出头吼了一句:“你想死去跳楼行不?”守车库的胖保安跑了过来,大手钳住陈四的膀子往旁边一扯,局长的车便冲进车库去了。

星期五下午,陈四又去规建局旁边远远地守望着大门。听说上下班局长不能坐公车了,他总得出大门吧?他走过去给瘦高个保安说了一堆好话,对方露出一丝同情,轻轻说:“领导打了招呼,说你是老上访户,放你进去了我就要下课。”这时那位超短裙出门来了,瞥见陈四的目光在跟着她转,便扬扬弯眉问:“大哥你经常跟在我后面想干什么?”陈四见美女和他搭话,便兴奋地说:“嘿嘿,谢谢小妹关心,俺不是要盯你,俺就是想见见局长,问一句话就行,却怎么也见不到,唉!”

陈四继续等,尿胀得难受,他给瘦高个说想上厕所,瘦高个摆摆细长的脑袋,说你别耍花样,处理问题到街上找公厕去。无奈,陈四只好出去寻公厕。往左走出约一公里,有一公厕却人流如潮,如今有闲有钱的人不知道从哪儿钻出那么多,连上个厕所也要排队。陈四想起自己住的小区也没建公厕,可能是以为家家都有厕所,但常常还是有外来人急得团团转地找厕所。

过了两周,陈四再去时发现情况有所变化,大门居然可以随便进出了。陈四好奇地问瘦高个:“兄弟这是怎么了?你快失业了吧?”“嘿嘿,现在上面要求单位厕所对外开放,叫什么‘共享厕所’,这下热闹了。”陈四一阵兴奋,现在要见局长就是分分钟的事嘛!他跑上二楼,见工人正在过道上安装玻璃门,超短裙站在旁边指指点点,见陈四上来了,主动说:“大哥,局长出差了。”陈四虽然不信,但还得很感激地说:“谢谢小妹!”

过了几天,陈四便大摇大摆地走上楼去。通往局长办公室的楼道口却被玻璃门隔开了,挡在门口的瘦高个笑嘻嘻对陈四说:“我没失业,换这儿来了,你还是进不去。不过到旁边上厕所是可以的哈。”陈四的怒火在心中乱窜,但转念一想对保安冒火也无意义。

陈四便在楼道左边的共享厕所门口守着,心想大局长总要上厕所吧?厕所虽然人来人往,却直到中午也没见局长过来。陈四无奈,只好先回家吃饭。

下午上班之前,陈四便早早进到二楼共享厕所。他蹲在坑上,有意把小木门打开,突然局长进来了,他大喊一声:“局长上厕所啊?”局长一惊,扭头望着他“哼”了一声。陈四忙提起裤子窜到局长身边问:“局长,终于见到您了,您怎么很少上厕所啊?”

局长还有点惊悸地问:“你到底有什么事?”

陈四呐呐道:“其实就是想问问,我想在楼顶配一间屋,给局里打了报告半年了,好久批得下来?”

“哦,这个不可能批!”

“为什么?我见邻居已配了两间,他说是你们批了的。”

“不可能。肯定是违规配建的。”

“那你们为什么不去管呢?我还以为真是局长批了的哟。”

“拆除违建不归我局管,你去找城管局赖局长吧!”局长说完,如释重负地岔开两腿,瞄准了壁挂小便器。

陈四终于在厕所见到了局长,按理说应该高兴才对,而知道真相的陈四却一脸苦相,他想见规建局长都这么难,再要去见赖局长那还得煎熬多久啊!

陈四站在自家楼顶望着邻居新配的小屋出神,自己遵纪守法却找累受,别人没要局长批却建成了房子,越想越气闷。突然陈四灵光一闪,别人干得俺也干得呀。于是陈四便请了人在楼顶也私下配建起一间房子。

不久,规建局长和城管局长却带了一队人找上门来。陈四懵了,现在见大局长怎么这么容易?

局长说:“我们接到举报,现在联合执法拆除违建房屋,望配合。”

周末,陈四在小区遛达,见在隔壁单元底楼门口挂了块木牌,上书“楼顶有共享厕所”。陈四乘坐电梯上到楼顶,见有一间小屋已拆除,剩下一间门前挂了“云顶共享厕所”的牌子。陈四熟悉的那位邻居正和规建局那位超短裙小妹说着话,超短裙见陈四来了,一惊:“大哥,原来你和我爸是邻居啊?”邻居望着陈四苦笑了笑,然后说:“我知道你心里很不舒服,其实政府对我们都是一视同仁。赖局长带人给我拆了一间,规建局长觉得小区没公厕他们也有责任,便出了这个主意暂时留了一间。”

陈四尴尬笑笑,然后推门进入共享厕所,心里突然舒服多了。